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之暗面/他控告12名权贵是恋童癖杀人犯,警方调查一年多,这反转也太大了吧!

英国那些事儿 2019-05-17 11:45 34742

随着这些年人们对性侵犯罪的关注,越来越多的人敢于站出来说出自己曾经遭受的不公,并得到了舆论的支持。

这原本是一件好事,因为它能让曾经被污名化的性犯罪受害者,敢于说出发生在自己身上的遭遇,反抗那些看起来位高权重的加害者,从而让更多潜在的受害人能获得保护,让犯下恶行的人得到应有的惩罚。

但是,这种善意的舆论,有时候也容易变成一种投机者用来为自己谋私利的工具。

比如下面要说的这个英国男人Carl Beech,就是一个典型。

他曾经“勇敢”地向警方揭露了12名英国权贵男性“恋童癖、强奸犯、杀人犯”的真面目,令英国警界十分震惊,无比重视;

然而,就在警方花了一年半时间、耗资200多万英镑进行调查,依然一无所获后,他那些曾经让人无比震撼的“悲惨遭遇”,开始碎成一个个谎言。

而谎言背后,这个控告者的真实身份浮出水面,让人感到失望和心寒…

【状告12权贵:从首相到元帅,都是恋童癖和强奸犯?!】

英国男人Carl Beech,今年51岁。在2014年11月以前,他的生活非常平静:有一个结婚多年的妻子,有一个儿子,有一份稳定的工作,身体健康,全家平安。

直到有一天,他突然带着三个粘满了小便签的黑色笔记本来到警察局,他平静的生活发生了变化。这倒不是因为他遇到了什么事情,而是因为他的说出了过去发生的事情。

根据警方后来的公开记录,2014年11月的Beech来到警局后,经过前前后后将近20个小时的采访记录,向警方举报了12名“恋童癖、性侵犯、杀人犯”。

在Beech的陈述中,这些男人在他7-12岁读小学的时候,对他进行过强奸、虐待。他们施虐的对象还不知Beech一人,有三名和当年的Beech同龄的儿童曾死于这些男性的虐待中。这样的经历给Beech留下了巨大的童年阴影,这一点从他带来的儿时的画作中就可以看出。

整理完Beech的举报名单和罪名,警局所有人都惊呆了,倒不仅是因为他带来的画作多压抑、叙述的被虐待情节多么夸张,而是因为他所控告的那12个人,都算得上是英国社会有头有脸的大人物。

经过整理,Beech的控诉的对象和情节大致概括如下:

被Beech控诉的头号人物,是曾经的英国首相,著名的政治家、军人,Edward Heath爵士。Beech声称,自己曾经在Heath爵士伦敦的家中和他的游艇上,遭到了Heath爵士的性虐待。

除此之外,前英国陆军总参谋长、国防部参谋长,有终身贵族头衔的Edwin Bramall男爵,也在Beech的控诉名单上。

出生于1923年的他曾经参加过二战,出任过英国驻港三军司令,因此也有一个中文名叫彭英武,在英国军界、政界很有威望。

Beech指控他曾经多次强奸自己。

曾经在1980年代因为与性工作者相关丑闻而离开议会的前保守党议员Harvey Proctor,也遭到了Beech的指控:

对于Harvey Proctor,Beech指控他曾经性侵自己,并用小刀刺伤自己。同时还在性侵过程中因为使用暴力而杀害了另外两个孩子。

或许是因为Harvey Proctor曾经的丑闻,这个指控变得格外令人信服。

Beech还向警方提供了当年他从Harvey Proctor那里拿来的小刀。

对于前军情五处领导人Michael Hanley和前军情六处领导人Maurice Oldfield,Beech指控他们虐待自己,对他使用电击,向他投掷飞镖,甚至威胁他要让他彻底消失。

对于英国前内政大臣Leon Brittan,Beech指控他谋杀了一个孩子,还喜欢把自己的头摁在水里。

另外,Beech表示在自己小学时,这些人大概会每隔一星期来一次,把他接走,带到不同的地方实施虐待。而参加这个虐待团伙的人,他能记起的还有英国军队中将Hugh Beach,已故将军Roland Gibbs,英国的著名电视主持人Jimmy Savile,外交官Peter Hayman,政治家、大律师Greville Janner爵士。

