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王峰:云中漫步(外七首)

封面新闻 2019-05-29 15:08 33529

王峰(北京)

离地三尺。重力,就开始警觉逃逸
问题。就像夜空
警觉每一颗坠落的流星

所以
飞翔要始终很有礼貌。

犹如
一只挑着担子低头赶路
的山鸟,不疾不徐。

漫步云道,不需要过多讶异
所有的云影,云幻……那都是你的
前世今生——灵光乍现

又瞬间一幕接着一幕地
消忘。

似曾相识,又不知从何
说起。

我喜欢在云道上漫步
像一个
流浪在沙滩上的孩子。

每遇到一朵彩云,仿如捡到
一枚陌生的贝壳,用粗布衣兜
细细擦拭,细细留存

体味,水手散落在倒悬
天河之中的余温。

云道,也寂寞。除了眼前几处烧焦的
闪电
没有匝斜,也没有红幡

些许的颠簸
都是月光遗失在云波中孤独的震颤。

我感喟云道,你让我半世借风拦雨
不停地寻找:

寻找云岭深处,爷爷刀刻般的额头;
和云亩尽端白头巾攒动的沟壑渠槽。

铁,不喜欢说话

只要一开口
要么被放在砧子上锻打
要么被齐刷刷拦腰截断

即使
在走出熔炉的瞬间

也只会把头浸在
冷水里,喘口粗气而已

我这半生,见过
各种铁:

或飞翔,或下潜
或犁耕,或刀剑

它们自身没有任何恐惧

却时常
被拖在各种恐惧里穿行

直到
陷入海底

或者
嵌进泥沼

沉默重新回归到持续的沉默

就像
那颗铁陨石——

曾经来自遥远而沉默的天国

孤独的水

哦,孤独的水
你到底要去哪里
乌鸦传言:
前方有了雪的消息
斑驳做蛊,疲倦的你早已衣衫褴褛

多想给你:
一川宽阔而温暖的河床
盛满圣洁的霞光
桥头,有沧桑的破船
脚下,有石头的坚强

呵,风雨兼程的水啊
驮着,流浪的季节
一任
牧牛响鼻,月色动荡

等着你的,或者你错过的
——都是永恒的,默默  隐忍地淌

孤独的水啊
明明湿润了
可是眼里却没有一滴泪
脖子里泛着青筋
催促着
一条条低头赶夜路的鱼

绕着弯儿,低着眉儿
问候着
岸边每一簇冬眠的野花
任何瘦小的,虚弱的星火都不忽略

让皮肤再顺滑一些吧
化身为蛇
在大海落草之前
说出《老子》的最后一道口谕

又读山鹰——天际线诗选

山鹰生来就寡欢
它的朋友只有山
和它一样孤独坚硬的山

山鹰的原则比腰还深
独自俯冲
只需要一口气和一阵风

山鹰的霸气是天生的
单手拎起所有的挣扎和惨叫

眼睛犀利无比
把一部部经典动作片
收藏在金黄的田野

所有修辞的句子和编辑
都单线联系——
你是你的,我的你看不懂
包括爱情和没有商量的猎

出身寒门,基因便携带更多的自由
生性冷漠,删除更多无聊的问候

后事从简吧:
半页纸是夕阳
半页纸是高山

署名——山鹰

夜航

夜航,一条黑道。
既然上了天,就必须一条路走到黑

飞得高了
尊敬也就相对增加了许多

天地,彼此沉默是金。

云中江湖没有拦路吆喝
或者通关的暗号,有的

只是无声的闷棍和
嗖嗖的黑拳

所以,夜航尽量溜着边走。

不需要回答的质问最令人茫然
只有安静的头脑
才可以击碎那些无头的闪电。

夜航,是一次次锦衣夜袭,也是
一次胜利的逃逸。

湖水

湖水:
浸泡着一塘陈旧的日子。

水鸟,叫声单调
芦苇,孤独纤细

只有疑惑的光,沿着催眠
的岸,去去又来

就像此刻的我,越老
越发沉思

直到生命的底色
从青绿
沉郁到灰白。

正如
眼前的湖水。

花褪残红青杏小

小时候,我没吃过樱桃
也不懂得芭蕉。

只在
一些旧诗词里读到过。但是

田野里的青葱我喜欢,最后
被比喻成岁月;

小路边的野花
我也喜欢,沿着盐碱地
一直开到先人的墓碑前。

而青杏,在记忆里总和
童年投出的半块砖头
对峙着
覆满了故园的青苔。

长大了,过了中年。
在每个暮春的清晨

还是习惯看一眼枝头的青杏
玲珑,巴适

和光线碰撞出少女
的笑声,墙里墙外。

苏轼把它收集在句子里
闲置了一千多年。

也让我日渐混浊的
眼睛深处依然藏着:

偷儿般,贼亮亮
但又清澈的瞳眸。

重力

天空
的口袋里装满了
重力。

重力
只对积极的态度
警觉。

可以:

把火苗压进雨水
把雨水压进泥土

甚至

把泥土压进地狱。

然而:

对沉睡的山脉,无原则的
河流

疲倦的田野,嘻哈的秋风……

重力

都统统视而不见——

犹如:

一顶
斑驳的额头,只允许

飘过一组颓废的
烟圈。

王峰

【作者简介】
王峰,诗人,福建作家协会会员,山东航空北京分公司总经理,波音客机资深机长。出版诗集《三万英尺》《睡在溪边的鱼》。诗歌常见于《福建文学》《解放军报》《诗刊》等报刊和各大文学网站。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评论 0

  • 还没有添加任何评论,快去APP中抢沙发吧!

我要评论

猜你喜欢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