帕尔米拉古城发现的中国丝绸

团结网 2019-05-09 11:13 33154

帕尔米拉古城发现的中国丝绸

帕尔米拉古城

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于4月25日至27日在北京举行,本届国际合作高峰论坛的主题是共建“一带一路”、开创美好未来。近些年来,“一带一路”倡议在全球范围内获得了广泛认同。

古代丝绸之路积淀了和平合作、开放包容、互学互鉴、互利共赢的精神财富,同时,也给后世留下了宝贵的物质财富。本版特约请专家学者,围绕古代丝绸之路的考古、器物以及中西文明互鉴等内容进行论述,以飨读者。

张骞出使西域后,汉朝的史书开始有了关于地中海地区的记载,它们可以和古希腊、罗马文献中叙述的出产丝绸的“赛里斯”“秦”相比照。汉朝史书中记载了远在地中海东岸的条支(塞琉古王朝的都城安条克一带)和大秦(罗马帝国)。大秦与安息(伊朗)、天竺(印度)保持有陆、海交通和贸易往来。《后汉书》中则记载了永元九年(97年)西域都护班超派遣甘英出使大秦、抵达条支的事迹,及延熹九年(166年)大秦王安敦(即马尔库斯·奥勒留·安东尼)的使节从海路来使的事迹。

大约在公元1世纪中叶,埃及亚历山大城的一位佚名作者,撰写了一部关于罗马与印度各地海上贸易的书《厄立特里亚海航行记》,书中提及了印度沿岸港埠和亚历山大城的贸易品中的中国丝绸。这些记载揭示了汉朝与罗马之间的间接交通和贸易史事,当时,丝绸无疑是最引人瞩目的商货。在地中海地区,有没有丝绸的考古发现为这些记载提供佐证呢?

据说,19世纪曾经从克里米亚的希腊坟墓里出土过斜纹组织的丝绸,在织法上类似于新疆尼雅遗址和楼兰故城遗址出土者。19世纪末至20世纪初,考古学家在埃及古墓中也发现了一些斜纹丝织品,其年代据推断为公元5-6世纪。这个发现还引起了关于西方斜纹纺织技术来源问题的讨论。

最重要的考古发现来自地中海东部的帕尔米拉古城遗址。该遗址位于叙利亚大马士革东北215公里的一处绿洲中,现在称作泰德穆尔。从这里通达幼发拉底河谷的里程还有大约120公里。如果观察地中海东部地区的地形,可以看出它处在连接美索不达米亚、伊朗和地中海、埃及的要道上。

帕尔米拉的历史可以追溯至亚述帝国萨尔贡一世时期甚至更早,那时它尚是一个小村落。公元前1世纪后期,罗马帝国扩张至近东地区,出于对东方各地奢侈品的需求而兴建了从埃及连接巴勒斯坦、叙利亚和厄立特里亚海的陆路与海路交通及贸易网络。这一背景也导致这座村落剧变为经营跨叙利亚、安息和地中海的商贸城邦。公元3世纪,它一度壮大为地中海东部地区的主宰,根据记载,当它的君主俄狄纳图斯于公元267年去世后,王位为其遗孀孜诺比雅继承,这位女王在罗马享有名声,她派军队入侵了埃及和小亚细亚。公元272年,罗马军队打败了帕尔米拉的军队,俘获了孜诺比雅女王。

考古学家从古城中先后发现了一批丝绸,它们出自城郊的古墓等中,共93个左右,数量上次于毛织物。其它种类的纺织物还有麻布、棉布和混纺布等。这些品种的布匹,都是《厄立特里亚海航行记》记载的当时在印度港市和埃及亚历山大里亚的集市上出售的。当时,布匹与香料、宝石、染料、矿石、玻璃等,是丝绸之路上的主要商货。

最初,巴黎吉美博物馆著名的古代纺织和服装专家菲斯特,研究了帕尔米拉郊区两座古墓出土的丝绸。他观察了丝绸的织法和图案,他看到的是平纹织物,尚未见类似楼兰故城和蒙古诺音乌拉山匈奴墓葬出土的纬线显花丝绸;其显花的技法仅发现有一种类似花缎的技法,菲斯特称之为“汉朝的卵石纹绸”,不像楼兰和诺音乌拉丝绸那样先进。另外一个特征是丝绸上的纹样,其中一件是交错排列的团花和菱形纹,团花里织出两两对称的四只虎形兽,中心是一朵类似莲藕的图案;菱形图案中填充以花瓣纹。另一件则显示为成列的圆环、相叠的菱形、人面纹,其中的人面纹被解释为“饕餮”。据称,南俄的古墓中曾经出土过黄丝缎,上面也有类似的菱形纹样,其年代为公元1世纪。这种纹样还见于诺音乌拉古墓的丝织品上。它被认为是源自中国,并影响到了后世伊斯兰时期的纺织物图案设计。

在菲斯特之外,另有几位古代纺织专家也研究过帕尔米拉古城发现的丝绸,有关的纺织技术和工艺及其影响受到关注。由于汉代丝绸在中国境外地区发现不多,在比较研究上受到限制,一度也引起了关于这批丝绸的原产地的争论。对帕尔米拉丝织品年代的推测比较合理的推定在公元2世纪,相当于中国的东汉时期。

最近,赵丰教授和王乐博士根据汉代丝绸考古的发现做了一项新的研究,即选取帕尔米拉出土丝绸中的暗花绮(四兽团窠杯纹绮、兽面纹绮和菱格对龙对鸟纹绮)和锦(联璧对兽纹锦、葡萄纹锦和“明”字纹锦),从图案构成和织造技术两方面进一步论证了这批丝织物是西汉末年至东汉在中国制造后输出的。研究结论指出,这些丝织物采用了当时典型的中国织造技术生产,绮上的图案主题多来自中国,锦上的图案既有中国传统纹样,也有明显受到西域文化艺术影响的主题。葡萄纹锦的纹样似乎借自汉代西域地区毛织物上的葡萄纹样,这种葡萄纹锦或许是西域商人从汉朝定制的。葡萄本是西域的物产,从地中海到中亚等地都有种植。《史记·大宛列传》记载,汉武帝时,汉朝使节往来西域,将葡萄种子带入中国,长安的离宫别馆旁种满了葡萄。《三辅黄图》所记长安城西郊离宫甘泉宫中的葡萄宫,即是此故事。

回到汉朝与罗马的丝绸之路上,可以看出,帕尔米拉古城丝绸的发现以及多种丝路商货,正是当年亚欧非大陆上交通、商贸和文化交流的展示。帕尔米拉的商旅可以穿越于东方的安息以及黎凡特、埃及和地中海之间,将东西方的商货贯通。这个陆路商贸体系与经由南海、印度洋、红海的海上商贸体系汇聚于埃及的亚历山大里亚,在那里,经营东方贸易的商船源源不断的将商货运送到罗马。为此,罗马帝国不遗余力的经营其东方诸省,从埃及沿着尼罗河至红海岸修建了道路、城墙、驿站、军营和码头。这一体系延伸到了叙利亚和黎凡特,帕尔米拉古城正是这个体系中的关键连接。

(作者刘文锁,中山大学社会学与人类学学院教授)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评论 1

  • 2fm51981r~ 2019-05-09

    [得意]

我要评论

猜你喜欢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