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故被抓后交不起3000美金的保释金,他再也没获得过自由….

英国那些事儿 2019-05-28 11:30 31310

在关于美国的新闻和影视作品中,我们经常会看到保释金这个概念——

一个人即使犯了重罪,在被逮捕后,也有机会通过支付法官设定数额的保释金被保释出狱,在监狱外等待审判。

这个制度从原则上来说有很多好处,比如能在案件有最终结果前,让嫌疑人保持一定的人身自由,同时也能节省监狱资源,是建立在无罪推论思想上的美国法制的一个体现。

但实际操作中,美国的保释制度存在很多问题。

最常见的就是,这个制度明显对有钱人们更有利:

付得起高额保释金的有钱嫌疑人,能在审判正式开始前在监狱外正常生活;

而付不起高额保释金的普通人,只能认命地在监狱里候审,一等可能就要等好几年…

今天下面要说的这个案例,就是现金保释制度造成的现代美国版“冉阿让”,过去几年依然让无数人为之感到气愤和绝望…

【16岁的青年被指控抢劫后被捕,证据就是受害者的回忆】

在2010年5月15日,来自纽约布朗克斯区的男生Kalief Browder在晚上和朋友一起去参加派对。

这一天,他还差10天就满17岁,人生看起来充满希望,殊不知命运的转折已然来临。

派对结束,他和朋友经过一条街道时,看到一辆警车开向他们,随后他们就被闪着警示灯的警车包围了。警察下来对Kalief说,刚刚有一个男人报警,说Kalief抢劫了他们,现在要对他进行逮捕。

Kalief很慌张,声明自己没有抢劫任何人,警察可以检查他的口袋。警察随后对Kalief及他的伙伴进行了搜身,一无所获,但并没有释放他们,而是回到了警车里。

过了一会儿,警察走回Kalief身边,说受害人举报的是Kalief在两周前抢劫了他,现在搜不到证据是正常的。于是还是给Kalief戴上了手铐,将他押在警车后。

Kalief不服,大喊着“你们指控我什么?我什么都没有做过!”但警员只是说:“我们就是带你去警局走一趟,之后你就可以回家了”。

Kalief感到有点心慌,低声问就在自己旁边的朋友是否确定没犯事儿,朋友也一脸无辜地坚持自己什么错都没犯。

就这样,Kalief和朋友被带回了警局,录了指纹后被锁在了一个牢房里。

几个小时后,一名警官过来打开了牢房的门,Kalief激动地问是不是自己可以离开了。但是让他失望的是,警方没有放他,而是把他带到了布朗克斯区的刑事法庭办公室。

经过一系列争执,Kalief被指控抢劫并殴打了那个墨西哥人,但因为他还很年轻,所以只要他认罪,就能获得缓刑,甚至不会留下任何犯罪记录。

Kalief不接受这种“宽容”,因为他坚持自己没有犯罪,所以他要求自己接受公正的审判,让检方拿出证据,证明他犯过所谓的抢劫和殴打他人的罪行。

于是,Kalief进入等候审判的阶段。

在此期间,Kalief的朋友因为交了保释金,已经出狱了。法官告诉Kalief,如果他也能交了3000美元保释金,也可以和朋友一样出狱候审。

但是对于Kalief来说,3000美金是一个大数目,他家人一下子拿不出这么多钱。Kalief只能选择继续被关押,等待法院开庭审理。

【因为不认罪失去了保释机会,用坐牢换一个清白】

3000美元的保释金,对于很多人来说不是什么大事情,在保释金中也不算巨额,但对于像Kalief这样家境贫困的年轻人来说,交不出来就是交不出来。

另外,或许是出于对自己无罪的自信,相信自己很快就能出狱,Kalief也没有联系商业保释公司。 这种商业保释金公司可以以借贷的方式帮你出保释金,之后结案后归还。 代价就是要多付300美元的保释金利息。 但是这些利息,Kalief也不想出。

