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述历史·蜀地音乐丨著名作曲家蓝天②19岁进川剧团任上手琴师 深钻川剧音乐

封面新闻 2019-05-21 07:00 33428

封面新闻记者 荀超  摄影报道

时间在采访中悄然流逝,不知何时,清风吹过,蓝天两鬓银白的发丝飘起,在空中划出优雅的弧线。 “音乐不只是表达的艺术,它还是能引起激动的艺术。”对于音乐,蓝天如痴如醉。每每聊起,他都禁不住热血涌动,心中泛起无法控制的波澜。也正是因为他将自己的情感、灵魂融入音乐,才成就了一首首旷世奇葩。

蓝天最早接触的是传统民乐:跟舅舅学二胡。“我人生中的第一把二胡,只花了两块钱。” 练琴虽然辛苦,但蓝天乐在其中。在他的手指下,旋律或典雅或萧瑟缠绵或流畅飞扬,琴声如诉。

蓝天演奏《叙事曲》

二胡之后,蓝天又开始学习小提琴,“当时没钱买,琴是跟别人借的。”这期间,蓝天接触了大量的欧洲传统音乐,他对巴赫、莫扎特、享德尔等音乐大师的作品非常痴迷。几年之后,以罗马尼亚天才作曲家波隆贝斯库的生平为主题的音乐传记片电影《奇普里安·波隆贝斯库》进入中国。片中,男主角身材修长、眼神忧郁、英俊潇洒。年少的蓝天也曾幻想自己就是片中在海边拉着小提琴的音乐才子,长发飘飘,风衣飒飒。

中学时期的蓝天最喜欢拉小提琴

更让他印象深刻的,是波隆贝斯库的小提琴《叙事曲》。音乐中的每一个音符,每一个休止,每一个连接,每一丝颤动,都深深的留印在了他的心里。 “这个片子我看了很多遍,我那时候对小提琴非常喜爱,无论天寒地冻或酷暑难耐,每天练琴都在十个小时以上。”那时小提琴就像蓝天的“情人”,终日不肯放手。每当夜深人静,悠扬的小提琴声就是蓝天情感的宣泄,甚至有人告诉他,深夜听蓝天的琴声会让人流泪。“那时候我对川剧根本看不上眼。”陷入回忆中的蓝天,唇边总是带着一抹弧度。

后来,为了生计,19岁的蓝天不得不走进内江川剧团。“那时候,我们家七口人,兄弟姊妹五个,我是老大,我参加工作可以减轻家里负担。”可蓝天的偶像是波隆贝斯库,他对川剧、对戏曲根本看不上眼。“哪怕走过川剧团,我连门都不看一眼,那个时候的高傲,真的是无知、幼稚、狂妄,觉得我怎么可能搞川剧。”

年轻的蓝天

其实,蓝天能够成功考进内江市川剧团,也是因为小提琴。“没进川剧团之前,我是内江业余文工团的小提琴首席,在内江六中读书时也作了很多曲子。”蓝天以演员的名义进入川剧团,在团里担任上手琴师兼学唱腔设计。这就要求他必须懂川剧音乐,对川剧的昆、高、胡、弹、灯五种声腔了如指掌,可传统戏曲跟西洋音乐的区别太大了。

“川剧的上手琴师必须熟练地掌握各种领奏乐器,但我就是不想练习那些乐器,觉得很‘土’,甚至觉得演奏川剧乐器丢人,我依然每天只想拉小提琴。”领导和同事不仅不欣赏他,还不停的批评他,“严厉的批评,大会小会都批评。”那些批评历历在目,自尊心极强的蓝天决定一定要好好研究川剧。

为此,川剧团专门为他安排了几位最好的老师。每天早上天不亮,蓝天就从床上爬起来跟着乐队老师学唢呐、学京胡、学盖板胡,学昆笛。十年如一日,“我终于成了剧团音乐方面的顶梁柱。”为了反驳那些说自己年轻不会唱川剧、写的唱腔川剧味儿不浓的人,蓝天就从老掉牙的老唱片里学最古老的川剧唱腔,十遍百遍的听、研究、模仿,就连老艺人声音的嘶哑、韵味,甚至音的不准都要去学。“学出来之后,我唱得比当时剧团的老艺人还老。”

有一次,内江川剧团合并了其他地方院团,各团的艺术家合演一部川剧,作为唱腔设计的蓝天负责给这些演员讲戏。“他们不知道我的水有多深,只知道我很年轻,20多岁。他们说‘你教我们唱什么川剧,你懂什么,你能唱出味道吗?’结果我一张口,震惊四座。”

从因为生活所迫无奈进入川剧行业,到如今会十几种乐器,对川剧五种声腔、200多种曲牌异常熟悉,蓝天感慨万千,“正因为我进去了,川剧给我这一生带来很大的影响,它像一片沃土培育出硕果累累,成就了我今天的辉煌。我最不看重的、最不喜欢的、最瞧不上的艺术成就了今天的蓝天。所以,人啊,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相关阅读】

口述历史·蜀地音乐丨著名作曲家蓝天① 先天爱音乐 9岁创作第一首歌曲

【下期预告】

在蓝天的音乐创作生涯中,川剧《死水微澜》音乐,是他对川剧音乐的学习、了解、研究,进而形成自己独特的戏曲音乐个性的一次集中体现。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评论 0

  • 还没有添加任何评论,快去APP中抢沙发吧!

我要评论

猜你喜欢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