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出道30年,凭借《还珠》翻红,如今却被大家说“疯”了!

凤凰明星 2019-04-11 09:42 32755

2017年9月,一支名为《千面》的歌曲MV让微博炸开了锅。

MV中的男歌手染着一头荧光绿发,穿着一身透视纱衣、超短皮裤,过膝长靴紧箍在腿上。站在人群之中,他的妖娆不输周遭女舞者,举手投足间都写着两个字——妖艳。

因为拍摄尺度之大,该MV一经发行,便引起了网友的热烈讨论。然相比其中略显“辣眼睛”的画面,更让人们讶异的是,出演者竟然是昔日“小虎队”成员,陈志朋。

这次之后,陈志朋一改众人印象中阳光帅气的男孩形象,开始在放飞自我的路上越走越远。

人字拖搭长筒袜,蓝皮草配粉内衣,近几年,陈志朋的每一次亮相都让人目瞪口呆。

为了成为“千面男爵”,曾经的“小帅虎”面目全非。

由于这样与从前大相径庭的“转型”,陈志朋成了很多人讥讽的对象。众人嘲他作妖博出位,在他的每一次露面之后,都给予最大声的嘲笑与鄙视。

“好好的人怎么说疯就疯了?”

“他是不是欠高利贷了?”

好像所有人都在等陈志朋的解释,可他却说:不用解释,这本来就是自己最真实的模样。

“所有的面目,任凭自己雕琢。成全我,任岁月去挥霍。”

很少有人知道,《千面》中所唱的他,才是真正的陈志朋。

根据陈志朋的回忆,自己从小到大听到最多的一个词,便是“异类”。

上世纪70年代初的春天,陈志朋出生在中国台湾省台中市的一户富裕家庭中。

母亲开发廊、父亲开唱片行,优渥且时尚的成长环境,使得男孩从幼年开始,便对舞台有着特殊的情感与向往。

在同龄小伙伴都忙着读书的年纪,陈志朋偏偏只对唱歌、表演感兴趣。

比起老师口中时刻重复的公式与文章,他更钟情于家中那台老旧收音机里传来的流行歌曲。

幼年闲暇时光尚有大把,陈志朋小朋友每天做的最多的事情,便是将自己锁在屋子里,跟着磁带里的音乐,一遍遍跳着从电视机里学来的流行舞步。

那时,男孩对着满天神佛说:“求求你,让我做个明星吧!”

作为家中最小的孩子,长辈的宠爱与呵护,给予了陈志朋野蛮生长的机会。

那段时间,虽然他的成绩已经可以用一塌糊涂来形容,但母亲还是爽快答应了他要去学习芭蕾舞的请求。

换上紧身衣,穿上舞蹈鞋,在清一水的女孩堆里,陈志朋是其中唯一的男孩。

因为喜好舞蹈,陈志朋近乎将自己所有的时间都送给了舞蹈室。不喜出门,又不爱与人说话,他很快便成为了同学眼中的“异类”。

身边热衷“野蛮游戏”的男同学因此对着他指指点点,可他却始终我行我素。他想:

