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周鹏程:和一只羽毛回到南江的雾里(组诗)

封面新闻 2019-05-30 15:44 31836

周鹏程(重庆)


香炉山
一株杜鹃的骨架,让我想起了嶙峋的
父亲
和在苍穹里与他告别的凄厉
这山峰,高过
故乡的每一条河流

在香炉山,干脆说在悬崖上
每一朵杜鹃
都是一支利箭,目光炯炯

我和一只羽毛并列,在风中被冻成一幅画
迅速
向红色的海洋靠近

韩溪河
水,有月光之味,有刀枪之影
有马蹄之声

从秦出发,穿过茫茫米仓山的寒流
拼命摇我
好比水摇河里的石头,或者时间摇一个姓刘的王朝
也许
是我在摇自己的历史

我醒来时,它
并不叫韩溪河
彻夜追赶的人,和彻夜逃亡的人
都被从汉中飘过来的雾
赶走了

刻在河岸上的名字是萧何与韩信
故事发生在四百年以后

米仓古道
现在,我背着山里的特产从这里出发
或者背着布匹
或更沉重的盐,从远方归来
脚下踩着悠长悠长的
米仓古道
你能猜出我是哪一个标本吗

我还想扯起嗓子吼
把背二歌广场的背二哥全部吼醒
让他们来当一回
今天的游客

那些蹩脚石碑刻录的诗
一定会复活
时间要推迟到巴山夜雨涨秋池
李商隐来给米仓古道剪彩的
那一天

蜀门秦关
过了这道门,就回到了三国时期
君王的马车高高扬起的尘土
难道不是光雾山
千年不散的雾么

出了这道关,就回到了三秦大地
明月高悬
江河万里
古都一世繁华被华清池全部洗涤

在川陕边陲,昔日的汉王台
被一群从天上来的人用
明天说今天的事的方法
揭开了谜底
谜底,被两匹彪悍的骏马
拖向蜀门秦关

光雾和谷
从此,我可以喂马、劈柴
做一个幸福的人

6万亩土地是我的
70公里林海步道是我的
那些年,积劳成疾的肺可以洗洗了

我有一所房子,光雾和谷
川东偏北
北纬32度

如果你愿意,我送你
每立方4万个负氧离子。我们
一起听巴山夜雨
一起与一只羽毛飞
一起看满山红叶

直到光来雾散开
直到我们慢慢变老

【诗人简介】

周鹏程,“70”后作家、诗人,四川通江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重庆新诗学会副会长、《三峡诗刊》主编、《重庆政协报》副刊主编,连续两届获重庆晚报文学奖。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评论 0

  • 还没有添加任何评论,快去APP中抢沙发吧!

我要评论

猜你喜欢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