浣花溪·时光|冰雪莲:怀念父亲

封面新闻 2019-06-04 11:28 34405

冰雪莲(仁寿)

提到“父亲”这个字眼,不经意间,我和他已经阴阳两隔一年多。他的身影、音容笑貌、谆谆教诲,时时刻刻在我脑海里浮现。

父亲有个愿望是要去一次北京,看看天安门和故宫。因为身体不好,一直没有成行,我只好以天安门图画作背景让他照了张相,没有想到却成了永远的遗憾。

父亲走得那么决绝,让我猝不及防、手足无措,所有的梦在那个清晨都被撕成碎片。父亲生前好像知道已经过不去这道坎了,安排了很多后事,谁送他出殡,路线怎么走等,一一交代清楚。

他要我们在他走后高兴着送他,当成是喜事。可他无法想象,真的失去父亲,我已然成伤。

我多么希望他只不过是走亲戚家去了,过几天还会回来的。他不在的日子,回家的路好希望变得漫长,没有了对他的牵挂,我不想回家也害怕回家。

每天一回家,我总是习惯性地去看一眼,家里的沙发上,饭桌边,睡的床上,到处都是他的身影和气息。在日里、夜里,在每一个我恍惚的刹那间。

每天,我会去他的房间独坐床沿,不知这思念何时何日能了。它不断蔓延,延伸在父亲带着胡茬的笑容里,这笑容一碰我的心就会流泪。紧握着对他的依恋,许多关于他的故事在心里慢慢醒来。

我竭力收集着那些温暖幸福的值得为他活了一次的记忆,还有那些在他面前忽略掉的耐心和陪伴留下的遗憾,只能用回忆不断镇定伤痛。

经历了生与死的别离,我终于明白,自己一直努力追求的所谓幸福人生,如果没有父母的陪伴和见证,一切都变得毫无意义。与父母亲情相比,什么都可以忘记,什么都可以放下。

如果可以,我愿意吃一切的苦,换回在父母面前承欢的日子。我只求父母好好陪在我身边,可时光不会回转,逝水不会回旋,时光融山岳,世事两茫茫。

父亲是一个普通农民,但他却是一个拥有55年党龄的老党员。上个几年私塾的父亲曾经当过生产队扫盲班的老师、队长、记分员。他为人和善,热爱集体,公正无私,关爱邻里,忠厚、勤劳、正直和善良是他人性的最大根本。

父亲一生辛苦,那些日子苦得他都不愿去回忆甚至再去提起。家庭中,他是老大,很小就挑起家庭的重担,到很远的地方去挑煤炭换粮食.

成家后,为了我们几姊妹的成长,和母亲一道不知流下多少汗水,忍受了多少辛酸。父亲一生很坎坷,坎坷得可以编印一册岁月艰难痕迹的日历,让我们无数次地翻阅和研读。父亲一生也很幸福,他幸福地看着4个孩子一个个成长立业成家。

哀思托梦达,思念与日增。愿逝去的父亲和母亲在天堂团聚,愿他们能感知我刻骨铭心、永不褪色的思念。

【“时光”栏目征稿启事】

讲真实故事,自己的,他人的,都可。字数控制在1200字内,原创首发。面向四川省内征稿。勿用附件,标题务必注明“时光”。部分作品会被华西都市报《宽窄巷》副刊选用。投稿信箱:huaxifukan@qq.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评论 1

  • fm895h3 2019-06-04

    👍

我要评论

猜你喜欢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