除了这些大人物外,Beech控告的对象还包括自己的继父,英军少校Ray Beech。他指控继父曾多次虐待,强奸并殴打自己,有一次还是发生在野生动物园的公共厕所里。

同时,也正是因为有继父的这层关系,他才会从小接触到那些英国政府和军队政要。

(小时候的Beech)

为了证实自己所言非虚,Beech向警方提供了与这些控告相关的时间、地点、场景描述。包括像是威斯敏斯特花园、剑桥街、卡尔顿俱乐部、榆树宾馆、里士满公园、希斯罗机场、伦敦动物园、布莱顿的溜冰场等等。

另外,Beech还向警方提供了大量自己儿时留下的绘画,以揭示他那创伤满满的内心。这些绘画描绘的基本上都是孩子被虐待的场景,上面有一些类似于“请别再(虐待)”这样的字眼。看起来的确像是被虐待过的孩子画出的绘画,让人倍感压抑。

如果Beech说的一切都是真的,这无疑是一桩能惊动全英国乃至全世界的超级丑闻。

那些名单上的人,都是英国曾经的大人物,且大部分都已经70多岁了。这些指控一旦被曝光,他们很多人可能都会“晚节不保”面临牢狱之灾。

看着Beech说的如此有理有据,甚至还指出了“有三个小男孩被他们杀害”这样严重的事情,警方不得不重视。

于是,在经过一系列采访整理后,伦敦警方开始行动了:

对名单上所涉及的人物进行深入调查,找到能够支撑Beech说法的相关证据。

【花了18个月和200多万镑依然一无所获,或许一开始就错了?】

为了保护当事人,在接到报警后,警方并没有公布Beech的真实个人信息,但他举报12位名人的事情还是被媒体公开了,一时间这名单上的名人都陷入了舆论旋涡之中。

尽管调查还没有得出任何结论,指控也尚未找到有力的证据,这些名人的名誉还是遭到了难以挽回的损失。

有的人,比如曾经的内政大臣Leon Brittan、大律师Greville Janner,都在指控曝光后不到一年、案件还没有明确结论时于2015年去世,去世前还背负着各种关于“恋童癖、强奸犯、杀人犯”的恶名。

另外,曾经的陆军元帅Edwin Bramall的妻子,与Bramall结婚64年的Dorothy,也在案件调查结果尚未明确,丈夫备受舆论指责期间去世。

随着案件调查的时间越来越长,舆论从一开始的震惊和质疑这些大人物,逐渐转向了对警方的质疑——

快一年过去了,还没有找到任何实质性证据,没有形成任何可靠结论。由于一个人单方面的指控,这些曾经有威望的名人,被警方破门而入突袭检查,声誉受到损毁后却没有任何关于他们犯罪的石锤。

这到底是警方办事不利,还是一开始调查的指控就经不起推敲?

随着舆论的质疑越来越多,警方也倍感压力。他们渐渐意识到,Beech的指控,除了他自己关于时间地点情节的描述和那堆儿时草图外,基本没有任何与被指控的人相关的实际证据,越来越像一个虚构的故事。

于是他们将调查的重点,从对12名人的追查,转移到了对Beech提供的证词进行验证上。

这一推敲,发现他的故事漏洞越来越多。

比如,Beech曾经说因为在被虐待的时候,被人按到水里去差点窒息,以至于他一生都很害怕水,从不敢玩水。但是警方却在调查过程中找到了Beech曾经在游泳池玩得挺开心的照片,从而对他“因为虐待害怕水”的说法感到怀疑。

又比如,Beech曾经说过,和他一起在小学里被这些大人物虐待的孩子中,有一个名叫Aubrey的小男孩。但警方找到了这个Aubrey本人后,却被告知他从来没有被虐待过,更没有听说过Beech所描述的那些事情。

另一个值得注意的疑点是,2014年Beech提供的那些儿时的画,不是他第一次向警方提供自己的儿时绘画作品:

原来在2012年时,他就曾经向威尔特郡的警方提供了一些自己儿时的绘画草图,表示自己的童年记忆中似乎受到了一些人的虐待,之后对他的继父提出了指控。但当时可能缺乏完整的证据,并没有引起真正的调查。

但这次,事情已经大了,2012年时他提供给警方最后被备案的绘画作品,也被伦敦警方翻了出来。这一对比就让人心中疑窦丛生:都是Beech儿时的作品,怎么感觉前后两次提交的风格不一样了,2014年的这批画得明显更好、更具体了呢?

