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说|向素华:流言

四川小小说 2019-05-27 09:57 33413

向素华(四川旺苍)

“虎子,走吧,咱们去做亲子鉴定。”父亲抽了几支烟后,终于从嘴里蹦出了这么一句话,像是一记重锤,狠狠地砸在了我的心上。

泪水,不争气的从眼里涌了出来,我紧咬住嘴唇不让自己哭出声,心里翻江倒海一般难受:这一天还是来了,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

其实,早在我六岁时,就经常听到身边的人议论:“看看看看,虎子这么标致白净,哪像他爹,又黑又丑。”特别是近几年,议论的人更多了,甚至有人说我长得像宽叔。

宽叔,一个很能干的人,却一辈子没成家,我小时候,他经常偷偷给我送一些好吃的,原来如此!

最初,听到这些流言蜚语,爹还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抱我亲我,用他的胡子扎我,等我快要哭的时候又用糖来哄我。

可是如今,我已经成家了,父亲反而与我越来越生疏,生疏得让我感到害怕。这不,今天终于从嘴里说出令我感到万分恐惧的话。母亲坐在灶门口,不停的抹眼泪,眼睛肿得像核桃。看来,他们昨晚为我的事一夜没合眼。

半个月后,亲子鉴定的报告出来了,我和父亲没有血缘关系。看到这个结果,我的心崩溃了。摊上这事,让我怎么给自己的媳妇交代?我疯了一样朝着母亲咆哮:“你到底做了什么?你说啊。”母亲任由眼泪肆意流淌,一句话也不说。一气之下,我离开了家,来到了广州的一个建筑工地,拼命的干活。

半年后,收到了宽叔的一封信,信里这样写道:“虎子,甭怪你妈,当初是你妈和你爸刚扯了结婚证。我陪你爸喝酒时你爸一高兴说漏了嘴,说他们拿了结婚证从法律上讲就是夫妻了,已经给你妈商量好了,让你妈晚上把门留着,所以要少喝点。我一直很喜欢你妈,所以故意把你爸灌醉了。晚上悄悄溜到了你妈的房间,你妈开始以为是你爸,等她发现不对时已经晚了。她爱面子,一直不敢说出来。后来我也知道自己错了,所以一直没结婚,想用这种方式来惩罚自己。虎子,别怪你妈,要怪就怪我吧。我病了,癌症晚期,等你收到这封信时,恐怕已经不在人世了......”

真相大白,我泪流满面,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我决定把宽叔送到城里的医院,进行全方位的检查,毕竟他是我的亲生父亲。可没等我从广州回来,宽叔已经咽气了。

料理好了宽叔的后事,我回到家,走到父亲面前,“咚”一声跪下,说道:“爹,虽然我不是你的亲骨肉,但在我心里,你永远是我最亲的人......”

父亲老泪纵横,一把将我扯进他的怀里,哽咽着说:“虎子,我还以为你知道我不是你亲爹,你会不管我了......”

“爹,你真是糊涂啊,我咋会不管你呢?”

一家人和好如初。

村里人都夸我是个有情有义的人,媳妇不但没因我家出的这事看轻我,反倒对我更好了,关于我像谁不像谁的流言,自此彻底消失。

四川省小小说学会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评论 0

  • 还没有添加任何评论,快去APP中抢沙发吧!

我要评论

猜你喜欢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