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韩准辉:牛儿酒

封面新闻 2019-05-28 12:32 34431

韩准辉(泸州)

您喝过牛儿酒吗?我喝过,那别有一番风味,让人永生难忘。

1969年,我来到叙永县马岭区天堂公社农民大队农民一队落户。一天收工时,小组长告诉我们几个年轻人,晚上生产队开会,然后喝牛儿酒。

我们都很吃惊,只知道有泸州老窖、郎酒、高粱酒,没听说过什么牛儿酒。小组长解释道,公社为鼓励各生产队多养母牛,多生小牛,凡生了小牛,经核实后,公社就奖励酒票几斤这种奖励酒就叫牛儿酒,其实就是高粱酒。

当时的酒供应非常紧张,每户每月仅有二两酒票。每次生产队得到奖励的酒票,就会把酒买回来,在会员大会后,由全体社员共享。

晚饭后,就听到山沟里传来阵阵叫声:“走,喝牛儿酒咯!”我们几个打着火把(那年代,电池、煤油都凭证购买),随着大伙来到生产队会议室,里面黑压压地坐满了来喝牛儿酒的社员。平时开会,每户只来一人就行了。

生产队长先传达了上级的有关文件精神,布置随后几天的农活安排,然后宣布喝牛儿酒。有人从隔壁住家户拿来土碗,分别斟上酒,众人一哄而上,端起就开喝。一人喝一口,传给别人喝,也没有任何下酒菜,纯粹是寡单碗,个个喝得津津有味,有的女社员也喝一口。

我们几个小青年,哪见过这种阵仗,且从未喝过酒,个个面面相觑,不知所措。生产队长见状,走过来说:“当农民了,就得像农民那样会喝酒、会干活,试着喝点吧!”递给我们一碗酒。

我试着喝了一小口,立即,一种火辣辣的感觉从喉咙直往上蹿,胃受到刺激,全身打了个寒颤,感觉从胃里到喉咙都火烧火燎的。想着要和贫下中农打成一片,彻底改造自己,我又喝了一口,脸红得像舞台上的关羽一样。

农民们说:“好样的,有种,今后干活一定是好把式。”也有开玩笑的:“学会喝酒,好陪老丈人喝。”隔壁大娘见我们几个喝得那么苦涩,急忙抓了点泡菜,给我们端来。我们欣喜若狂,吃着泡菜,又试着喝了几口。

散了会,走出会议室,晚风一吹,我们几个都有点头昏脑涨,飘飘然,趔趔趄趄地,深一脚浅一脚地随大伙回家。回到家,脸脚都不洗,倒床就睡。

下乡几年,我们学会了插秧、打谷、犁田等农活,也学会了喝酒。

【“时光”栏目征稿启事】

讲真实故事,自己的,他人的,都可。字数控制在1200字内,原创首发。面向四川省内征稿。勿用附件,标题务必注明“时光”。部分作品会被华西都市报《宽窄巷》副刊选用。投稿信箱:huaxifukan@qq.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评论 2

  • 我的马鸭! 2019-05-28

    [得意]

  • 桀龙爹地 2019-05-28

    感到非常感动

我要评论

猜你喜欢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