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宜宾乡政府命案:凶手行凶后服毒获救,亲属称其精神不正常

上游新闻 2019-05-16 10:17 37139

5月15日19:00,四川省宜宾市高县双河乡政府人员公示牌上,“傅林”(化名)的名牌被其同事摘下,傅林的生命也永远定格在了25岁。

四川省宜宾市高县公安局5月15日中午通报称,高县双河乡52岁的村民李华(化名)当天早晨8点20分左右,在双河乡政府将随身携带的硫酸泼向两名工作人员,又拿出钢条对另一名工作人员傅林进行殴打,傅林严重受伤,送往当地医院后因抢救无效死亡。犯罪嫌疑人李华在行凶后曾试图服毒自杀,后续送医后恢复了意识,目前当地警方正在对其进行调查。

高县公安情况通报。

上游新闻记者(报料微信号:shangyounews)了解到,傅林2018年7月以岗位第一名的成绩,通过宜宾市事业单位公开招聘考试,进入高县双河乡社会事务服务中心工作。除了乡政府的本职工作外,傅林偶尔还以通讯员的身份,在各级媒体上发表双河乡的宣传稿件。让所有人没有想到的是,傅林现在自己成为了新闻的主角。

犯罪嫌疑人李华的多位亲属证实,李华2018年夏天从浙江返回了高县,平日里自己一个人居住在农村祖屋里,“性格较孤僻、偏执”,是李华给接触过他的人留下的共同印象。

事发的双河乡政府。摄影/上游新闻记者 胡磊

25岁女孩被钢条殴打致死 曾获团中央表彰

5月15日晚间,上游新闻记者在高县双河乡政府事发现场看到,双河乡政府内外的警方封锁线已经解除,但警方仍在乡政府附近了解情况。19点28分,有警员从双河乡政府内骑出了一辆两轮摩托,当地村民告诉上游新闻记者,李华15日早上就是骑着这辆摩托车来到双河乡政府行凶的。

根据高县警方的通报,李华15日前往乡政府的目的是找乡司法所“解决问题”,因司法所未上班才前往同一个大院内的双河乡政府行凶的。双河乡司法所几位女性工作人员,对于发生在身边的凶案仍然心有余悸,婉拒了记者的采访。

双河乡司法所一位男性领导对上游新闻记者表示,自己直到事发都不认识甚至没有见到过李华,“只来咨询过一次,之后再也没有找过我们了”。对于李华因何事找司法所,目前仍然没有准确说法。

上游新闻记者在双河乡政府注意到,双河乡政府工作人员已经将傅林的名牌从双河乡政府人员公示栏上取下。双河乡政府附近的群众告诉上游新闻记者,他们对傅林印象不深,“只知道才考上公务员不久”。

上游新闻记者获悉,傅林今年25岁,毕业于四川财经职业学院,曾在2017年获得共青团中央等部门颁发的“大学生服务西部计划优秀志愿者”称号。

2018年7月17日,高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发布了《高县2018年第一次事业单位公开招聘拟聘用人员公示(第一批)》,大学专业为工商企业管理的傅林,以70.16分的成绩获得了岗位第一名,进入高县双河乡社会事务服务中心工作,担任工作员的职务。

双河乡乡政府负责人对上游新闻记者表示,目前他们正在配合包括纪委、警方在内的多部门的调查,对于具体问题目前还不方便透露,高县宣传部门将适时披露相关的情况。

在网络上,现在仍然能够看到傅林以通讯员的名义发布的双河乡宣传稿件,文字、图片都由她一个人署名。年轻的傅林可能永远都没有想到,她有一天竟然也成为了新闻事件中的遇害者。

警方从乡政府骑出疑似李华作案用的摩托车。摄影/上游新闻记者 胡磊

嫌疑人亲属:他打工返乡后性情大变

高县警方在15日中午发布的通报中透露,犯罪嫌疑人李华是双河乡本地人,今年52岁,李华对于自己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

说起李华,双龙乡场镇上的居民都很熟悉,“偏执、孤僻”是居民们对李华的共同印象。双龙乡政府旁的杂货店老板张洁(化名)向上游新闻记者回忆说,李华曾在自己的店里购买了一个价值60多块的电饭煲,买回家一个多月之后,他回到店里投诉称电饭煲不能使用。张洁当着李华的面将电饭煲插电实验,发现电饭煲是正常的,遂拒绝给李华退货,李华随后又声称电饭煲漆面有瑕疵要求退货,张洁害怕李华作出过激行为,于是同意了李华的无理要求,“我当时幸好给他退了,不然不知道他会不会杀我”。

在距离双河乡政府不远的一处民房中,上游新闻记者见到了李华的弟弟李东(化名)。李东对上游新闻记者表示,哥哥李华在2018年夏天从浙江打工回家后,因为各种琐事和自己多次发生矛盾,“感觉和他出去打工之前换了一个人一样,和哪个都处不好”。李东遂在今年年初离开了农村的老屋,带着孩子到双河乡街上租房居住。李东怀疑,哥哥李华从浙江打工回来之后,精神状态“有问题”才会闯下大祸。

犯罪嫌疑人的弟弟李东表示哥哥最近一年性格大变。摄影/上游新闻记者 胡磊

据李东介绍,李华早年间和妻子生了一个女儿,在女儿几个月时妻子便离他而去,女儿在成年嫁人之后很少和李华联系,平日里李华都是一个人居住。5月15日中午,正在地里做农活的李东收到警方的电话,被告知哥哥李华在乡政府行凶,李东对记者表示,“我们两兄弟走到路上遇到了,他招呼都不会给我打一个,他怎么会给我说他要干坏事,我们好久都没打过交道了”。

李华事发前居住在高县双河乡崇新村7组一栋平房中,经济条件在崇新村算较差的。上游新闻记者注意到,李华的房屋上都被随意的写上了大大小小的文字,和崇新村整洁的村容村貌显得格格不入。

李华在自家墙上留下的文字。当地村民供图

李洁和李华的弟弟李东都持有相同的观点:犯罪嫌疑人李华在2018年夏天回家后,精神出了毛病。李华的侄女李洁(化名)告诉上游新闻记者,李华房子上的字都是他自己写上的。2018年夏天李华回家后,她曾经主动给李华打过招呼,但没有获得李华的回应,从此之后相邻的两家亲戚便没有了往来。平日里李华不上街的时候,他就一直呆在自己的矮平房中,既不干农活也不做其他的事,“谁都不知道他在里面干什么”。

5月15日事发之后,崇新村村干部一直守在李华的家附近,阻止陌生人靠近以及拍照。当天天黑后,李华家附近仍有警员在调查。

高县县委宣传部5月15日晚间对上游新闻记者表示,相关现场勘查、调查取证、善后工作正在全力开展,此案件的后续情况将在核实清楚后及时对社会公布。

上游新闻记者 胡磊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评论 0

  • 还没有添加任何评论,快去APP中抢沙发吧!

我要评论

猜你喜欢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