最后,Kalief被带到了一座关押有600名16-18岁男生的监狱Robert N. Davoren Center,简称RNDC。

这个监狱的条件非常糟糕,除了像是淋浴、空调这样的设备稀缺,监狱管理官员和囚犯之间的关系也非常紧张,各种囚犯在关押期间受伤的事情层出不穷,绝对不是一个理想的等候审判的地方。

Kalief家人不仅交不起保释金,也请不起律师,只能接受法官为他指派的一名律师Brendan为自己辩护。

Kalief见到律师后,坚持自己是无辜的,不需要稀里糊涂地认罪。

律师Brendan了解了基本情况后,也说这个案子很简单,没有太多复杂证据要审理的,对于Kalief的指控,唯一的证据就是那名墨西哥受害者的记忆,除此之外没有任何人证物证了。应该不需要多久,就能审理结束,Kalief就能被释放出狱了。

但律师和Kalief都错了。Kalief的案子虽然很简单,但法院待审理的案件堆积如山,Kalief的案件是布朗克斯区检察院2010年起诉的5698个刑事案件之一。

检方倾向于拖延案件以提高最后总体的定罪率,法官也允许各种无休止的休庭,检察官似乎永远忙不过来,对于审理准备总是不充分。

所以,尽管美国法律第六修正案强调了公民有接受迅速和公开审判的权利,但在布朗克斯区,这种“迅速”的概念几乎不存在。

所以,Kalief在RNDC监狱等候审判,一等就是好几个月。他的母亲每周都会去看他,但他究竟在里面过得如何,外人不得而知。但在几年后接受采访时,Kalief提到过自己在监狱里遭受殴打虐待的经历,非常痛苦。

2010年7月28日,Kalief的案件终于等来了第一次审理。

检方指控Kalief和朋友一起抢劫了一名墨西哥移民,并在抢走他背包前殴打了他,这是二级犯罪。

宣读完这一指控后,法官问Kalief认不认罪,Kalief表示自己是无罪的。

这时候,Kalief的家人们已经筹集齐了3000美元的保释金,但法官却宣布,Kalief已经被剥夺了保释出狱的权利,案件调查结果还不够清晰,Kalief需要继续等待审判。

【审判一拖再拖,在绝望之中Kalief选择自杀】

Kalief的律师认为,那名指控Kalief抢劫的受害者提供的证词,有很多自相矛盾的地方。比如,在前后两次自述时,对那次抢劫发生的日期的说法都不统一,这样不牢靠的证据是无法用来给Kalief定罪的。Kalief应该不久后就能被无罪释放。

但这个“不久”,其实非常漫长...

期间Kalief一次次地以为看到了希望,最终等来的却是失望,甚至是绝望…

2011年1月28日,Kalief的案子才再次开庭。这次开庭没多久,检察官又表示还没有做好足够的准备,审判再次延期。

就这样,关于Kalief的审判,因为检察院“没有准备好”,延期了4次…一直延到了2012年1月3日。

这时候,检察官向Kalief提供了一个认罪协议,表示他只要认罪,就只需要服刑三年半;如果不认罪,坚持开庭审理,最后被定罪了可能要服刑15年。

Kalief拒绝了,坚持要求审判。于是他又被送回了监狱,继续等待审判。

对于监狱里的等候审判的人来说,等待的时间越长,放弃辩护、认罪的压力就越大。因为在这样无限的拖延中、在恶劣的监狱环境中,人们往往强烈的渴望着离开监狱,为此可以放弃继续为自己的清白辩护,为了出狱而妥协。

但Kalief不是这样的人,他坚持认为自己是无罪的,所以尽管在监狱里待了这么久,被殴打虐待了多次,吃了很多苦,甚至中断了自己的学业,他也要为自己的清白坚持下去。

但他坚持了一年多,等到的却是一次次延期,以及律师的不作为。

律师Brendan说自己为了避免来回奔波,选择通过和Kalief视频通话来交流案件进展。但Kalief却否认说自己从来没有这样的经历,他甚至有主动打电话给律师,律师都没有接。最终的监狱记录也显示律师是在撒谎,他既没有亲自去见Kalief,也没有和他视频通话,态度之消极,几乎是放弃了为Kalief辩护。

