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朱国平:那一刻的母亲

封面新闻 2019-06-03 17:17 33716

朱国平(射洪)

已经过去这么多年了,那一刻还时时浮现在我的脑海里,出现在我的梦里。

2014年8月24日,我与父母及弟弟下核桃,不想我被马蜂蜇了,母亲为营救我,也被蜇了。

那天是星期天,趁弟弟休假的机会,我们相约一早回老家下核桃。一切都很顺利,一个多钟头后,地里边的几根核桃下完了,只剩下进地口子上一根低矮的核桃树。

父亲先去打,站在地边路上,在树的外边打。我跟着去打,站进了地里,在树的里边打。我举起长竹竿,才打了一棒,视线里感觉有什么东西向我扑过来。还没等我明白是什么,我光秃的头顶便剧痛起来。

接着,我清楚地看见10多只褐黑色的马蜂在我眼前飞舞盘旋。我头立即大了,也明白了,我被马蜂蜇了。惊嚇之余,我立即匍匐于地,但没完全扑倒,因为树下特潮湿,也很脏,我不愿意脏了身子,便半趴着,双手触地,弓起背,一动不动,耳里只听到马蜂的嗡嗡声和父母、弟弟的惊叫声,眼睛也惊恐地看着几只马蜂在胸前和脸周围飞来飞去。

那一刻,我连呼吸也屏住了,生怕呼出的热气再次招惹马蜂,再挨上一回蜇,那就要命了。那一刻,我的生命遭受着极大的危险——要知道,马蜂毒性很大,被它蜇死人的报道很多。如今的农村,马蜂已成为威胁人们安全的一大祸害。

那一刻,父亲和弟弟吓得呆在一旁一动也不动,眼睁睁地看着马蜂在我身子周围飞旋,只不时发出几声惊叫声。

那一刻,母亲,慈爱的母亲,伟大的母亲,却掰下一条树枝,勇敢地冲了过来,对着我身边飞舞的马蜂,一阵劈头盖脑地猛打。那一刻的母亲,可以想象,完全是一个疯子,不顾一切的疯子,不知危险不知死活的疯子。然而,又是一个多么伟大的疯子,多么英勇的疯子!母亲的英勇也付出了代价,左小臂被马蜂蜇了。

摆脱马蜂回家后,母亲不顾疼痛,先来察看我的伤情,在我被蜇处狠狠挤了一挤,挤出一些血来,然后拿肥皂跐了又跐,再用湿毛巾揩尽,最后涂上蜂蜜——农村人被毒蜂蜇了,都是这样处理,据说肥皂能祛毒,蜂蜜能解毒蜂之毒。

母亲给我挤蜂毒时,我责备她不该来救我,说万一我怎么样了,又搭上你一条命,太划不来。母亲盯着我的眼睛说,你是我的儿呀,我能眼睁睁看着你被蜂子蜇么?

还能说什么呢?那一刻,我的眼里包满泪水!

【作者简介】

朱国平,射洪县陈古学校教师。射洪县作家协会会员,陈子昂文学社社员,陈子昂研究会会员。

有小说和散文散见于一些市县级报刊和网络平台,获得过全国和县级征文奖,有多篇作品收入国家级出版社出版的文学集。

【“时光”栏目征稿启事】

讲真实故事,自己的,他人的,都可。字数控制在1200字内,原创首发。面向四川省内征稿。勿用附件,标题务必注明“时光”。部分作品会被华西都市报《宽窄巷》副刊选用。投稿信箱:huaxifukan@qq.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评论 0

  • 还没有添加任何评论,快去APP中抢沙发吧!

我要评论

猜你喜欢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