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说|廖洪玉:一枚金戒指

四川小小说 2019-05-16 11:19 31821

廖洪玉(广东中山)

要不是男人出了事,珍珍是不会回来找那个被她叫作木头的男人。

珍珍进屋时,木头正低着头,对着那一块老木头敲敲打打,衣服上满是木屑,头发乱麻一般,看上去像个要饭的。

看着曾经和自己生活过几年的木头一样的男人,珍珍心里有些发酸,说:“你就不能改变一下,让自己过好一点吗?”

男人听出是她的声音了,头也没抬,淡淡地说:“我过得很好啊!”

“这样子还叫好?”珍珍冷笑了一声。

“我就喜欢这样。”男人继续敲打着木头。

他比木头还固执,不然,五年前,珍珍就不会和他离婚了。

当初,他可不是这样的。那时,他是个干农活的能手,每天早出晚归,把地里打理得井井有条。直到有一天,在山脚开荒挖到一大堆老木头老树根,就完全变了。他把老木头老树根搬回院子,一天到晚翻翻看看,嘴里还叽哩咕噜的说些什么,再也不下地干活了。

珍珍问他:“这些没用的东西,能给你衣穿饭吃吗?”

他说:“我想做我喜欢的事,知道吗,我祖上是搞木雕的,村里很多老房子梁上的花花鸟鸟都是我爷爷雕的,我小的时候,爷爷也曾经教过我木雕,爷爷死后,遇上文革破四旧,我不得不放下了祖传的这门手艺,连刀具都卖了。现在,我想重新操旧业。”

“爷爷都去世那么久了,又没人教你,能学会吗?再说,现在的人都建水泥楼了,谁还请你去雕花花鸟鸟?”珍珍撇了一下嘴巴。

他说:“我不是为了钱。”珍珍气得直跺脚。

他几乎将所有的时间都用在木雕上。村里有的人种柑桔,有的人养鱼,有的人外出打工,生活一天比一天滋润起来,一幢幢新楼房代替了原来的旧瓦房。他熟视无睹,买来了雕刻方面的书,依然不分昼夜地对着老木头研究。还买来各种各样的刀具,在老木头上敲敲打打,挖挖刨刨。珍珍气得干脆叫他木头。

“木头,家里没盐了,去买一包吧。”

“你去吧,我没空。”

“木头,今天二叔公生日,我们一起去送份子钱。”

“你一个人去吧。”

忍无可忍的珍珍觉得再也过不下去了,说:“我们离婚吧。”

正在雕木头的他心平气和地回答:“好吧。”

珍珍把写好的离婚协议书放在他的面前,他随手就签了。

走时,珍珍什么也没带。不是不带,有什么带的呀?

五年过去了,如珍珍所料,他还是个木头,还是原来的老样子,家还是原来的家,人还是一样的人,就连穿的衣服也是五年前那一身。

珍珍磨蹭了很久,才说:“和你结婚时,妈给了我一枚金戒指作嫁妆,放在房间的抽屉里,离家时,我没带走。”

木头头也不抬,说:“哦,我不知道,你拿去吧。”

从房里出来,珍珍说:“那时,我担心走了后,你没饭吃,留给你的,哪知道你一直没动,也好,我现在正需要。”

木头依然低着头,说:“需要就拿走吧。”

珍珍说:“我又结婚了,男人那天下班开摩托回家,路上出了事,伤得不轻,需要很大一笔钱,向很多人借过,还是不够,不然,我是不会来的。”

“知道。”

这时,门外忽然来了一辆白色的小轿车,一个穿西装的男人进门就对木头说:“师傅,我订的货做好了吧?”木头随手一指,说:“好了。”西装男人捧起一件精雕细刻的木雕,随即喜笑颜开:“太好了,太好了,我非常满意,师傅,多少钱?”

木头说:“你看着给吧。”西装男人说:“做得这么好,给你九千吧。”说着把一叠钞票放在旁边的凳子上,转身走了。西装男人刚走,门外又来了一辆银色小轿车,走进来一个穿皮夹克的男人。“老板,有货吗?我想买一件。”木头说:“都在这里,你自己选吧。”一会儿,皮夹克男人抱起一个木雕,说:“我要这个,多少钱?”“你看着给吧。”“八千吧。”皮夹克男人把一叠钱放在凳子上就出去走了……

接连有四五个男人来买木雕,凳子上的钱越堆越高,估计都四五万元了。

“你刚才说钱还不够是吧?这些你都拿去吧。”这时,木头忽然抬起头,指了指凳子。

珍珍眼眶突然有些潮湿,嗫嚅着:“我,我我……”木头看了看她,抱过一只木箱说:“如果还不够,这里面还有。”

当木箱打开的时候,珍珍惊愕不已,她看到木箱里装满了钱,全是百元一叠的。木头说:“都是客人留下的,要多少,你自己拿吧。”

“进锋——”珍珍禁不住叫出了木头的名字,她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泪水一下子涌了出来。

(四川省小小说学会)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评论 1

  • fm8584gh 2019-05-16

    [得意]

我要评论

猜你喜欢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