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融基金半数权益产品袖珍 “一拖多”问题严重

网易 2019-05-15 09:25 30450

总经理悬空、督察长换人、基金经理孔学兵、沈潼相继离职,中融基金在人事不稳的同时,权益投资短板问题也正在凸显

原总经理杨凯离职后接任者还未落定,中融基金的人事更迭陆续有来。4月25日,该公司发布公告称,担纲中融基金督察长不足5年的向祖荣因个人原因离职。同日,曹健被任命为督察长。

与高层的动荡相妨,该公司的基金经理队伍也不安稳,今年以来孔学兵、沈潼已相继离职,这让本就薄弱的投研力量更加雪上加霜。

截至2019年一季度末,中融基金管理规模为753.56亿元,较去年增长267.09亿元,主要贡献来自于债券型基金和货币型基金,而权益类基金则成为公司发展的短板。

就总经理接任者及权益基金业绩等问题,《投资时报》向中融基金方面发送沟通提纲,但截至发稿未收到回复。

代任即将到期总经理仍悬空

2019年以来,公募基金公司高管变动时有发生,中融基金也是其中之一。

4月25日,中融基金公告宣布,原督察长向祖荣因个人原因离职。同日,曹健被任命为中融基金督察长。据了解,曹健于2012年9月加入道富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筹备组(中融基金前身)。

除了督察长变更,中融基金原总经理杨凯已于2月11日离职,由于新任总经理尚未到职,目前仍由董事长王瑶代任。

根据《证券投资基金管理公司高级管理人员任职管理办法》规定基金公司高管代为履行职务不得超过90天。自原总经理离职至5月2日,中融基金总经理一职已由董事长代任81天,但目前接任者仍悬而未决。

作为一位“投研派”总经理杨凯曾公开表示:“我们的目标就是通过三个五年的时间,发展成为一个综合型的基金管理平台,跻身中国基金行业前列。”

据了解,在杨氏任职期间,中融基金管理规模确有明显增加,但主要依靠固收类产品推动,而更体现公司投研能力的权益类产品规模不升反降。

权益类基金普遍袖珍

成立于2013年的中融基金,曾凭借分级基金和固收类基金做大规模,但主动权益类基金始终为其明显短板。

天天基金网显示,截至2019年一季度末,中融基金的权益类基金管理规模仅24.9亿元,较上年同期减少12.56亿元。

随着管理规模缩水,迷你基金不可避免地出现。特别是在主动权益类基金中,今年一季度末,总计18只产品(各份额合并计算)中多达10只管理规模已在清盘线以下,包括中融量化小盘A/C、中融融安、中融鑫起点A/C、中融产业升级、中融量化多因子A/C、中融鑫思路A/C、中融物联网主题、中融量化智选A/C、中融融安二号、中融医疗健康精选A/C。

其中,中融鑫起点、中国融安规模甚至均低于200万元,而中融基金旗下管理规模最大的权益类基金中融核心成长,规模也不过3.89亿元。

《投资时报》研究员注意到,目前管理规模迷你的基金中,不乏募集金额较高的基金。譬如,2019年一季度末管理规模最小的中融鑫起点,成立时规模达50.06亿元,而在规模缩水过程中机构投资者撤退明显。以该基金C类份额为例,自2015年末至2018年年中,机构投资者持有比例均在95%以上,而到了2018年末,机构投资者持有比例为0,该基金管理规模随即下滑至清盘线以下。

伴随主动权益类基金规模缩水,在积极保壳和消极清盘之间,中融基金显然倾向于后者。譬如,中融基金在2018年清盘的融鑫产业和中融强国智造均由基金份额持有人大会表决通过。而就在清盘危机出现的同时,该公司在去年还新成立了三只主动权益类基金。

进入2019年,中融基金又发行了两只主动权益类基金,分别是中融策略优选A/C、中融智选质量股票A/C,基金经理分别为解静、易海波。

“一拖多”问题严重

除了管理规模滑坡,优秀基金经理持续缺失也是中融基金当然面临的较大问题。

天天基金网显示,目前中融基金共有13位基金经理,不仅存着跨界管理固收及权益产品的现象,“一拖多”问题也凸显出来。比如,基金经理易海波、解静是管理主动权益类产品的主力,二者均管理着四只基金,且分别是新基金中融智选质量股票A/C、中融策略优选A/C的基金经理。

公开资料显示,易海波于2016年加入中融基金,现担任该基金公司副总经理。2017年以来,其陆续管理了中融量化多因子A/C、中融量化智选A/C、中融智选红利A/C和中融量化小盘A/C四只基金。

易海波管理着中融基金旗下全部的量化产品,这与其从业经历不无关系。2007年4月至2016年11月,易海波曾就职于招商证券,历任研究发展中心金融工程研究员、理财投资部量化投资经理、量化投资部总经理。

Wind数据显示,截至今年5月9日,除了中融量化多因子A/C任职回报率分别是-20.07%、-9.2%,中融智选红利A/C分别为-5.28%、-5.89%,其他两只基金任职回报率均为正。

不过,截至2019年一季度末,易海波所管理的基金产品除了2018年成立的中融智选红利A/C管理规模为2.41亿元,其他三只产品均低于5000万元。

相比之下,另一位基金经理解静身上的担子更为吃重。除了单独及参与管理四只主动权益类基金,其还有参与管理一只债券型基金。

解静于2014年加入中融基金担任基金经理,不过截至5月9日,其所管理的中融国企改革、中融融安、中融融安二号和中融沪港深大消费A/C四只权益类基金任职回报率均为负。

以管理规模最为迷你的中融融安为例,该基金2019年一季度末管理规模仅为182万元。在解静管理的两年零82天里,任职回报仅有-11.91%,低于同类平均水平。今年以来该基金净值增长率为4.44%,同类排名为1259/1822。

从该基金的操作来看,2017年四个季度股票市值占基金净值的比例分别为0、0.24%、33.48%、21.52%,如此之低的股票比例导致该基金踏空当年的蓝筹股行情。2018年虽然管理规模持续缩水,不过其股票净值比例却远高于2017年,2018年末股票市值占比升至55.92%,但当年的市场行情持续低迷。

2019年一季度末,该基金股票净值占比56.7%,配置方向涵盖成长与价值类股票。

今年以来,中融基金明星基金经理孔学兵以及曾经“一拖13”的沈潼均因个人原因离职,该公司的基金经理队伍也更显单薄。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评论 0

  • 还没有添加任何评论,快去APP中抢沙发吧!

我要评论

猜你喜欢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