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冒充公检法”“子女被绑架”等老骗术有了新版本

北京晚报 2019-05-16 16:44 33949

原标题:小心 “老骗术”翻出了新花样!信息泄露导致诈骗更具迷惑性 “冒充公检法”、“子女被绑架”等骗术有新版本

反诈民警在事主家中劝阻

反诈中心工作人员打电话拦截

“喂,您好!我是西城公安分局反诈中心的,您是不是接到电话,自称公安的,说您涉嫌犯罪?您千万别信啊,那都是骗子……”

像这样的劝阻电话,在西城公安分局反诈中心每天都得打出去几十上百个。自今年1月17日开通仅4个月时间,该中心就拦截劝阻电信诈骗案件3500余起,为群众挽回经济损失2000余万元。

为什么血淋淋的教训这么惨,防范宣传这么多,还有人会上当受骗?记者在反诈中心采访后了解到,受骗者对社会上的反诈骗宣传不走心,充耳不闻是关键。而且,骗子们也在不断升级骗术,有的甚至利用个人信息实施“精准”诈骗,更具迷惑性。

冒充公检法诈骗新版本 “警官”视频给你做笔录

时至今日出现的各类电信诈骗手段中,冒充“公检法”诈骗一直是危害性最大的。因为骗子一旦发现事主上钩,就会让其将所有资金汇集起来,“一网打尽”。对事主来讲,几乎就是倾家荡产。

西城分局刑侦支队反电信诈骗中队副队长高玥告诉记者,冒充公检法诈骗最重要的就是要不能让事主与他人接触,深陷于骗子营造的恐惧氛围之中。为了达到这一目的,骗子们也在不断花样翻新,让事主换新手机、视频做笔录都成了“标配”。

前些天,西城分局刑侦支队反诈中心接到了一条疑似诈骗警情,家住西城区的陈女士的手机号被骗子“盯”上了。反诈民警立即给陈女士拨打电话,先是挂断,之后就再也不接了。

“坏了,事主肯定被洗脑了!”为了跟骗子“赛跑”,反诈中心启动了与属地派出所的联动机制,让附近的巡逻车先期奔赴陈女士家拦截。反诈中心的民警兵分两路,有的去陈女士家,有的继续拨打陈女士及其家人的电话。

当民警敲开陈女士的家门,表明来意时,对方一下子蒙了。她在里屋正和另一位“民警”通过视频做笔录呢,QQ视频聊天还开着呢。

真警察就在眼前,陈女士这才醒过梦来,找了个托词将QQ视频聊天挂断,把骗子也拉黑了。

陈女士告诉民警,骗子自称是东城公安分局的民警,还报了名字、警号,说她涉嫌拐卖儿童犯罪。陈女士是个国家工作人员,根本不敢相信自己能跟犯罪沾上边。急于证明清白的她,落入了骗子的圈套。骗子让陈女士买个新手机和新电话卡,只和他联系,跟任何人也不能透露半个字。

高玥告诉记者,以前骗子冒充公检法诈骗还只是在电话里自称公检法人员,随着现在微信、QQ等聊天工具的普及,有些骗子置办假警服,PS警官证,装模作样地通过微信视频聊天给事主做笔录,让事主眼见为实,提高可信度。

有时,为了保证事主不与外界联系,骗子还会要求事主换个新手机单线联系,有的甚至会“命令”事主去宾馆开个房间与世隔绝;一旦听到事主与他人对话,骗子还会要求事主打开免提,监测事主的交流内容。

有的骗子担心让事主将资金转账到所谓的安全账户会惊醒事主,就让事主去银行开网银办U盾,以审查资金为由要来U盾号和密码。事主以为钱还在自己账户里,哪知道,早已经被骗子通过网银转走了。

“子女被绑架”诈骗更精准 勒索时发来“被绑照片”

家住西长安街的吴先生接到一通电话后吓得不轻。对方自称将吴先生正在上学的女儿绑架,向吴先生索要2万元。随后,对方还给吴先生发来了一张她女儿被绑的照片。挂断电话后,吴先生拨打女儿的手机,确实打不通了。

吴先生夫妇急得手足无措,马上就找银行卡。正巧,属地派出所的流管员在吴家做入户调查,流管员听着吴先生的对话越听越不对劲,当即用自己的手机拨打对方号码,发现归属地在福建漳州。

对方肯定是骗子,可此时的吴先生夫妇救女心切,已经听不进去任何劝告。流管员立即向社区民警汇报。

很快,民警赶到吴先生家进行劝阻,告诉他们这是骗局。已经急昏了头的吴先生根本不理会,一边摆手一边说:“我都看见我女儿照片了!”头也不回地冲出家门去银行转账。民警紧追不舍,愣是把吴先生夫妇拽回了家。

回到家,民警又让吴先生拨打女儿的手机,这次通了。当听到女儿亲口说自己在学校上课,安然无恙后,吴先生才惊魂未定地放下电话。妻子在一边抚着胸口,瘫坐在地。

等吴先生夫妇略微平静下来,民警详细给他们分析了这种诈骗的伎俩:“你女儿被绑架的照片是PS的,她手机打不通是因为骗子在给你打电话的同时,也在给她不停拨打电话……”

吴先生一边点头一边还在琢磨,那骗子到底是怎么得到他们父女的电话,还有女儿的照片?