在这样的失望中,Kalief崩溃了。

2012年2月8日的晚上,在监狱里的Kalief收拾好了自己所有的东西,把床单撕成条状,挂在灯具上方,上吊自杀。

监狱恶劣的环境,狱友之间互相欺压,狱警对囚犯的虐待殴打,寻求公正审判的困难和无望,都让他无法继续忍受了。与其这样无限期地继续煎熬下去,不如一死。

【以死相拼换来的,还是一次次的拖延和敷衍】

在等待中感到绝望而上吊后没多久,Kalief就被人发现并抢救了过来。或许是他的自杀让监狱和法庭方面有所触动,2012年2月17日,他终于等来了自己的庭审。

然而,对于这次来之不易的庭审,Kalief的律师却没有出席。另外,检方表示庭审助理和律师都因为个人事务休假了,要求再次休庭,等到律师回来恰好法院也有空的时候再审理…

和一年前一样,案子又开始了一而再、再而三的延期审理,一拖就拖到了2012年12月14日。

这期间,检察官再次来和Kalief谈,只要他认罪,就能只服刑两年半。这就意味着,把Kalief受监禁的时间算在刑期内的话,只要他认罪,很快就能回家了。

但Kalief依然拒绝,不接受这种认罪协议。

等待期间,审理他案件的法官也换了。新法官上任后告诉Kalief,只要他认罪就只判他一年半的监禁,这算起来相当于马上就能放他回家。

Kalief还是没有认罪,表示自己只求一个公正的审判。

可惜,最终Kalief还是没有等待他所想要的公平正规的审判:

审判继续被拖延,一直到2013年5月29日,法官决定驳回检方的起诉,立刻释放已经被监禁了3年的Kalief。他之所以被释放,不是因为法庭经过审理认定他无罪,而是因为当初指控他抢劫的那个墨西哥男子,已经返回了墨西哥并失联,检方根本没有证人了...

Kalief在没有接受认罪协议的情况下出狱了,但感觉还是很奇怪:

没有陪审团、没有听众席,甚至没有来得及通知父母,Kalief就被释放了…

这不是最坏的结果,但也不是Kalief坚持那么久渴望得到的那个结果。

(出狱后接受采访的Kalief)

【人生因这三年的关押受到重创,再也找不回希望】

这时候出狱的Kalief,刚刚满20岁。出狱的那天下午,因为家人不知道他能出狱,所以根本没人来接他。

他一个人乘坐公交车来到皇后广场,转地铁回到布朗克斯区后,刚出狱的兴奋渐渐退散,开始对周围的一切感到恐惧:过去三年里有一半的时间,他一直被单独监禁,周围的人群、喧嚣的声音让他一时间难以适应。

回到家后,虽然有母亲和两个兄弟的陪伴,但他的日子还是陷入了困境。他每天独自待在卧室里消磨时间,不想见老朋友,因为看着朋友们一个个有所成就的样子,Kalief就会为自己失去的一切感到低落。

因为一场最后都没有审判的指控,他被迫在恶劣的监狱环境中待了3年。他错过了自己的高三,错过了自己的毕业舞会,错过了大学入学...如今的他,没有高中文凭,没有读大学,没有工作,没有钱,没有自己的公寓...

他陷入了抑郁之中,并在出狱六个月后,两次试图自杀:

先是割腕,后是上吊,想要自杀来结束痛苦,但都被家人朋友发现并抢救了回来。

之后的半年里,他接受心理治疗,重新完成了高中课程并进入社区大学,找到了一份兼职,期望能恢复曾经的生活。

但兼职的时候,由于同事们知道了他曾经“进过精神病院”, Kalief被无故解雇。周围了解实情的人都很同情他,也想尽力帮助他。但为时已晚,他所受的伤害已经来不及弥补了。

