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凌仕江:女巫在春天歌唱

封面新闻 2019-04-24 16:38 36060

凌仕江(成都)

女巫是在惊蛰的夜晚复活的。很多人都看见了,也有人说没看见。当女巫独自冲进夜色的时候,坡上的山花都开了。女巫摘下一朵,放进掌心,一眨眼,那朵花便化成了雪。

之前女巫的属性仅仅只是一枚村姑。一枚会写诗的村姑,到了春天总是遭遇满世界的桃花。村姑的家就在桃花岛上。除了写桃花诗,村姑还酿桃花酒。

与黛玉葬花不同,村姑手上挽起一个竹篮子,将树枝上看不顺眼的桃花,摘进竹篮,然后把数不尽的花瓣,安放在一纸带纹路的宣纸上,让她们像一个个少女在阳光下熟睡。趁窗外起风时,少女们的梦还没醒来,村姑就将那些花瓣收进一个瓦坛子,被岁月封存起来。

听见坛子里有响动了,村姑又出门去摘桃花。可是,这一天,当村姑将手伸向桃枝时,被一只粗壮的手抓住。

“村姑,怎么又是你?”农夫用力地捏着村姑的手。

村姑挣扎道:“不是,不是,不是呀,它们都是多余的,把多余的花枝拿掉,剩下的才有用,保证你的桃子结得又大又甜!”

“村姑,你这是那里偷来的理论?把我的桃花摘了,还有理由结桃子?”农夫很是不解。

村姑瞪大眼睛:“哼,真是朽木不可雕也,本姑娘曾是种桃女王,经验就是我的理论。”

话完,村姑扬长而去。只见她走过的地方,花瓣雨一般飘落。

农夫呆呆地望着远去的村姑,视线半天才从远处移回,身上覆盖满满的都是桃花。

从此,村姑再也不愿出门摘桃花了。她不想见到桃花岛上不讲理的农夫,成天独幽在屋子里刺绣,将诗经里的桃花,一朵一朵绣进丝绒里。村姑绣的桃花,被藏进了非遗博物馆,被那些大胡子蓝眼睛黄头发带到大洋彼岸。

又一年春天降临,那么多花儿惹恼了村姑,直到惊蛰的深夜醒来,她再也睡不着了。于是提笔就写:惊蛰,惊蛰,惊醒一朵花、一颗心,一条路、一条河、一阵风、一瓣梦;一盏灯、一生念,天黑到天明,春去春又回。

村姑辗转反侧,睡不着,还是睡不着,于是继续写:困了,倦了,又醒了。浓郁的夜,没有醉,没有梦,至凌晨。眼望周遭寂静一朵一朵,盛开浓烈,唯一的颜色,慢慢深刻……

村姑清晰记得,她并没有打过盹,或者假寐。然而,思绪早已路过柳下,柳什么时候绿了水畔呢?绕过水,绕过人群,绕过箫声,箫声里何时添了淡淡忧思?夕阳独自欢,去年樱花甜。

世界那么空,那么大,那么静,那么远。村姑的眼睛在大拇指上停停走走。然而,有个声音一直在对村姑喊——春来了,不吵不闹不打扰,不开电脑。此时的村姑已经胡言乱语,语无伦次,甚至词不达意。

继续独眠,影徊,路浅,身醉一瓣落身后,满是清欢。粉的,白的,开到烂漫。微信里全是别人的故事,窗外,是睡着了的天空,村姑曾眯缝着半只眼仰望与深爱的云天,被梦的指尖编织出一条条惊艳的微信,她惊动了没有睡眠的手机控。

从此,朋友圈的朋友发现村姑蜕变成了女巫。

又一个无眠的夜晚,女巫躺在床上,彻痛。反转,侧卧,抱头,匍匐,仰卧……痛点一直在加急,很快她被送进了医院。医生使用各种仪器检测她的痛,病历却下不了任何定义,草草开了几副中药给她。当痛感渐散,附近一座小城传来地震消息。女巫很是懊恼,这药算是白吃了。

11年前的那场大地震降临之前也是如此,痛,痛,痛,整整三天三夜,所有知道女巫的人,最终为她得出一个神奇结论:上帝无非是委以她重任——提前遥感自然灾害。

这是女巫多于常人的特殊功能。天不亮,她走出门,夜色为她的梦言,打下了路的复调,她急着去山上摘那一朵醒着的山花。她在微信里写:在春天,把自己变成一朵醒着的山花。

当所有人都在转发她的山花烂漫时,只有女巫在春天独自歌唱,她的歌声里承载了一个女文青在春夜感伤的23种表现,其中一种就是东想西想,无病呻吟,但千万不能轻视她对自然反应的超感能力。

【“浣花溪”栏目征稿启事】

欢迎投来文学随笔、散文、散文诗、小小说等纯文学作品,诗歌因系编辑部自行组稿,不在征稿范围内。字数原则上不超过1200字,标题注明“浣花溪”。作品须为原创首发、独家向“浣花溪”专栏投稿,禁止抄袭、一稿多投,更禁止将已公开发表的作品投过来。作者可以将自我简介、照片附加在稿件中。邮件中不要用附件,直接将文字发过来即可。部分作品会被华西都市报《宽窄巷》副刊选用。投稿信箱:huaxifukan@qq.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评论 5

  • 由着我着迷 2019-04-24

    太好了!!!!!!!!!!!!!!!!!!!!!!!!!!!!!!!!!

  • 萬物不相爭 2019-04-24

    真的不错,欣赏了?

  • 独漂霖 2019-04-24

    喜欢读凌老师的作品,穿越时空,有故事。

我要评论

猜你喜欢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