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最愚蠢的励志,就是抛弃善良

卢璐说 2019-05-15 11:10 28723

优雅,原来是一种生活!

卢璐说

图片来自网络

2019年05月14日 周二

每天中午13点08, 给我10分钟

卢璐说

法国人好像有一种“马拉喀什”的执念,这个城市出现在很多小说、歌曲和电影里,以至于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都以为它才是摩洛哥的首都,所以我游览马拉喀什,我订了一天的导游。

早上九点,司机先送我们去了马约尔花园(Jardin majorelle)说:“我现在去接导游,你们出来发微信。”

马约尔花园就是伊夫圣罗兰的蓝色花园,种了一百多种奇异的仙人掌,到处都是翠竹,非常美。我们出来已经快11点了。我发了微信,Saïd说:“导游走过来接你们。”

等了一会儿,一个五十几岁,清瘦的女人走着导游专用的凌波微步,在满是行人的小街上,左钻右闪,但不失仪态地走了过来,问:“卢先生,卢太太?”

她穿着长袖夹克外套和卡其布长裤,拢扎着已经灰白的长发。她是我这次在摩洛哥看到的,年龄最大,在街上不穿长袍不带头纱的阿拉伯女人。

要知道,长袍和头纱对于穆斯林女人来说,不仅仅是传统或文化,更是原则和规矩。

她带我们穿过人群,边走边抱怨地说:“我已经在车里等了一个小时了,这个司机真菜鸟,这个点儿去老城,要排很久的队!”

终于上了车,她笑容可掬地自我介绍:“我是Nabila,在马拉喀什已经做导游26年了。孩子们,我知道这个城市里所有公主和王子,天方夜谭的秘密哦!”孩子们开心地叫起来,气氛一下子就跳跃了起来。

接着,Nabila给我们讲了马拉喀什的历史民俗,还穿插了几个小故事,清晰、准确而且风趣。26年的导游经验不是盖的,真专业!

讲完也到了老城区,Nabila说:“我建议,我们先去参观传统集市和手工作坊,下午游客少些,我们再去景点参观,这样可以节省排队的时间。”

参观集市和作坊,就是去购物,但她说的很合情理,看看外面的大日头,我们也就同意了。她带我们去了天然香料店和羊毛地毯店。

羊毛地毯店很神奇,外面很普通,进去后,有几层楼那么高,空着的中庭,挂满了地毯。

老板特热情,让两个伙计打开了几十块地毯给我们看,可价格比我们之前,看到的贵四到五倍还不止。

我们什么也没买,不过Nabila气度很好,完全没有流露出失望的神态。所以,这并没有影响到大家的情绪,一起去吃午饭。

Nabila吃得非常素敛,蔬菜沙拉和一杯鲜榨橙汁。我说:“怪不得,你不但瘦而且身轻如燕。”

在摩洛哥,中年以上的女人,因为常年不运动,并吃太多浸满了蜂蜜和杏仁的甜食,常常胖到臃肿,连走路都难。

她有点骄傲地说:“我今年52岁了,很少吃甜食。每天带客人,至少要走八公里。”

Nabila给我们讲,她在怀孕的时候,被村里另一个男人,看到没有带头纱的样子,被丈夫抛弃了。她只能住在村外,一间荒废的土屋里,即使母亲,也只能趁着天黑,来给她送点吃的。

没有人给她接生,是她自己生下了女儿。为了不让女儿饿死,她带着女儿,乞讨两个月,走到马拉喀什。

我真的无法想象,那居然是1987年的事。在马拉喀什超过四十度的中午,我毛孔悚然地听着她的故事。

她没钱,没朋友,没家人,拼命工作,有时甚至要跟流浪猫抢夺垃圾。

那时候,导游是高收入,十法郎的小费,就能抵上她在饭店厨房打杂一周的工资。但26年前,一个女人抛头露面,做要和陌生男人讲话同行的导游,很容易引起非议。

在她开始做导游的时候,人们冷落她,诽谤她,说她是妓女,一路睡过来。作为一个女人,为了活下去,有再多的委屈,也只能忍下去。

现在,她不仅业务水平超高,有专业的导游资质证,而且接待过很多高端的客人,甚至政界要人。

最让她骄傲的是,她的女儿32岁了,法国留学回来,成了正式挂牌的医生,这才是对她人生最大的回馈。而这些都是她一辈子,一步步,跪着乞讨着,爬出来的。

现在只要她和女儿一起回到她们的小村子,全村人都来求她女儿看病,平常也会给她家人送礼物。

她说这话的时候,紧张的表情放松了下来,眉毛扬起来,有一种欣欣然地舒适。我终于懂了,为什么我们有个成语叫做:扬眉吐气。

她看着我说:“太太,你知道吗?在这里女人如尘土般的不值钱,然而作为女人,最可怕并不是世界对你的嫌弃,而是自己对自己的放弃。其实只要努力抗争,即使一无所有,也总有个门,让你走出去!”