(2014年提交的)

(2012年提交的)

最奇怪的事情是,Beech的妻子Dawn,在警方正式介入调查前和他分居了。等警方找到她问询时,她对丈夫提出的指控完全是茫然的,并表示自己在和Beech的20年婚姻中,完全没有听他提起过这些事情,更没有在他身上看到过任何虐待留下的伤痕和后遗症,什么电击啊、刀伤啊、怕水啊,都完全没有过。

这样的怀疑越来越多,最终警方意识到,他们可能都被Beech欺骗了:

他所提出的这些指控,大概率都不是真的。为的就是通过诬告名人,来获得关注和赔偿!

于是,在2016年,调查此案的警方对外宣布,Beech的指控是毫无根据的,与其他证人的证词存在无法调解的矛盾,自己的话也存在很多含糊不清、令人难以置信之处。

他的指控是一种诬告,也是一种干扰司法公正的违法行为。

但当警方与2016年11月2日突袭Beech的家时,那里已经人去楼空。

Beech已经意识到自己的谎言被戳破,逃往欧洲了!

【被全欧洲通缉的时候,还不忘领NHS的养老金,买房买车继续旅游】

2016年11月的警方声明公开后,舆论哗然。

Beech的指控是谎言,不仅将Beech从受害者变成了罪犯,也让警方格外打脸:

在花费了18个月的时间,耗资超过200万英镑后,警方才发现Beech是在说谎。那被控诉的名人中有的已经过世,有的人因为这样的诬告备受煎熬,谁来为他们的名誉损失承担责任呢?

这一场调查被媒体描述为“灾难性”。伦敦警方为了收拾这个烂摊子,最终需要对名誉受损的被控人员及家人进行巨额赔偿。

目前已经知道的是,Bramall勋爵收到了大都会警方超过6位数英镑的赔偿金,而70岁的前保守党议员Harvey Proctor也在向警方申请超过50万英镑的名誉受损费。

(Bramall勋爵和他已经去世的妻子Dorothy)

在这两年里,负责调查此案的英国警方,一方面要顶住压力赔礼道歉、支付赔偿金,另一头也要继续追查Beech的下落和他造谣诬告的证据。

只有把Beech的谣言查个水落石出,才能对那些被诬告的人有所交代和弥补。

越查下去,警方获得的关于Beech诬告的石锤就越多。

首先,警方锁定了一个Beech之前提供的证人Fred的邮箱。按照Beech所说,这个Fred曾经和Beech一样遭到了性侵,既是受害者也是Beech的证人。但是他可能不敢说出真相,只能接受在线采访。

警方通过邮箱联系了Fred。Fred表示自己童年名字叫John,对出面接受采访非常担忧,因为自己已经受到了威胁。

他是Beech婚礼的伴郎,一生的朋友,也想尽力帮他,但还是线上提供消息就好,不想出面。

Fred的上述说法很诡异,更诡异的是,警方在追查后发现,这个Fred的加密邮箱真正的所属人就是Carl Beech自己,最近的登录地址还是在瑞士,与另一个叫做Beechfamily1@gmail.com的地址是绑定在一起的。

所以,警方有理由怀疑,Fred连同他的邮箱,都是Beech编造出来的。

其次,Beech故事中有三个被杀害的小男孩,他还记得其中有个人名叫Scott,和他一个学校一个年级,是在被虐待之后被这些权贵开车碾死的。

但是当警方回到Beech的学校去调查时,不仅查无此案,而且也查无此人。

倒是有一个叫做Martin Allen的孩子,和Beech同龄,在警方记录中于1979年失踪了,他的家人至今都还在找他。Beech的控诉暗示警方这就是那个被杀害的小男孩之一,让Martin的家人以为案件有了新的进展。

但最终警方发现,Martin失踪细节和Beech的故事,在时间地点各方面信息都不吻合,可能是Beech为了编造自己谎话特意查了一个失踪案来填充自己的故事。对他来说可能没什么,但对Martin的家人来说却是看到希望后再次绝望,无疑是一种伤害。

