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重锦官城 听阿来讲成都的“那些花儿”

封面新闻 2019-04-26 17:32 35695

封面新闻记者 张杰 实习生 刘可欣 摄影 刘陈平

一个城市是有记忆的。凡记忆必有载体作依凭。然而,当一个城市的建筑很难负载这个城市的记忆时,那么,还有什么始终与一代代人相伴,却又比人的生存更为长久?那就是植物,是树。阿来说,“我不能忍受自己对置身的环境一无所知。”他认为,既然我们身处如此开阔敞亮的自然界,为什么不试图以谦逊的姿态进入它、学习它呢?阿来认为生活在这个世界上就要尽力去了解这个世界。这些观点也集中体现在阿来的一本书《草木的理想国—成都武侯记》中。

就像植物一样,一本好书也会生长。2019年4月,《草木的理想国》以《花重锦官城》之名,由成都时代出版社再版。4月26日下午,阿来在宽巷子见山书局做了一场新书分享会。在米瑞蓉女士的主持下,阿来畅谈了他如此关注草木的缘由、理念、故事,涉及丰富的历史与地理,文学与植物等多领域。关于成都的花,其名称、特点、历史掌故,阿来几乎无所不知,如此强大的知识结构,令人惊叹。

新版的《花重锦官城》采用古线装书的装帧合适。粉红色的花瓣花影浸润在全书的每一页上,古色古香,与阿来的文字相得益彰。这些花瓣的影子,来自阿来书中自己拍摄的樱花、梨花等。谈到装帧,阿来就讲述起薛涛笺的故事。“成都这个城市,注定与芙蓉有缘。不仅从五代起,就把芙蓉当成了市花。更早一点的唐代,浣花溪边有许多造纸的作坊,能制美丽而精致的笺纸。才女薛涛在这些笺纸上写她与一个名伶送往迎来的诗,清词丽句之外,还嫌书写的介质不够美丽,竟自己跑到某个造纸作坊,亲自设计纸样,并督导工匠,用浣花溪的水、木芙蓉的皮、芙蓉花的汁,制成了色彩绚丽又精致的薛涛笺。有一天朋友设了饭局,正在浣花溪公园,我特意早到,到公园中专门去看那里的芙蓉花……”

为何如此关注自然界,阿来有自己的理念,“人有两个层面,一个是社会层面。我们说的社会就是人与人的关系。但我们很多人会忘掉,我们其实是住在一个自然界当中。很多人总是不太关心自然的事情,而过于纠结人和人的关系。其实比起人与人的关系,更重要的人与自然的关系。我对自然界有强烈的兴趣,反而会逃避一些,过于复杂的人际关系。”

阿来的植物学知识之丰富,被很多读者知晓。曾有很多网友发给阿来一些花的照片,请他辨认。阿来的回答总是让网友很惊叹。阿来说自己并没有专门学过植物学,“只要有兴趣,知识是可以一点一点积累的。其实了解植物,不是仅靠植物学就能解决问题。我们还要了解植物进入城市的历史,植物与我们生活发生的联系。”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评论 6

  • 往事隔山水 2019-04-26

    晓看红湿处,花重锦官城.指成都的锦里

  • 傲似你野爹 2019-04-26

    '可以去看一下

  • 梦奴 2019-04-26

    成都春花提前开,赏花去!

我要评论

猜你喜欢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