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说|王兴瑚:惜杀(外二篇)

金雀坊 2019-05-22 09:57 33186


王兴瑚/文

白芍种了许多地瓜,自家吃不完,她就挑了一担到市场上卖。

来一个人问,地瓜几多钱一斤?

白芍答,是买给自己吃吧?

来人说,自己吃!

白芍答,一块钱一斤。

来人买了几斤走了。

又来一人问,地瓜几多钱一斤?

白芍答,是买给自己吃吧?

来人说,不吃买来扔啊?

白芍答,一块钱一斤。

来人买了几斤走了。

又来一人问,地瓜几多钱一斤?

白芍答,是买给自己吃吧?

来人说,不吃能当玩具吗?

白芍答,一块钱一斤。

来人买了几斤走了。

……

卖到最后,就一些被选剩的、歪歪扭扭长得丑的歪瓜劣瓜了。

白芍正准备收拾回家,又来一人问,地瓜几多钱一斤?

白芍答,是买给自己吃吧?

来人说,你卖剩的那么难看,便宜一点我全部买了。钓鱼!

白芍反问,买去钓鱼啊?

来人答,对,钓鱼!

白芍说,自己吃,就卖给你。买去钓鱼,不卖!

来人嘀咕一声脑子有病,空着手走了。

相杀

金樱子的老公是杀猪匠。但现在她每个礼拜却要去农贸市场上买猪肉。一买就是十斤。

肉提回家。切块。剁烂。像是要包扁肉。

但不是。

她把稀烂的肉全部倒进烧开的水里煮。咕嘟咕嘟的煮一个小时。

然后捞起,又倒进滚烫的油锅里。肉被炸的滋滋滋的。油像在跳舞。

油锅里的猪肉炸至焦黄了,才起锅。看着就有食欲。

但她不吃。也不给家人吃。而是走老远的路,把炸好的肉送给养猪人家,给猪吃。到了养猪人家那,金樱子只说一句话:这肉,给你家猪吃。

养猪人家高兴,猪也吃得欢快。

这样一次二次还能理解,但经常性的有规律似的送,养猪人家就觉得奇怪了。

这肉也不像是人吃剩的呀?这人是不是脑子不好使?还是有什么企图?

养猪人家就好奇地打听,打听后就知道,金樱子脑子没病,只是不久前死了丈夫,是被一头猪拱下山崖摔死的。

想必这人是为了解气。养猪人家就放心了。就当是猪有福气,能定期加餐。

有一次,在切肉时,金樱子的手指肉被切下了一小块,流了许多血。包扎完后,她突然决定不再买猪肉给猪吃了。

好长时间不见金樱子送肉来,养猪人家就知道,猪的福气到头了。

后来,金樱子又嫁人了。还是嫁给了一个杀猪匠。

恋杀

老李退休后,恋上了打鸟。

打鸟用的是一支气枪。这枪有些年头了。是老李儿子早年买的,现在还私藏住。

老李也知道,现在私藏枪支是违法的。他就只能偷偷跑到远离人家的山林里去打鸟。

第一次进山的收获是一只竹鸡。老李把竹鸡塞进蛇皮袋。回家往地上一扔。豪气冲天对老伴说,打了一只大鸟。

这使得老李打鸟的兴致更浓了。隔一两天就要进山一次。而且都不会空着手回家。

恋上打鸟后,老李家的饭桌上野味不断。面对别人家难得吃上的野味,老伴并没有给老李好脸色,也从来不吃。

你是在造恶。老李每次提大鸟小鸟回家,老伴都要这样骂他。

我天天烧香念佛,你天天杀生造恶,我这佛就白念了。明天开始别去了。老伴每次都要这样劝老李。

老李嘴巴应好,隔一二天手就痒了。偷偷的,依然提枪进山。

为了追一只白鹭,老李在山里把脚给崴了。脚踝肿得像充分发酵的馒头。

老伴精心照料。一个多月后,老李才好利索。

好利索后,老李打鸟的瘾就又涌了出来。偷偷的,又要进山。却怎么也找不着枪了。问老伴:枪被你藏哪去了?老伴说没藏,要就去派出所取。

老李斜眼瞪了一眼老伴,轻轻骂了一句:怎么有你这样的婆太人。

【作者简介】 

王兴瑚,笔名胡子,福建宁化人。三明市作协会员、小小说学会会员。在市级以上报刊发表小小说、闪小说若干。偶有小小说获奖。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评论 1

  • 611907 2019-05-22

    [得意]

我要评论

猜你喜欢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