如果不是骗子掌握了孩子的照片和信息,吴先生应该不会这么轻易上当并深信不疑。相较于大部分电信诈骗广撒网撞大运,逮着一个算一个的特点,有些诈骗之所以能够轻易得手,与事主的个人信息泄露密切相关。

高玥说,有些骗子利用事主的个人信息进行有针对性的诈骗,比如,事主开公司,骗子就冒充公检法说涉嫌偷税漏税;事主有孩子接受培训,骗子就冒充老师要培训费。“当骗子能够说出事主的身份、工作单位、家庭住址、家庭成员信息等,诈骗的迷惑性也就大大增强了。”

“刷单诈骗”专对年轻人 “先甜后苦”案件多发

很多年轻人觉得,电信诈骗的主要目标是老年人,离自己很远。不过在采访中,反诈民警告诉记者,骗子已经为年轻的上班族“量身定制”了一种刷单诈骗。

“骗子先是发布有偿刷单的信息,比如,您以往的购物信誉良好,想不想挣点外快?然后给个链接,下单付款完成后截屏发给‘客服’,返款转支付宝。下单买一件几十元的商品,交易完成后就可以挣几块钱。”高玥说,年轻人经常网购,而网店刷单赚信誉这种事也确实存在,所以有的人就放松了警惕。为了占点小便宜,就试一试。

前几次,下单金额都不会很多,骗子也会按承诺返还钱款。经过前期的“铺垫”,骗子才会给事主发一个几千元甚至上万元的大单,当然,许诺的返利也会更多。尝到了甜头的事主此时已经信以为真,扫了骗子的付款二维码,可就再也等不来返款了。

别看刷单诈骗每起案值也就几千、数万元,跟“冒充公检法”诈骗那种损失没法比,但数量不容小觑。高玥说,在西城分局反诈中心接报的全部电信诈骗中,刷单类诈骗已经占到了十分之一,发案数量稳居前五位。

最无奈被骗事主不听劝 为消气民警吃冰去火

高玥颇有点无奈地告诉记者,虽说随着这些年不断的宣传,社会大众对电信诈骗的认识已经有了很大提高。但很多受骗的事主对于反诈骗宣传,却根本不走心,觉得离自己特别远,放松了警惕。

因为骗子通过威胁等话术给事主洗脑,不让事主相信任何人,甚至明确告诉事主会有人自称反诈民警不让其汇款,一定不要理会。在这种情况下,当接到劝阻电话时,经常有事主对真民警出言不逊,甚至骂他们是骗子。高玥有些哭笑不得地说:“一个是变着法儿地让你出钱,一个是死乞白赖拦着你转账,哪个是真警察这不是明摆着嘛?”

“当遇到事主执迷不悟时,真让人起急冒火。”高玥说,有的同事专门置办了一个制冰机,平时打完电话就吃点冰去去火。

“最多的一天,我们反诈中心接到了392个疑似诈骗警情,我们十几个人,把所有工作全停下来,从早上8点一上班到晚上10点多,一刻不停地打电话劝阻,打不通电话或者劝阻不听的还得联系事主家人,或是协调上门劝阻。最后大家嗓子都哑了,但确保了将近400个事主都没有上当。”高玥说。

反诈中心很多工作人员都是“90后”的年轻人,但在拦截诈骗这个工作上很有责任心。天天看着这么多人上当受骗,那是打心眼儿里着急,办法想尽。

有一次,反诈中心工作人员皮继东在给事主打电话时,通过呼叫等待音的细微差别听出了事主的手机被呼叫转移了。

呼叫转移是骗子不可能单方面完成的,必须有事主发送验证码才行。所以,设置了呼转就说明事主已经“上套”了。这时候,再想通过打电话“叫醒”事主已经是不可能的了。皮继东打算联系事主的家人,却没有查到相关信息,给事主发微信也没有通过验证。

“电话被呼转了,但短信收的到!”想到这儿,皮继东赶紧通过反诈中心的短信平台对事主进行“短信轰炸”。

“这时候不能再用那种‘官方’的制式提示,容易被事主当广告或垃圾信息忽略,一上来就得叫名字,得用大白话说才能被注意。”皮继东说,他在短信中直接告诉事主,他的手机被呼叫转移了,还把骗子的话术也写出来,告诉他公安机关就不会审查账户资金,让事主千万不要汇款,还留下了反诈中心的电话,让事主一定回电。

十几条短信发过去,事主真的打过来了:“您短信里写的跟我遇到的情况还真一样,您放心,我不会上当了。”

有时,反诈民警也会接到诈骗电话,这时候他们反倒很“配合”地跟骗子多聊会儿,套套话,好知己知彼,了解更多骗子的套路。

防范诈骗这事关键得靠当事人不听、不信、不转账。为了更好地开展防范宣传,反诈中心专门有一个民警常年下社区、去学校、进企业去宣传,让小区里的大爷大妈了解电信诈骗,让学校里的小朋友们把防范宣传带回家,给单位的财会人员发告知书,让他们死守财务制度。

有时候,民警甚至穿上长衫大褂,拿着快板说数来宝,变着法儿用喜闻乐见的形式,让防范宣传深入人心。反诈中心录制的三期公益宣传片,总浏览量已经达到了170万余次,都收到了良好的宣传效果。(本报记者 孙莹文 西城警方 供图)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评论 0

  • 还没有添加任何评论,快去APP中抢沙发吧!

我要评论

猜你喜欢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