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史笔记(472)|旧时都江堰的开水大典

团结网 2019-04-17 10:21 31047

旧时的川西坝,除了过大年,就数“开水”最热闹了。每到清明节,都江堰内江岁修完工,照例要举行隆重的开水大典。开始放水春灌,简称“开水”,清代叫做“祀水”。

祀水前夕,四川总督、巡抚和成绵龙茂道道台等达官贵人陆续坐轿来到灌县,下榻在大官街(现名大观街)的行台衙门内。次日清晨,在水利府同知和灌县知县陪同下,由仪仗队抬着祭品,鼓乐细吹细打,沿傍山的石级大道,走出玉垒关,来到二王庙,先祭二王,后祭堰功祠,再祭杨泗(水神)庙,最后在岸边花棚内祭河伯。各类祭典都规定有严格的礼仪。

其中以祭二王的礼仪最为隆重,二王即李冰(清封敷泽兴济通佑显惠襄护王)及其子二郎(清封承绩广惠显英王)。清代规定对二王的祭典“牲用少牢,祭列九品”,主祭官穿补服蟒袍,行二跪六叩礼,宣读祝文。

那文字也是早有规定的,每年只是照例念一遍:“维神世德,兴利除患,作堋穿江,舟行清晏。灌溉三郡,沃野千里。膏腴绵洛,至今称美。盐井浚开,蜀用以饶。石人镇立,蜀害以消。报崇功德,国朝褒封。兹值春祀,理宜肃恭。尚飨。”

官员们在河边红布花棚内慢悠悠地行礼如仪。挤在沿河两岸的黑压压的人群早已等得不耐烦了。这时只见几个熟练的河工,敏捷地砍断拦河杩槎的绳索,用火把点燃挡水的竹笆,那排列成行的杩槎迅速散开,大水就顺着缺口涌流而下。这时,两岸的人群禁不住欢欣雀跃。

然而,主祭官却须立刻上轿,用最快的速度赶回成都。据说:主祭官跑得快,水就流得快;倘若跑慢了,水便不够用。一些年轻小伙儿还与水赛跑,不断用石头向流水的最前端打去,叫做“打水头”。水流拢哪里,他们便跑去哪里,一直跑到精疲力尽。更有一些好事者,于堰头放下几只鸭子,下游两岸的年轻人便涉水争抢“水头鸭”。

清代有个名叫山春的文人,写了一首《灌阳竹枝词》,描述开水盛况:

都江堰水沃西川,人到开时拥岸边。

喜看杩槎频拆处,欢声雷动说耕田。

解放初期,还保留了“开水”这个民俗,由行署主任或省长主持,开大会,剪彩开水。1957年以后,成都市工业用水量大增,岁修措施相应作了改进,内江不再全部断流,也就不必举行开水大典了。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评论 0

  • 还没有添加任何评论,快去APP中抢沙发吧!

我要评论

猜你喜欢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