为了自己喜欢的东西努力,这并不丢人。

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香港电影迎来自己的黄金时代。

港片中光怪陆离的场景,如同一股浪潮,将无数年轻人推向新世界。

他们在这里做梦,并幻想着自己在未来的某一天,也能成为这漫天繁星中的一员。

而这其中,就包括了陈志朋。

在为电影沦陷的那段时间,陈志朋对于表演的渴望,近乎到了痴迷的程度。

彼时的他正在上高中,虽然每日课业繁忙,但他却还是会抽出大把的时间与精力,去经营自己喜欢的表演爱好。

去公园参加跳舞party、去少年宫偷学爵士舞和踢踏舞,在略显枯燥和单一的生活里,舞台让他感受到了为数不多的快乐与满足。

后来大抵是觉得上学太耽误自己学舞蹈,陈志朋与家人商量过后,干脆直接向学校提出了休学的请求。

在该上学的年纪做起了“无业游民”,陈志朋就这样成为了邻居眼中的“坏孩子”,长辈劝他找份工作早日“改邪归正”,可他却始终沉默不语。

离开学校以后,陈志朋发现自己忽然有了大把的时间,他开始做起自己喜欢的事情。

做模特,当舞者,拍杂志,没有所谓的迷茫与忐忑,他的内心满是期待。

那时他时常会学着港片中帅气的男主角那样,在炎热的夏天里,穿着风衣皮鞋走在四下无人的街道,有时甚至还会男扮女装。

看着远方的路,摆脱了束缚的他像是一个无畏的战士,他尽情做起了别人眼中的疯子,同时也在等待着一个可以一飞冲天的机会。

在没有网络的年代,“年少成名”像是一场赌上未来的赌博,幸好陈志朋赢了。

1987年,中国台湾解除了此前长达38年的戒严令。文化市场迅速膨胀,娱乐文化从此快速发展。

第二年,为配合女子组合“小猫队”的综艺演出,“开丽”公司决定面向全国招聘3位男生做助理,以此来解决观众口中“阴阳不平衡”的问题。

没有片刻的犹豫与思考,陈志朋直接将自己的写真照片送到了海选现场。3000名应征者,他有幸成为了最后十强。

海选过后,工作人员将十张照片摆在了老总面前任其挑选。彼时对方只简单看了一眼,便直接抽出了印有陈志朋的相片扔到了一边,然后对身后的助理说道:

“这个人太像明星了,没有必要来这里了。”

因为极强的表现力和明星天赋,陈志朋被“小虎队”拒之门外。一旁的工人员觉得可惜,便又在之后偷偷将照片捡了回来。

就这样,陈志朋蒙混过关,成功进入了最后一轮考核。决赛当天,他与同组其他选手一起竞演,然而一曲终了,却只有他一人成为了幸运儿。

后来,陈志朋与吴奇隆、苏有朋组成“小虎队”出道。由于只是担任助理的角色,三位少年大多时间只能站在舞台的最边上。

彼时没有人会想到,这三只小虎在日后,会在娱乐圈里引起一场惊涛骇浪。

在成为“小帅虎”的那一年,陈志朋刚刚17岁,站在舞台之上,他满脸都写着热血与渴望。

因为不是舞台上的主角,陈志朋与其他两位成员只能在节目时长不够时,跳上舞台出演几个简单的节目。

也许和主持人、嘉宾比起来,他们的出场只能勉强算是“替补”,可对于陈志朋来讲,这却是他目前人生中的最高光时刻。

舞台、灯光、观众、掌声,当这些他已经期盼了十几年的荣光,就这样赤条条地摆在他的面前时,他选择了尽情享受。

“我谨谨慎慎,小小心心,就是唯恐流露出我骄傲又自信的样子。不管唱歌还是跳舞,对我来说,好似吸尘器一样,一打开电源,不费吹灰之力就能照单吸收。”

1989年年初,“小虎队”正式签约“飞碟”唱片公司,并同时发售《逍遥游》与《男孩不哭》两张单曲。

10天,全亚洲专辑销量突破200万张,“小虎队”一出道就创造除了时至今日都让人为之感叹的奇迹。

那之后不久,公司为他们举办了一场歌迷答谢会。因为到场人员太多,现场情况一度失控。当三人最终只能以“翻墙、爬栏杆”这种略显狼狈的方式逃离现场时,陈志朋终于意识到:

“我成了明星,我和别人不一样。”

和如今大批明星忙着立人设一样,当时的“小虎队”也疲于应付着公司给予的躯壳。不同于其他两人的逆来顺受,一向有主意的陈志朋陷入了前所未有的焦虑。

看着公司源源不断送来的,一成不变的“健康、阳光、积极”标签,他忽然开始疑惑:到底是这样的标签火了,还是陈志朋火了?

