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人物|陈寅恪分析武则天崇佛的缘由

团结网 2019-04-16 09:24 29793

曾景忠(中国社科院近代史研究所研究员)

武则天画像(资料图片)

佛教自从西汉末东汉初开始传入东土,东汉时即大译佛经,大造佛寺。魏晋南北朝时,战乱频仍,人群颠沛流离,渴求精神寄托,佛教更为兴盛。北魏时建佛寺三万多所,僧尼二百万众,译经一千九百多卷,并大造石窟塑像。云岗、龙门石窟皆由此时开凿。

南朝萧梁更宣布佛教为国教,大力提倡佛教,寺庙荫户达全国户籍之半。杜牧《江南春》一诗中有“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的句子,反映了南朝寺庙之多。但对崇佛之举,当时统治者中也有反对的。北魏、北周时都发生过“灭佛”事件。

隋统一全国后,针对北周武帝禁佛、道二教,重兴佛、道二教。唐朝因皇帝李姓,尊道教始祖李耳为祖先,大倡道教,明令道士、女冠在僧尼之前。而武则天篡李唐之位,建大周朝,复扬佛贬道。佛教地位随政治兴衰升降,甚为明显。

陈寅恪著《武曌与佛教》一文(收入《金明馆丛稿二编》,上海古籍出版社,1980年),对南北朝至隋唐佛教起落兴衰的过程作了深入的剖析,并进而论证武则天崇尚佛教之缘由。

南北朝隋唐佛教之兴盛

陈寅恪文论述:“南北朝诸王室中,与佛教关系最深切者,南朝则萧梁,北朝则杨隋,两家而已。两家在唐初皆为亡国遗裔。其昔时之政治地位,虽已丧失大半,然其世代遗传之宗教信仰,固继承不替,与梁、隋盛日无异也。”(第138页)“盖佛教自经(北)周武帝废灭以后,因隋文帝之革周命而复兴。唐又代隋,以李氏为唐国姓之故,本易为道士所利用。而太宗英主,其对佛教,虽偶一褒扬,似亦崇奉者。”

贞观三年闰十二月,为殒身戎阵者建立寺刹,另,优礼玄奘,皆为显著之例。但陈寅恪分析,此等事皆别有政治作用。就唐太宗而言,“至于佛教,非意所遵”者也。(第140页)

武则天母杨氏家族奉行佛教

陈氏追踪分析,武则天的母亲家族是隋皇族杨家。杨家信佛,对武则天崇信佛教有先天的根源。

据载,当北周灭佛时,神尼智仙潜匿杨家。杨家为佛教的坚定信徒。隋文帝杨坚出生于同州般若尼寺,其父委神尼带养。神尼为杨坚起名“那罗延”,谓金刚不坏身也。至杨坚13岁时,才领回家中。

杨家的佛教信仰,加以幼时处在佛教环境中生长,杨坚登皇位后,重兴佛法,说隋之兴起是因为佛法。他爱闻寺庙中的钟声。(第140-141页)

开皇元年,隋文帝诏告天下,“任听出家。仍令计口出钱,营造经像。而京师及并州、相州、洛州等诸大都邑之处,并官写一切经,置于寺内,而又别写藏于秘阁。天下之人从风而靡,竞相景慕。民间佛经多于六经数十百倍。”

陈寅恪认为,周武帝废灭佛教,隋文帝代周自立,其开国首政即为恢复佛教,此固然别有政治上的作用,但同时,其家世和本人幼时的信仰,也是重要原因。(第142页)

隋炀帝在佛教中地位甚尊

隋炀帝弑父弑君,荒淫暴虐,在中国历史上被认为与夏桀王、商纣王、周幽王、周厉王,同等性质,或更为不如。但是,因为他信奉佛教,尤其与天台宗创立者智者大师关系深切,他在佛教中的地位,适与其在儒家观念中的地位迥然相异。

有关这一情况,陈寅恪考订:佛教经典《大涅槃经》中为阿阇世王弑父弑君恶主,证明无罪,非但无罪,且有未来成佛之预言。按天台宗之观点,事属前因,由彼宿怨,来为父子。阿阇世此云“未生怨”,非同俗间恶逆之比。

佛言:“阇王昔于毘婆尸佛发菩提心,未尝堕于地狱。”“阇王未受果而求忏,令无量人发菩提心。”(第143页)佛教中将隋炀帝比作阿阇世王。“隋炀在佛教中,其地位之尊,远非其他中国历代帝王所能并论。

此点与儒家之评价适得其反。”(第144页)这显现出佛教与儒家两种文化之异。隋炀帝隆礼天台宗。故杨氏家族世代崇信佛教。

而武则天之母亲,为隋之宗室子孙。作为杨氏的后人,笃信佛教,也就毫不奇怪了。

武则天幼小时当过沙弥尼

武则天的母亲杨氏,为隋宗室观王杨雄(安德王)弟始安泰(恭)侯杨达之女。她因家传宗教信仰,信佛。而武则天从小也受家庭佛教信仰的熏陶。过去以为武则天入宫后当过女尼。而陈寅恪考析,武则天幼时曾被缁服,正式或非正式当过沙弥尼。