2015年6月6日,22岁的Kalief再次选择自杀,这次他成功了…

【商业性保释金公司,是否是在利用人们的痛苦贩卖自由?】

在Kalief自杀后,媒体曾经对他的采访再次受到了关注,他的故事终于被完整地展现在大众面前。虽然他的案例是极端的,但他的故事所暴露的问题却是普遍的:

根据美国监狱政策倡议机构的调查,在地方监狱中只有不到25%的被起诉的人,是真正最后被判有罪的(有很多都是在审判前就签署认罪协议的),但平均下来,每天都有46万人在还没有被定罪的状况下,处于被关押的状态。

这46万人,大部分都是交不起保释金的穷人,只能像Kalief一样等待审判。

法律讲究的就是平等,但现金保释制度却似乎是在助长一种富人和穷人之间的不平等。

原则上来说,被告在被捕后24小时内,会有机会见到法官,法官可以决定在等候审判期间被告是否有机会离开监狱。

如果法官同意保释,则会设定一个保释金额,只要被告付了这笔钱,就能离开监狱等候审判。最后无论审判的结果如何,这笔钱除了1%留作管理费,其余部分都会返还给被告。

但是,以上情况仅限于“被告有钱直接支付保释金”。如果获得了保释机会,却支付不起保释金呢?

针对这种情况,司法系统也提供了另一种选择:

美国是世界上仅有的两个允许商业性保释公司存在的国家之一,另一个是菲律宾。

对于那些付不起保释金的被告,他们可以向一些商业保释公司申请保释金贷款。保释公司帮他垫付了保释金后,被告就可以出狱了。但条件是,案件审理结束后,这笔钱会按照规定退还给保释公司,而被告则需要分期向保释公司支付数额为保释金的10%的利息。

这项向被告提供保释金贷款的业务,虽然听起来很小众,但它的规模不容小觑。根据媒体估计,这是一个年盈利在14-24亿美元的行业。 (因为承担这项业务的公司的财务报告不透明,所以很难算出一个确切的数字。)这个行业所能产生的丰厚的利润,足以让这些保释公司去支持一些游说者,去维护现有的保释制度,反对那些呼吁改革的人。

但Kalief的死,让公众中支持保释制度改革的呼声再次加强。虽然最终纽约法庭遭到Kalief家人的起诉,为了和解向Kalief的家人支付了330万美元的赔偿金,但人们关于商业性保释金制度的反对之声,依然难以平息。

【现金保释制度背后,是富人和穷人之间的不公待遇】

美国保释制度的不合理,还存在于保释金数额的设定中。

在Kalief自杀前一个月,也有一个美国青年Freddie Gray因为在被扣押期间和警方发生冲突意外死亡,从而引发了民众巨大的抗议。

在这场发生的巴尔的摩的抗议活动中,一名18岁的男生将一个交通锥砸向了一辆警车,之后向警方自首。但法官最后判定他的保释金额为50万美元,比卷入Freddie之死的被起诉警官的保释金还要高两倍。

这样的情况还在继续。2017年,一个涉嫌偷了5美元和一瓶古龙香水的年轻人Kenneth被捕后,接到的保释金数额为35万美元。因为付不起这部分钱,他不得不在监狱里待了一年多的时间来等候审判。

这些不合理的个案的曝光,都在增加呼吁保释制度改革的活动的力度。

去年,加州完全禁止了商业性保释公司参与保释的制度,新泽西州、科罗拉多州和新墨西哥州都改革了已有的保释制度。

但在媒体的评论中,这些改革的力度远远不够。因为直接取消商业性保释公司而没有其他的替代性措施的话,会让法官直接放弃繁琐的保释审核,让更多的人直接被关押着等待审判。要想解决这个问题,还需要提高警方、法院、检察院等处理案件的效率和能力等等。

就在上个月,美国公民自由联盟明确呼吁全美禁止商业性保释公司和相应制度,得到了另外一些人权组织的支持。

然而,这些呼吁何时才能得到重视、迎来改变,现在还没有一个明确的答案。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评论 0

  • 还没有添加任何评论,快去APP中抢沙发吧!

我要评论

猜你喜欢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