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黄黎:细沙溪

封面新闻 2019-05-27 17:01 32974

□黄黎(乐山)

“龙华,龙华,两条溪,大龙溪,小龙溪。溪水浸,养世人。”其实龙华还有好多条有名字、没有名字的溪。我喜欢那名作细沙溪的流水。

细沙溪别名桫椤溪。细沙溪位于屏山县龙华镇西北3公里处,溪流曲曲折折两公里米。细沙溪身处丹霞地貌峡谷中,与八仙山相背,峡谷两岸崇山峻岭,山势犬牙交错,陡峭壁立。

细沙溪独特的地形气候让刺桫椤驻留此地,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这里繁衍生息2.4万余株刺桫椤。刺桫椤,一种中生代距今1.5亿年战胜冰川时代存活下来的古老树种、植物始祖、与恐龙同时代的孑遗植物,被称为植物活化石。

我闲不下来,慢慢地、漫漫地踱步溪边。风和我一样停不住脚步,微微拂过,溪流中不知是风过叮呤响,还是石拦流水路。幽幽峡谷,弯弯溪流,咕咕鸟鸣,葱葱桫椤。想化身一棵树,长在细沙溪边;想幻成一条鱼,养在细沙溪中。几处曲折,几处蜿蜒,几处开阔,处处都名作细沙溪。

我化成一条鱼,游在细沙溪。我游过青荇,我穿过浮藻,我与水草一同摇曳,我躲在飘萍下乘凉,我藏在石缝间小憩。我念溪水凉凉,叹峡谷幽幽,欢快游啊游。高兴时,我奋力摆动尾巴,向前奋进;疲惫时,我顺水而走,细沙溪去哪里,我便跟到哪里。

沿溪行,远处伴着流水哗啦,隐约咯咯的稚童笑声传来,细沙溪又多几分动人可爱。几个孩子,小孩子跟着大孩子,大孩子伴着小孩子。各自挽起裤脚,撩起袖子,再把衣衫扎进腰间,俯身,小手往水里一扎,鱼儿滑溜溜,又一只鱼儿从手中溜走,试了好多次还是抓不到一条鱼。

忽然,小男娃大喊着:“抓到啦,我抓到啦!”鱼儿不甘心被束缚,尾巴拼命摆着,离了水,紧张害怕得用力扭动着。奈何小男孩再也不肯放手,死死握住,往岸边的小石潭用力一掷。鱼儿以为将重回溪水中,却不想坚硬的棱角分明的石块与它撞击,悻悻挣扎一番,没了力气。

抓到鱼儿的孩子们,顿时兴奋欢呼起来,竞相向石滩奔去。落在后面的顽皮孩子捧起一弯水,在空中划一道弧线,溪水成了水珠,透过阳光,变得晶莹剔透,一颗颗唤起孩童们的玩儿心,最后全都悄无声息地滋润着他们。

“哥哥,哥哥!别追我。”“姐姐,姐姐!等等我。”银铃一般清脆香甜的笑,久久荡在幽幽峡谷间。

太阳升了又落,月亮亮了又暗,星星闪烁又熄灭,孩子长大就在瞬息间。万物变化,细沙溪边修起了马路,来来往往的四轮铁兽,偶尔驻足的行人。

那万棵桫椤是不变的永恒,它们在这个星球守护了1.5亿年。我不知道它们见证了细沙溪怎样的沧桑经历,不知道它们守护了龙华多少载,只明白它们不高大挺拔的身躯,不宽阔大气的枝叶,却依旧默默陪伴。

上山人的杵路棍子或许戳进过桫椤的茎叶,孩童或许摘下桫椤叶玩耍打扇,乡医或许将桫椤入药救人。无论怎地,桫椤依旧繁衍生息万棵,静静扎根峡谷峭壁,守护龙华一方土地。

沿路西行,谷边幽冥,风鸣如铃。定睛,桫椤渐现,闻水声,此行至此更名细沙溪西行。下见细沙溪,溪水清冽,顽石兀出,鱼跃其间,童戏溪边:“细沙溪,桫椤溪,细沙溪是桫椤溪。妹子踩过细沙溪,娃子淌过桫椤溪。妹子见了娃子羞滴滴,娃子看了妹子笑嘻嘻。”

【作者简介】

黄黎

黄黎,女,1999年生于四川成都,汉族人。乐山师范学院新闻系大二学生。曾参与《小金故事》写作,《四川乡愁记忆之龙华篇》撰稿等。喜欢看电影,阅读,爱挑战爱生活。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评论 0

  • 还没有添加任何评论,快去APP中抢沙发吧!

我要评论

猜你喜欢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