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许美璐:老君山

封面新闻 2019-06-03 17:27 34586

许美璐(成都)

天色微亮,夜雨初歇,我再一次看到了老君山在雨露浸润后隐秘的美。浮尘洗净,静谧无声,我仍沿石阶小道上山,穿越在树林深处,贪婪的吮吸四周植被散发出的气息。

我站在飘然亭遥望远山,呼啸的凉风从远方吹来。它一定比我更了解这里,穿山越岭看过了山间的每一片叶儿,抚摸过老君山的每一寸土地,吻过这里的每一条山溪河流。我多想像它一样,能从老君山2008.7米高的山巅一跃而下,冲上梯田石埂,在河谷山湾飞旋。

左边是八仙山,右边是丹霞洞。石阶旁的高山茶树散发出阵阵暗香,不知名的灌木丛背阳处已悄悄爬上了树苔,路边挺拔的乔木植物正吐出嫩芽,尖上一点红的石楠树叶儿上倒挂着晶莹的水珠,好一处世外净土。

南宋著名理学家张栻有一诗说:“律回岁晚冰霜少,春到人间草木知。便觉眼前生意满,东风吹水绿参差。”若是你也有此闲情雅致,自下而上与我一同置身于此,必定也能深切感受到这首诗的应景与贴切。

如果你能亲自到老君山一游,那么你一定能理解我对她的热爱,我多想把这份情感毫无保留地说与你听,更想亲口说给她听。我对冰冷刺骨的八仙湖说,直到说得湖光粼粼,水波荡漾;我也对细沙溪旁的桫椤树说,直到它抖落枯萎的枝条,穿上春织的衣裳;我还对不苟言笑的立佛说,直到他慈容满面。

龙华古镇的背后就是这一片渺无边际的老青山。龙华古朴醇厚,老君山则更加如此。老君山前车辆早已无路,唯有双脚可攀登,唯有心灵可畅快呼吸。

当我不再以举目仰望她的姿态走近她时,没有了身处闹市的喧嚣聒噪,我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放松与畅快。远处隐约可见的山影层层叠叠,像宣纸上的水墨印记,浓淡相宜,层次分明。脑海中只有“青山如黛,山色空蒙”8个字逐渐清晰起来。

老君山多的是那秀丽又青翠的竹子,举目望去,翠竹丛生,枝繁叶茂。环顾四周,群山如同绿波涌起。清风阵阵,竹叶似少女裙边因风而动,又好像被放进水波中漂洗的墨绿青纱帐,随波飘荡。轻柔绵长的轻风中,混合着竹子的淡淡清香,光是闻着这味道,仿佛就已经尝到了竹笋的清甜。

老君山总是在夜里下雨,竹笋则会在一夜雨水的滋润下纷纷拔高。雨雾缭绕的清晨,我会跟着大人们来老君山挖竹笋。捉几只竹虫,我能攥着玩儿一整天,直到西边的天空一片通红,金光将老君山的轮廓勾勒得更加清晰;直到背上的背篓装得满满当当,里面全是第二天餐桌上的山珍;直到我的名字响彻君山,声音里充满了父母催促的焦急与嗔怪。

老人们常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老君山就是我们的靠山!”确实如此。龙华依山而建,凭山而生,靠山而长,其重要性对龙华人来说不言而喻。

【作者简介】

许美璐,乐山师范学院网络与新媒体专业大二在读学生,来自陕西汉中。和大部分女生一样,喜欢音乐,喜欢阅读文学类书籍,喜欢一切美好的事物。生活总是平淡无奇,我们应该活得可爱一点。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评论 0

  • 还没有添加任何评论,快去APP中抢沙发吧!

我要评论

猜你喜欢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