Nabila讲得很平静且从容,但在她的平静之下,我能感受到曾经那些过不去的绝望与痛苦。

她在我的眼前,渐渐地泛起光来,是一种有高级感的哑光,因为她那些苦难与血痕,被慢慢地风干、沉淀,变成了披在身上的战袍,一种令人尊重的价值。

吃完饭,Nabila带我们去参观。她不仅讲解得专业,连宫殿里一切都很熟悉。期间,我想去洗手间,很多人在排队,她立刻带我去了另一边没有标识的洗手间,没有人。

在异国风情的宫殿里参观,我们迷恋着整面马赛克墙壁,各种小型喷泉和挂满了橙子和柠檬的庭院。

可每次Nabila讲完之后,就催着我们快走,且十分笃定地说:“太阳太大了,孩子要中暑了,最精妙的地方,我都讲了,你们不会有遗憾。”

她言行很强势,不容商量,生活已经把她锻铸成一块实心带刺的铁,一定要跟着她的脚步,服从她的指令。

于是,我们跟着她走马观花,很快地参观了两个最主要的景点,然后Nabila说:“孩子们累了,与其再参观那些大同小异的景点,不如去参观一个皮具作坊或者陶瓷馆?”

孩子们都还好,正在广场上满地跑。我和卢先生商量了一下,我们不想去购物,要说继续参观,Nabila一定催得更紧,不会尽兴。我们说:“要不今天就到这里吧”。

我小声给卢先生说,“给100小费吧。”

那时候才下午三点多,我们觉得,工作了不到四个小时,还包括一个小时购物,一小时吃饭,这天,对Nabila来说相当轻松,她应该很开心吧?

卢先生拿了500迪拉姆给Nabila,大约等于四百人民币。

可Nabila说:“不对。“她是每两个小时400,加上她在车里等我们的一小时,我们要付1200迪拉姆,大约一千块人民币。

我曾经查过,在摩洛哥,对法语导游来说,400一天已经是不错的价格。看到我们惊讶的神情,Nabila也觉得有点过分,说:“等的那个小时不算,800吧。”

她是包车公司订的,我们给包车老板打电话,他立刻就炸了,我把电话给Nabila。他们说了很久,最后Nabila走过来说:“你们按照400付,剩下的包车公司会补给我。”她说这话的时候,使劲扬着头,仿佛是赢了一场战争。

卢先生给了她400,看了看我,还是把100的小费也给了她。我们就地分手,此生不会再见。

上了车,司机Saïd一劲儿地跟我们道歉。他告诉我们说,这是他们的第一次合作,也是最后一次。

有时候游客自己谈价格,导游会玩猫腻,把日薪变成时薪。可是跟同行定价格再变卦,他们也是第一次遇到。这是一种侮辱,他们会告诉所有的同行。

我问:“那你们老板会给她400迪拉姆吗?”

Saïd说:“怎么会呢?”

卢先生说:“Nabila最后变卦,估计是我们没有购物,没拿到回扣。”

在地毯店,卢先生走在最后面,地毯店老板拉住他,递了张名片,压低声音说:“别人导游都拿30,你家导游要拿60,有看好,等下回来,我们重新谈价钱。”

Saïd告诉我们,在等我们那个小时里,Nabila也给他讲了她的故事。

在欧洲住过14年的Saïd说:“虽然我是摩洛哥男人,我承认她真的很苦。就算她是个不幸的女人,可规矩就是规矩。在做个女人之前,你总先要学会做人!”

车开在阿特拉斯山脉上,飘着朵朵的白云。风景如画,我却一直在想着Nabila的故事。

这个矛盾到滑稽的故事,却让人性悲凉到极致。

我不知道她究竟吃了多少苦,才从自己的无底洞里,如爬虫一样爬出来,巴巴地守着自己的利益,忘记了自己还有做人的权利。

我们总是说,你最弱的时候,坏人最多。每个人都要强大起来,练出一个重重尖锐的外壳,不停地斗争,才能继续活下去。

然而,有多少人打着打着,连心都固化成了一整块带刺的实心铸铁?已经忘记了什么叫做善良,什么叫柔软?

“作为女人,最可怕并不是世界对你的嫌弃,而是自己对自己的放弃。”Nabila自己说的一句话,有多讽刺?

在浮躁的人生中,苦难总会褪去,请一定要相信善良的力量,这才是救赎一生的钥匙,让我们扬眉吐气地走下去。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评论 0

  • 还没有添加任何评论,快去APP中抢沙发吧!

我要评论

猜你喜欢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