峨眉淡抹 竹叶微青 ——峨眉山纪行

封面新闻 2019-04-15 15:46 34510

戊戌务虚将岁尽,己亥书童应学成!

荏苒匆促,终日碌碌,自从醉心于私塾之教学、耽玩于书画之游艺,不觉岁月之过隙。孩童们都已放假回家,突觉一片清寂,偶然抬眼望天,冬日暖阳,伸腰嘘气,终于可以放下繁忙,静坐品茗矣。

独坐小院,听清风拂过竹叶、闻薄雾送来菜香,越过栅栏的目光,仿佛看到了西岭的雪,心忽有所动。恰其时,何君来电相邀赴峨眉一行,遂欣然允之。

峨眉之美,已多次领略,四季变换,风景亦各有可观。只是此刻,才蓦然发觉,已是许久没有造访秀丽的峨眉了。

是否一如以前,薄雾淡绕、秀雅清音?

不求尘世繁华梦,但寻心间雅乐源。

静坐书斋,品一壶香茗,挥一管羊毫,隔窗打望城市的繁华,退却些许心外的喧嚣,心境愉悦。远上峨嵋,吸一抹浓翠,燃一缕淡香,在清溪绿影里,缓步登临,心境应是更愉悦的吧?!

心动即行动,车动便是动车,仅一个时辰,便进入了峨眉山,入住山脚的两河口氡温泉源头宾馆。天气是晴好的,但山里的午后,依然有些氤氲,从二楼的走廊看对面的山坡,虽是冬季,依然青翠,温泉的热气升腾,确是渲染了峨眉山的仙。峨眉山的秀,也在这山脚一隅,如此淋漓尽致。

氡温泉源头,据说是峨嵋山温泉的源头,得天独厚。时非周末,没有摩肩接踵的人潮,乐得私享其美。

三五同仁,少不得把酒贪杯,吐槽一年如犬之勤勉,期望共享有猪般享乐。红红的葡萄酒,荡漾着新年的红红火火,浓浓的五粮液,潋滟着寸心的坦坦荡荡。推杯换盏,觥筹交错间,或正襟危坐,或漫步云端,或妙语连珠,或涕泪并流。时近午夜,方得酒意渐轻,除却冬日厚厚的包裹,一身轻松地滑进热气蒸腾的氡温泉池,尽情地舒展,随意的慵懒,幸甚至哉。

次日,晨起,缓步于山边的小道上,听涧间流水淙淙,入眼微霭烟云,层林错落。有林木或直上云霄,或其冠如盖;有修竹或笋尖初露,或辗转婀娜。虽寒冬之际,仍郁郁葱葱,徜徉其间,得山水清气,极天地大观,胸怀极静谧,心底得空灵。

此行本无所羁,遂信步游走,不觉间,转过“秀甲天下”之摩崖石刻,便是三教会宗堂,楹联曰:“道之源,天真皇人苍玉结屋授九洞经文;佛之始,普贤菩萨骑象踏云率三千众徒”。三教即“儒、释、道”,佛教为普贤菩萨,峨眉山乃普贤道场;道教是广成子,据传曾在峨眉山传道;儒家则以楚狂接舆为代表,楚王请他去做官,他装疯不去,后来隐居峨眉山。既是三教会宗,对联里却又何以少了儒家呢?不禁想起一副对联“三光日月星;四诗风雅颂。”可以想见,对对子,也是一件难事!

正沉吟间,脚随路转,到得后院,忽有两缕清香,拨开了层林葱翠和溪水叮咚,沁入心脾,神清而气爽,与友人相视一笑,遂闻香趋步,进得院馆,馆内一楠木大桌,一位老者,僧袍棉冠,正运笔作书,书曰:一心湛然、如水澄清。果真有书法之缘,心中不由暗喜,欣欣然溢于言表,老者早有所觉,书毕合十,含笑延座。

观书闻墨韵,端坐品茶香。眼前老者,虚德老和尚,口称早料二位前来,茶已沏好。我等不觉心内称奇,看那剔透柔和的茶杯里,鲜嫩的茶芽,遇水直立、上下沉浮,宛若杯中茶舞,无风仍自动,不语似有言,心底油然而生喜悦!因请教虚德老和尚得知,此茶乃峨眉高山绿茶竹叶青,且只在清明前气温低、茶树基本没有虫害时采摘,30天内,历经严苛的38道工序制作而成,相传峨眉山历代高僧几乎都会种茶制茶,竹叶青最初正是峨眉山高僧自种自制的优质绿茶。于是,心止于一室之内,将参差错落的冬日层林,关在了门外,随虚德老和尚时而默然不语、时而妙打机锋,真似山中观棋,忘却日月。

暮色渐沉,却依依难辞,固请老和尚相赠一言以时警之,老和尚微微一笑:不若对对子罢!

老和尚遂出上联:一人不觉山高;

何君先得下联:三世无论时长。

我随后也对曰:众生皆怀祖恩。

老和尚道:尚可尚可!再对一对,如何?略作思索道出上联:

竹叶青产自高山阈于杯壶而拢尖直立随水而舞;

何君稍作沉吟而对:

五粮液蕴集杂粮畅达口腹乃融通游走率性以为;

我思之再三,对曰:

金丝楠生在山野杂处林木仍昂首展枝因地制宜。

老和尚微微颔首,连声曰:可矣、可矣!上山终须下山,下山还须上山。有缘再会,阿弥陀佛!

茶未冷,缘尚在。相互拜别,不在话下。

峨嵋之行也,路不长,时不久,而得山之清、水之秀、佛之缘、茶之韵,有甘醇佳酿如饴,有良朋益友相伴,怡然感叹,不虚此行也。

只是,老和尚的茶里机锋,还有缘得悟吗?

赵钦任(国学学者)


(作者简介:赵钦任,国学学者,书法家,以传承传统文化为己任。明德书院山长,四川巴蜀书画院理事,国际易联易道文化研究会常务理事、培训部主任。)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评论 0

  • 还没有添加任何评论,快去APP中抢沙发吧!

我要评论

猜你喜欢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