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赵泽波:静下心来(组诗)

封面新闻 2019-05-05 16:30 36042

赵泽波(广安)

走失的炊烟
回乡的路不再委婉成诗行
脚步却总是迷失
老屋学会了捉迷藏
一片疯长的竹林蒙住了双眼

远远地,烟囱的守望长出青苔
高高的炊烟,已随我走散
在风中失去地址
当年,老屋和爷爷烟瘾一样大
灶塘是它的烟斗
烟囱是它的烟杆
烟丝是奶奶手中用不尽的柴禾
炊烟袅袅
老屋把烟熏火燎的日子
抽得热火朝天


如今烟囱还在
炊烟却杳无音信
不知山那边的一抹云彩
是不是它在徘徊
那就在祖坟前点燃一支香吧
让这精灵袖珍的烟火即刻上路
把走失的炊烟找回来
乡村即景
茅草比杂草肆虐
牵牛人还在失传的山歌里打盹
牛绳已不知去向

各家的一亩三分地
把自己打扮成故事和传说的样子
界限藏于人心
早已停止热闹的纷争
一些土包悄悄隆起
逐渐有了熟悉的姓氏

几间零落的瓦房佝偻成祖宗的慈祥
面目模糊但亲切有余
大门心不在焉
锁住门环上最后的体温

老井已入定
汲水和挑水的声音还在来来往往
整个村庄已倒影成一汪寂寥的深邃
难以打捞起半点星光
突然,一股热流打破沉默
当年随我走失的井水终于找到亲人
从眼中汩汩地冒出来
老屋
即使原地不动
也难掩步履蹒跚
高高脊梁下
被时光抽打得伤痕累累的
那些忠诚的柱子
还稳稳站在础石上

每块青瓦庇护下
那些安谧或动荡的脚步
还在回响
多少至亲血脉
还在温暖流动
模糊的只是
相近的容颜

你和故乡的名字混在一起
嵌入同一种方言和姓氏
成一方水土
一种习惯
一段血缘

你已不是房子
一根根执拗的梁柱站在那里
分明就是那一辈辈
从来没有离开过的
祖宗
静下心来
静下心来
把一小截时光碎片
嫁接在桌子板凳椅子上
都能长出一首绿色的诗

给匆忙指一条出路
给日程放个假
这一刻,只需要静下心来
用目光长出的手指
捋捋头发、胡须和呼吸
给欲望留一方空白
种一片辽阔的澄眀

静下心来
放下不能放下的
很多事,不言而喻
底线
忽明忽暗
切近而遥远
你就住在心跳附近
长满隐秘的锋刃
以神一样的等待
注视每一次脉搏

万马奔腾
虎豹出没
牛羊如云朵漂移
在辽阔的草原和森林
你手持阳光的皮鞭
守护青草、甘泉和秩序
安放种子的流浪
指引翅膀的飞翔
让它们在冰雪到来之前
找到回家的方向

风雨雷电已收入囊中
山峦和河流都用跫音一一清点
远方越来越近
梦境触手可及
沿着你深邃的目光
每一次的抵达都是超越
而非逾越
卖柑桔的老妇人
就一个小纸箱
随意摆在小区门口旁
人和箱子里的柑桔
在畅通的人行道上如鲠在喉
微微弯曲着行人的脚步

这是我在城市角落见过的
最小的生意
小到城管难以发现
小到可以根据城管的动向
随时变成路人甲
我匆匆路过
从未看清过她的脸

直到有一天,整条街除了我
没有一个人经过
我和老妇人互为孤独
俯下高高的目光
顺着孤独从柑桔爬到她脸上
满脸的斑痕和皱纹和无助啊
霎时击疼了我中年的傲娇
这个老妇人,竟让我在遥远的都市
邂逅了母亲多年前的表情

多久了啊!我没仔细看过母亲
她的脸成了最熟悉的陌生
一阵隐痛突袭了我
我不得不蹲跪下来
箱子里柑桔似火
瞬间滚烫了我的双眼
烧烤摊
比烤串油烟味还浓烈的,其实是
老板娘的脸
熏得男食客集体失忆专家的告诫
“吃一串烧烤的危害
相当于吸一包香烟”

碳火保持文静、隐忍、持久的热度
但不失猛烈
瞬间便把欲望烤得
遍体透香,油渍爆溅
“偶尔吃几串,无关大碍”的解释和借口
让人感到老板和食客
成了一群共谋阴险的人

美人多祸,美食多戕
每次路过烧烤摊
我都先把自己放在烤架上
滋滋地烤上一遍
确认疼痛后
迅速离开
伤口
我要把自己变成一朵花
疼痛是养料
越疼痛,就开得越鲜艳
寂寞是土壤
越寂寞,就开得越芬芳
那些猥琐的呻吟
还没有来得及溜出喉咙
就被我早已愈合的两排牙齿
提前咬断

我要把自己变成一幅画
红色是主基调
是忙碌的血液在制造春天
运送温暖
蓝色的药水是天空和海洋
预示生命的辽阔
触手可及
白色的纱布是一片云
铺开未来的诗笺
当然也要有一点点黑色的结痂
用来击退
长夜的抵达

医生说
骨折的地方长好后
比没有骨折的地方更结实
而我只是一块或大或小的
被割裂或者刺破的血肉
用时间和记忆
就可以把自己缝合得
严严实实
这样,就足以抵御一切最咸的盐
包括汗水和泪水
人生是一场盛大的告白
谁不是用第一声啼哭
喊出自己的名字
从此,开始一场盛大的
告白
也开始一场盛大的
告别

脚掌一落地,谁不是
即在告白的路上
开始了一场短促或漫长的
告别
默默无闻是一种
轰轰烈烈是一种
但对每个人来说
都要耗尽一生
才能把内心的一万个说辞
浓缩成一个无言的
挥手

在路上
一行深深浅浅的脚印
一串弯弯直直的背影
写下的都是你我一生的
平凡或传奇

谁不是每天都死过一回
白天和黑夜
演绎现实与梦境
日月轮回
谁不是在每天
遇见曾经的自己

见过了生离死别
未必懂得须臾与永恒
手执生命之灯
多少人以为自己是太阳
把脆弱的光芒高高升起
却不知命运的黑影
在身后一再扩大
随时淹没一切的拥有

有常时常无常
谁不是每天都死过一回
感恩每一次入睡
更要珍惜每一次醒来
用每一秒活出生命的印记
因为时光对谁都健忘
转身就会错过
你熟悉的背影

【作者简介】
赵泽波
赵泽波,70后,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诗文散见于《人民日报》《作家文摘》《诗刊》《星星》《绿风》《草原》《草堂》《知音》《辽河》《大河》《岁月》《阳光》《四川文学》《青年作家》《思维与智慧》《散文诗世界》《中国诗人》《椰城》《少年文艺》《国际日报》(印尼)等数百种报刊。获全国各类文学奖十余次,出版诗文集6部,现居广安。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评论 1

  • 三虎 2019-05-07

    静心之美!

我要评论

猜你喜欢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