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钟立慧:老朋友李五哥

封面新闻 2019-05-20 17:41 33614

□钟立慧(成都)

1950年代,我在青年团成都市委少年儿童部工作,李致当时任团省委少儿部部长。他经常带领我们和团省委少儿部的同志深入学校,学习、了解、指导少先队工作,是我们敬重的领导、兄长、朋友。他有4个姐姐,我们就叫他五哥或李五哥。

2018年8月13日上午,我一口气读完《华西都市报》刊登的李致“口述历史”,受益匪浅。新时代,新老人,时尚精神年轻态。

2013年10月,为祝贺自己荣升“80后”,我写了一本名为《情缘》的书,记下了我和事业、亲情、友情、爱情的“缘”,送了李五哥一本。

当时,老团友饶毓琇说:“五哥,你给小钟写一篇点评嘛!”五哥当即应允,并提出:“不能规定交稿时间。”此后,每次通电话或见面,五哥必定先说一句:“你放心,我答应的事,肯定兑现。”

我从未向他提过,我这个水平怎好意思打扰这位大忙人。有段时间,省川剧院准备把巴老的小说《家》中的一段故事改编成川剧,多次登门征求他的意见。

他为接受“口述历史”记者的采访,又有一段时间,每天凌晨4点就起床做准备。“为什么不早点准备呢?”他说:“准备早了,到时又忘了。”

2015年11月28日,我惊喜地收到了五哥通过电脑发来的、经他字斟句酌、反复修改的点评文章,令我感动、感激,很受鼓舞。

2016年7月,在成都市青少年宫领导的帮助下,我对书中一些章节做了删改,并将五哥写的《<情缘>打动了我》一文作为序,正式出版。

李五哥虽已荣升“90后”,但他仍有一颗闪光的童心。

2014年,我送五哥书后第一次见面,他神秘地要我猜他最先看哪篇文章。我猜错了,他高兴得很,洋洋得意地说:“我最先看你和杨尊辉(我的老伴)!”竟和年轻朋友的答案一样。

2016年中旬的一天,五哥打来电话,开口就说:“新年快乐!”我说:“太早了吧!”他说:“每年都是你们先打电话给我祝贺新年,我今年一定要先给你们打电话。”

2015年6月1日,我们几个“老少儿”相约去五哥家欢度“六一”,仿佛回到了青春年少时。五哥写了《我们戴上了红领巾》的文章,刊发在《晚霞》杂志第10期上。

2016年6月3日,我们又一起在五哥家补庆“六一”。那天很热,五哥穿了一件很伸展的衬衫。我们都知道他最怕热,天热在家只穿一件丝汗衫,今天为何穿得那么正规?

正纳闷,他主动“交代”说:“我以为今天杨尊辉要为我们照相,所以特别换了一件衬衫。”谁知,那天老杨因临时有事未到。

虽然五哥已成“90翁”,但仍笔耕不辍,马老是他的偶像。衷心祝愿吃得、睡得、写得的李五哥童心永驻,永远乐观。

【“时光”栏目征稿启事】

讲真实故事,自己的,他人的,都可。字数控制在1200字内,原创首发。面向四川省内征稿。勿用附件,标题务必注明“时光”。部分作品会被华西都市报《宽窄巷》副刊选用。投稿信箱:huaxifukan@qq.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评论 0

  • 还没有添加任何评论,快去APP中抢沙发吧!

我要评论

猜你喜欢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