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李兰春:大树

封面新闻 2019-05-14 14:49 34198

李兰春(射洪)

1960年代,老爸是射洪县金华镇独一无二的汽车司机。孝顺的老爸想方设法找机会拉货回家,看望多病的婆婆。一路上,总会为赶路的老人孩子停下车,载他们一程。

我读幼儿园时,老爸还在石棉矿开车,一两个月回来一次。我只要听见汽车的喇叭声,就蹦蹦跳跳高喊:“爸爸回来咯,爸爸回来咯。”

老爸回来,我们家的故事会就鸣锣开场,家里家外被挤得水泄不通。有故事听,有好吃的,好开心。

老爸回单位时,我就大哭特哭。老爸心最软,许多时候把车开走了,又倒回来,把我带上。

石棉县的冬天格外寒冷,出去赶集,老爸总是用厚厚的棉衣把我裹住,然后背在背上。遇见熟人问他:“李师傅,你背上背的啥?”老爸响亮地说:“背的蠢猪,哈哈哈哈。”

老爸看我小手冻得通红,就吃了几天干馒头,节约了5元钱,给我买了一件朱红色的绒衣。这件绒衣成了我们家的传家宝,最后轮到小弟穿的时候,已是补丁摞补丁的褂褂了。

小学的时候,我喜欢看《闪闪的红星》,特别迷恋潘冬子。有一天我生病了,躺在被窝里,听到喇叭声,知道是老爸回来了。

迷迷糊糊地,我感觉一个热乎乎的锅盔放在手上。我最喜欢吃锅盔了,一下坐起来,发现枕边放了一本我梦寐以求的《闪闪的红星》。

老爸用硬硬的胡须挨着我的脸,温柔地说:“蠢猪,你的病该好了吧?”我忙不迭地说:“好了,好了,谢谢爸爸。”翻筋斗爬起来找小朋友炫耀去了。

中学的时候,老爸给我买了一本《飘》,我特别喜欢,尤其喜欢这句话:“太阳每天都会升起,明天又是新的一天,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后来,老爸从石棉矿调回绵阳养路总段,离家更近了。我和老爸一样都很喜欢看电影,老爸带我看的《城市之光》记忆最深。从那时起,我开始迷恋卓别林,喜欢他的幽默,含着眼泪的笑。

老爸希望我能圆他的大学梦,他有好多次机会读大学,都因家庭太困难放弃了。可我高中毕业没有预选上,又向往乡村生活,渴望当一名乡村女教师。老爸再次妥协,送我到了西坪五村去代课。

耍朋友时,男朋友是我的高中同学,又是一名军人。老爸给我们买了许多唱片,如《望星空》《十五的月亮》等。老妈给我们酿了很多香甜可口的米酒,喝着美酒,听着音乐,我们的感情很快就被催熟了。

时光荏苒,老爸已经走了快5年。我想成为老爸那样的大树,为儿女撑起一片蔚蓝的天。

【作者简介】

李兰春,笔名天一山人。四川遂宁陈子昂研究会会员。作品散见于《文化遂宁》《射洪文艺》《大孝目连》《陈子昂研究报》等报刊杂志。

【“时光”栏目征稿启事】

讲真实故事,自己的,他人的,都可。字数控制在1200字内,原创首发。面向四川省内征稿。勿用附件,标题务必注明“时光”。部分作品会被华西都市报《宽窄巷》副刊选用。投稿信箱:huaxifukan@qq.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评论 0

  • 还没有添加任何评论,快去APP中抢沙发吧!

我要评论

猜你喜欢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