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佛画师”余龙:画了半辈子大佛,画不够的是大佛

封面新闻 2019-04-15 09:20 36134

封面新闻记者 丁伟 李昕锋 摄影摄像报道

“前半生是大佛在陪我,后半生我想陪着大佛。”4月12日,乐山大佛守护人全球招募公益活动启动,四川嘉州画院院长余龙激动地报了名。

余龙

62岁的余龙是中国美协会员、乐山美协副主席,更是享誉国内外的“大佛画师”——他画的《乐山大佛》,不仅是乐山送给贵宾的礼物,也成为世界了解乐山的窗口。

画了半辈子大佛的他,希望成为守护人,一直画下去。

与佛相伴44年 小挑夫成大画家

余龙笔下的乐山大佛

4月12日,嘉州画院。余龙铺开一张新画的《乐山大佛》,从头到尾看起来,偶尔陷入沉思。“看不够啊。”余龙说,看不够的是大佛。

“第一次见到大佛是在这里。”余龙手指之处,是大佛脚下浩渺的波涛。那是1961年左右,余龙只有三四岁,父母到峨眉龙池修电站生下的他,第一次坐轮船回老家宜宾。经过三江汇流处,船上人群骚动起来,争先恐后嚷着:“大佛老爷!大佛老爷!”

上初中后,余龙对大佛的印象,逐渐从声音过渡到影像,因为学校操场正对着乐山大佛。“看得到,但隔得远,看不真切。”于是,找了个周末,余龙专门去了一趟当时的大佛寺。时至今日,他依然记得那次从佛脚仰望大佛,“太震撼了!像灵魂出窍。”那之后,从小喜欢画画的他,便想着总有一天要把大佛画下来。

1975年,18岁的余龙被绘画启蒙老师介绍到大佛旁的乌尤寺。“当挑夫。”余龙的工作是伙食团的采购,在山下买好菜米油盐,然后挑上山去。尽管干的是体力活,但他包里常揣着一本速写本、一支画笔。渡口等船的时候,就掏出来开始写生,画两岸风光、来往船只。

很快,余龙的绘画才能被发现,文管所交给他一个任务——画门票。在那之前,乌尤寺门票上没有图。“画什么好?”余龙脑袋里闪现出两句诗,“绿影一堆漂不去,推船三面看乌尤”。几天后,远处的乌尤山、中间的三江水、近处的松林三位一体,一幅简约、灵动的乌尤胜景跃然纸上。

余龙画的乐山大佛

画门票的成功,让余龙画大佛的心思越发迫切起来。“就开始尝试,但哪次是第一次,真的已经记不清了,因为随时都在想,连做梦都在画。”余龙清晰记得的是,在传统文化和中国画方面,在乌尤寺的4年进步很大。这得益于和遍能法师朝夕相处,遍能是中国当代十大高僧之一,在传统文化、书法等方面造诣很高。

“从到乌尤寺算起,到现在已经44年了。”余龙伸手在画前虚晃了一圈,“这44年来,大佛一直陪着我。”

愿做守护人 画下大佛每个瞬间

余龙《乐山大佛》

大佛陪着余龙的时候,余龙也在守护着大佛。1979年,余龙从临时工转为正式工,并调到大佛寺,创办文物商店,并担任经理。“这下更方便了,天天围着大佛转。”余龙概括地形容说,白天上班看大佛,晚上下班画大佛。次年,嘉州画院成立,余龙成为首批画家之一。

“这么多年,画得最多的还是大佛。”余龙说,大佛一直是他创作的保留题材和代表作品。1993年,他画的《乐山大佛》挂上了天安门城楼;2006年,他在英国莱斯特举办个人画展,《乐山大佛》在异乡展示出神奇的东方魅力;2018年,他赴塞尔维亚、黑山参加对外文化交流活动,《乐山大佛》成为观众驻足最久的作品之一……在乐山本地,他去年创作的乐山大佛主题作品《嘉州古韵》,长5.4米、宽2.3米,不仅是他最大的一幅画,也成为了外地游客“打卡点”。

余龙《三江潮涌》

余龙《嘉州古韵》

“还积极参与了很多宣传报道。”余龙掰着指头算了一下,“光央视就上了4次,每次主题都是画大佛。”此外,余龙创作的《乐山大佛》还多次作为礼物,由市委、市政府赠送给来乐的贵宾。

是的,画大佛就是余龙守护大佛的方式。“我希望自己能成为乐山大佛守护人。”余龙认为,这次守护人招募活动创意好、形式好,能吸引更多人来关注大佛文物和世界遗产的保护。他还建议扩大守护人认定范围,“自大佛开凿以来,凡是对大佛有过贡献的人都应该算。”

至于他自己,尽管前年就已经退休,但还是会一直画下去。“主要有两大动力。”余龙说,一是他认为不管影像技术如何发达,都不能代替创作和想象,以乐山大佛为主题的画作,和摄影、摄像作品相比,有其独特的韵味和魅力。

“二是画了这么多年,每一次都有不同感受。”为了退休后还能每天看到大佛,余龙把家搬到了大佛对面,客厅、卧室、阳台都能看到大佛,“不同的季节、时间、天气、角度,看到的大佛有不一样的美,我想画下大佛每一个美妙的瞬间。”

“画不够啊。”余龙说,画不够的是大佛。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评论 2

  • 风铃485629 2019-04-15

  • 嘿嘿呼啦啦 2019-04-15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我要评论

猜你喜欢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