除了故事漏洞百出,在2016-2018年调查期间,Beech诬告的动机也渐渐浮出水面。

在2015年4月,案件尚未有结论时,Beech拿到了英国刑事伤害赔偿管理局给他的2.2万英镑,随后就买了一辆3万多镑的车子。而当时他的财务状况并不乐观,负债累累,买的东西也都超出了他的能力范围。可他好像对此并不担心,似乎就是在等着拿各种赔偿金。

最关键的是,在Beech出逃、英国警方继续调查期间,Beech还从他之前工作的NHS系统提前支取了6万英镑的退休养老金,并在2018年时在瑞典北部森林地区Overkalix以真名购买了一处价值1.7万英镑的房产,之后又用假名字买了第二套房子。

为了掩盖自己的真实身份、躲避追查,他还特意蓄起胡须,用假名住酒店,买了一辆福特车后在不同的城市间游走。出门也多是用现金或者礼品卡支付,刻意掩盖自己的痕迹。

但这一切不过是在拖延时间。英国警方已经对他发起了全欧通缉令,最后在瑞典专门负责追踪逃亡和特殊罪犯的团队FAST帮助下,于2018年10月1日在距离瑞典哥德堡20小时车程的火车站附近逮捕了Beech。

(Beech在瑞典购买的房子)

逮捕之后,警方在Beech的电子设备中找到的东西,远远超出了大家的预料。

有关于他编造故事的证据:Beech的搜索记录中,包含了大部分Beech曾经提出指控时提到的“性侵发生的地点”,比如一些酒店、俱乐部。这些记录显示,在向警方报案前,Beech查看了这些场所的官方网站,是为了自己的故事做了一番调查和准备的。

比搜索记录更让警方意外的,是Beech本身就是一个恋童癖:

Beech的电脑等电子设备中,包含了大量的儿童色情文件,甚至还有一个通过连接Ipad摄像头专门用来偷窥的程序。

在那些色情文件中,警方还找到一些Beech自己制作的内容,比如他跟踪一个小男孩进厕所后留下的秘密录音,拍摄的极度恶劣的小男孩裸露照片。

这也就是说,那个用各种饱含细节的故事诬告他人为恋童癖的“受害者”,本人其实才是一个真正的恋童癖!

在掌握了足够多的证据后,警方于2018年12月公布了关于Beech观看、持有和制作儿童色情文件的调查结果,并对他提起恋童癖相关罪名的指控。

在一开始,面对指控Beech拒不认罪,甚至还将那些录音录像怪罪给他十几岁的儿子。但在法庭上经过一段时间审理后,Beech改变了自己的说法,对于关于自己持有、制作儿童色情文件表示认罪。

但事情还远没有结束。

今年5月,在法庭上,这个曾经要让一群英国政要身败名裂的“受害者”,最终变成了被告人,被检方以包括欺诈、干扰司法公正在内的12项罪名起诉。

目前已经公开的法庭证据中,还有一份Beech自己撰写的150页回忆录。这是他在当年提出控告后,为自己将来成为一个演讲家而做的准备。

在他计划中,他会成为一个“性侵幸存者”,在世界各地开展励志演讲。

目前Beech还没有对12项指控表示认罪,审判还在进行中,关于他的定罪、判刑结果,还需要等待一段时间。

无论结果如何,Beech的案子都让人深思。

媒体也好、普通大众也好,总是希望能够站在正义的立场上,去维护社会上的弱势群体。用舆论的方式,帮助无助的个体维护基本权益,对社会上所有位高权重的人形成制约。

但是这种群体的善意汇集成的舆论,有时候也很容易被利用。因为即便是有着千万双眼睛的大众,看到的也不一定就是真相。轰轰烈烈的反性侵运动,也有可能促成一场场诬告。

这样的事情一定程度上,比真正的性侵案影响还恶劣。

下一次,当又一个真正的受害者站出来,揭露社会上的某个名人的罪行时,大众是否会因为这样的诬告而对他产生怀疑,从而减弱和放弃应有的支持?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评论 8

  • 4502hhhh 2019-05-19

    [得意]

  • 4502hhhh 2019-05-19

    [得意]

  • 4502hhhh 2019-05-19

    [得意]

我要评论

猜你喜欢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