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说|赵新:鸡不叫,天也明

金麻雀文选 2019-05-10 10:15 33387

赵新/文

村子里没了鸡,不,是村子里没了公鸡。

二倔老汉很不平!二倔老汉怎么也搞不明白,村里人生孩子那么喜欢生儿子,生了儿子就敲锣打鼓放鞭炮,就喜气洋洋摆宴席,而养鸡偏偏讨厌养公鸡!这几年村里人抓钱抓得红了眼,只要买鸡的一进村,人们噼里啪啦的就把公鸡卖掉了,好像那些公鸡是祸害,是瘟疫!结果情况就惨啦,人们在街面上见到的都是些柔美的走起路来摇摇摆摆的母鸡,而没了那些挺胸昂首阳刚气十足的公鸡。

二倔老汉想,人们糊涂啊,人们短见啊,没有男人能有女人吗?没有公鸡能有母鸡吗?只有母鸡没有公鸡了,这世界还叫世界吗?

没了公鸡,二倔老汉的生活就寂寞了许多,孤独了许多,冷落了许多。前些年每到黎明时刻,村子里的公鸡争先恐后地唱起来,高亢嘹亮,深沉悠远,那此起彼伏的声音号角一般振奋精神!伴着那声声歌唱,露珠掉下来了,雪花飘下来了,风儿刮起来了,雨丝洒下来了,星儿退了,月亮落了,东方白了,东方红了,那是多么美妙多么和谐的一幅图画!那是多么悦耳多么动听的天籁!听着那一遍一遍的歌唱,躺在被窝里的二倔老汉就能判断出天是几更几点了,是不是该点那锅旱烟吸了,是不是该起床了,起床之后该做什么活路,是该浇水还是该锄苗,是该播种还是该收获。可是现在突然没了那歌唱,二倔老汉的心里一片茫然,一片空虚。黑洞洞的天,谁知道屋子外面是什么样的世界?

好在自己家的那只大红公鸡还没有被卖掉。那只公鸡本来雄壮矫健,英姿勃发,威猛果敢,不可一世,可是因为“硕果仅存”,形单影只,早已经变得畏首畏尾,蔫头耷脑,没了一点血性,早晨的啼叫细若游丝,或者干脆明哲保身,不打鸣,不啼叫。有一次二倔老汉看见那公鸡追逐一只母鸡,眼看就要追上了,公鸡却突然停了脚步,呆头呆脑地愣了一刻,又乖乖地返回来了。二倔老汉想,你呀你呀,你是被吓怕了,学狡猾了,你生怕被我当公鸡卖掉!

二倔老汉心里很不好受,随即指着那公鸡骂了一句:熊样,你还是公鸡吗?

二倔老汉便叮嘱女人说:你听着,咱就是穷得要饭吃,咱们家的那只公鸡也不能卖掉!

女人说:人家的公鸡都卖了,咱们还……

二倔老汉说:人家是人家,咱们是咱们,咱们不跟别人比。

女人说:要它没用,白拉扯它,卖了它咱倒清静些!

二倔老汉说:那你把我也卖掉,家里不更清静?

女人笑了:你净讲笑话!卖了你我怎么过日子?

二倔老汉说:谁跟你讲笑话?天底下阴阳平衡男女相合才是章法,你卖了它就没有章法了!听见了没有?

女人说:听见了,听见了,不就是一只公鸡嘛。

女人到底还是把那只公鸡卖掉了。那天二倔老汉去城里赶集,等天黑回来时,院子里已没有那只公鸡了。二倔老汉房前房后地找呀找呀,找到星星眨眼了,找到月亮出山了,还是没有找到那只鸡。女人见他心疼得满眼泪水,这才知道自己真的做错了,这才吞吞吐吐地告诉他,那只鸡傍晚的时候被她卖掉了,卖给了五里铺村的刘守堂。女人说,她本来也不打算卖掉这只鸡,可是刘守堂给的价钱很高,人家一说她就没了主意……

女人知道二倔老汉的粗暴脾气,低着头站在那里,准备挨骂。

可是二倔老汉没有发火。二倔老汉忽然发现女人的状态很像那只蔫头耷脑的公鸡,让他的心里一片酸涩。二倔老汉平心静气地问道:他娘,咱家里缺钱花吗?

女人说:不缺。咱有钱。

二倔老汉说:不缺钱你还卖它?咱们村好几百户人家,就剩咱这一只公鸡了,它还不够可怜哪?你还非得赶尽杀绝吗?

女人说:人家买鸡的说,鸡叫天明,鸡不叫天也明……

二倔老汉说:你听他的话?他那是给他的买卖做广告!明是明,可是明得味道不一样,明得感觉不一样,明得心情不一样;明得不是滋味,明得差了成色!

这天晚上二倔老汉没有吃饭,尽管他很饿,尽管女人给他做的饭很好。

这天晚上二倔老汉翻来覆去睡不着觉,眼前老是那只公鸡的影子。那五里铺的刘守堂是个卖烧鸡的主儿,那只公鸡到了他的手里,还有活路吗?能有活路吗?

第二天一大早二倔老汉就让儿子用摩托车带着他,一阵旋风似的向五里铺扑去。扑到刘守堂院里时,正看见那汉子蹲在地上宰鸡。他一手拿刀,一手捉鸡,一刀一只,做得很是干净利落。正可谓来得早不如来得巧,这会儿刘守堂手里提起来的那只鸡正是二倔老汉家的那只公鸡,二倔老汉大喊一声“刀下留情”,就扑了过去。

把钱退给人家,把鸡抱了回来——那只鸡经过一场惊吓,蔫不唧的,浑身瘫软,在二倔老汉的怀抱里颤抖不止,到家之后已经不能站立。

二倔老汉添水加料,把这只鸡单独养了起来,期望它早日恢复身体,期望它早日振翅啼叫。

两天之后打开鸡窝观察动静时,老汉和他的女人都吓了一跳:那只公鸡脱胎换骨,已经不折不扣地变成了一只母鸡。

女人说:娘呀,这是咋回事?

老汉说:咋回事?你不是喜欢母鸡吗?这回称了你的心意!

【作者简介】

赵新,1939年生于河北阜平。中国作协会员、国家一级作家,曾任保定市作家协会主席。主要作品有长篇小说《张王李赵》《婚姻小事》,中短篇小说集《庄稼观点》《河东河西》,小小说集《赵新小小说100篇》《鸡不叫,天也明》《拉着小车散步》等。有作品被翻译到国外,有作品被改编为影视作品。曾获冰心文学图书奖、第五届全国小小说金麻雀奖、小小说创作终身成就奖。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评论 0

  • 还没有添加任何评论,快去APP中抢沙发吧!

我要评论

猜你喜欢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