他是根据伦敦大英博物馆藏敦煌写经《大云经》疏:“伏承神皇幼小时已被缁服。”(第146页)而贞观十一年她入宫时,刚14岁。贞观二十三年,唐太宗崩,她出家,居感业寺,时已26岁。她“幼小时已被缁服”,绝非指唐太宗崩后居感业寺之事,而是指其14岁入宫前之事。由此,更可证明,武则天从小受其家庭信佛影响之深。

武则天登帝位后,佛教僧徒自然利用武氏,恢复其在李唐开国后已丧失之特殊权势,而武则天更利用佛教经典之教义,证明其登上皇位的合理性。武则天与佛教僧徒之相互利用具有深刻的政治背景。

武则天从佛教经典中寻求当皇帝的根据

陈寅恪论证:按照儒家经典,妇人是不能与闻国政的。

《尚书·牧誓》:“牝鸡无晨。牝鸡之晨,惟家之索。”伪孔传(孔安国《尚书孔氏传》)云:“雌代雄鸣则家尽;妇夺夫政则国亡。”

《诗经·大雅·瞻卬》:“如贾三倍,君子是识。妇无公事,休其蚕织。”毛传(毛亨《毛诗故训传》解释:“妇人无与外政,虽皇后犹以蚕织为事。”郑玄笺:“贾物而有三倍之利者,小人所宜知也。君子反知之,非其宜也。今妇人休其蚕桑织袵之职,而与闻朝廷之事,其非宜亦犹是也。”

武则天革唐立周,按照儒家伦理,属于大逆不道。她只能从佛教经典中寻找理论根据。她假托佛教符谶之说。

佛教大乘派的经典中,有以女身受记为转轮圣王成佛之教义。《大云经》属于佛教中大乘派急进之新经典,原本出自天竺。武则天令颁行天下。敦煌石室发现之《大云经·疏》残卷,王国维曾加以考证,附跋于卷尾。

陈寅恪引据《大云经》论证:“佛告净光天女言:汝于彼佛暂一闻《大涅槃经》。以是因缘,今得天身。值我出世,复闻深义。舍是天形,即以女身,当王国土,得转轮王所统领处四分之一。(寅恪案:此武曌所以称金轮皇帝之故)汝于尔时实为菩萨。为化众身,现受女身。”

“我涅槃已七百年后,是南天竺有一小国,名曰无明。彼国有河,名曰黑阇。南岸有城,名曰谷熟。其城有王,名曰等乘。其王夫人产育一女,名曰增长。其王未免忽然崩亡。尔时诸臣即奉此女以继王嗣。女既承正,威伏天下。阎浮提中所有国土悉来承奉,无拒违者。”

陈寅恪认为:佛教在李唐初期为道教压抑,至武周革命,恢复其隋朝杨氏统治时期所享有的地位,原因虽复杂,“而其经典教义可供女主符命附会之利用,要为一主因”。(第150页)

武则天颁令佛教高于道教

唐初,道教的地位处于佛教之前。唐太宗贞观十一年(公元637年)时,曾颁诏:道士、女冠者在僧尼之上。而在52年之后,道、佛之地位关系发生了变化。

武则天登位后,于大周天授二年(691年)三月,颁令释教在道教之上制:“朕先蒙金口之记,又承宝偈之文。历教表于当今,本愿标于曩劫(昔?)。《大云》阐奥,明王国之祯符,方寺(寅恪案:‘寺’当作‘等’,即指大方等大云经而言)发扬,显自在之丕业。驭一境而敦化,弘五戒以训人。爰开革命之阶,方启维新之命。宜协随时之义,以申自我之规。虽实际如如,理忘于先后;而翘心恳恳,思展于勤诚。自今以后,释教宜在道法之上,缁服处黄冠之前,庶得道有识以归依,极群生于迥向。布告遐迩,知朕意焉。”

又过了20年后,唐室中兴,唐睿宗景云二年(711年),复敕僧道齐行并进。

佛教地位升降随政治变易而变化

陈寅恪总结说:“若通计,从隋炀帝大业之世,迄于唐睿宗景云之初,此一百年间,佛教地位之升降,与当时政治之变易,实有关系。而与此百年间,政治上三大怪杰,即隋炀帝、唐太宗及武曌,尤多所关涉。”(第151页)

陈寅恪对南北朝隋唐史研究,造诣极深。此文熟引北朝和隋唐史籍,征引佛教经典,考析周详。他根据史料,追踪历史发展轨迹,提出的新观点,如隋朝杨氏家族信佛,隋炀帝在佛教中的地位,武则天幼时当过沙弥尼等,均为重要创见。陈氏此文闪烁着历史学术探讨的光辉。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评论 0

  • 还没有添加任何评论,快去APP中抢沙发吧!

我要评论

猜你喜欢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