那是一段完全没有自我的日子。

站在舞台之上,陈志朋自觉那时的每一次演出都如同流水线上的产品。

一样的歌曲、一样的舞步、一样的表情,完全机械化的排练与演出让他对一切感到厌倦。

在日复一日做明星的时间里,他开始愈发想念起在家里对着录音机舞蹈的日子。

那时没有观众和舞台,可他却永远斗志昂扬。

“我没有吴奇隆帅气的后空翻,赢得少女们沸腾的尖叫;也没有苏有朋的好学历,不是家长和少女们都倾心的文艺少年……大家可曾见到陈志朋也很认真,很认真地站在舞台上?”

继续做用人设堆起来的“小帅虎”,还是回去做自己?这个问题的回答直到三年后,陈志朋才找到了答案。

1991年,陈志朋应征入伍,一首《再见》终了,“小虎队”短暂解散。记得在此之前,经纪人曾说:

“陈志朋啊,是他们其中最会唱歌、跳舞的。”

只是人生有时就是这样,在机遇面前,最优秀的,有时并不代表是最合适的。

2年之后陈志朋退伍,可昔日的队友却已与金城武、林志颖组成了“台湾四小天王”。

仅仅七百个日月过后,娱乐圈便已成为了别人的天下。游离在“四小天王”之外,陈志朋成了很多人最熟悉的陌生人。

这之后,“小虎队”虽经几次重组,但终究是辉煌难再。最终,当吴奇隆、苏有朋先后宣布单飞后,陈志朋正式结束了自己在“小虎队”的旅程。

没有了昔日队友与辉煌的庇护,陈志朋就这样开始了自己在娱乐圈里,单枪匹马的战役。

这之后很久,他用“一个人在船上晃”来形容那段独自一人飘在娱乐圈的日子。

无助、孤独,同时伴随的还有无边的恐惧。

在陈志朋艰难寻找出路的日子里,“霹雳虎”吴奇隆演出投资两不误,顺道还赢取了美妻刘诗诗;

“乖乖虎”苏有朋导演、拍戏两头抓,一举摘下了影帝桂冠一时口碑、票房双丰收。

三十年河东,陈志朋终究还是成了网友口中,小虎队中“最不红”的那一个。

为了能尽快结束低谷时期,陈志朋在此后多年间,开始了多次“立人设”的过程。

新专辑发布,他顺应公司做起了“成熟男神”,结果完全不合时宜的包装与通稿,将他弄得“满面油光”,极尽油腻。

新综艺上线,他为了迎合“大魔术师”的形象,玩过扑克牌、大变过活人,甚至不惜为演出弄到遍体鳞伤。尽管最后他成功摘得冠军桂冠,可终究未能激起任何水花。

就连转行拍戏,他都会碰到剧组失误,炸伤面部险些毁容。

繁华落尽,陈志朋“一无所有”。

“成熟男人”陈志朋

多年过后,时光打磨掉了少年所有的意气风发,他终于不再像从前那样向往舞台。

为了逃避现实,陈志朋酗过酒、出过国、息过影,远离聚光灯,他在完全陌生的环境里体验到了全新的人生。

曾几何时,他也曾想过就此移民重新开始,可内心对于舞台的向往,却终究没能给他半点放弃的机会。

“除了唱歌、表演,我什么都不会。”

“即使我逃到天涯海角,也实在无法忘却掌声给予我的悸动。”

已逝的年月如烈火,这一次他终究还是选择,在灰烬中拼凑出了最初的自己。

在出国的那段时间,陈志朋喜爱了舞台剧。因此回国之后,他便马上投入到了音乐剧的排练演出当中。

作为那个行业里的新人,陈志朋发誓要借此机会,打碎从前“尔泰”与“小帅虎”的形象。

出演反派、特意扮丑,上蹿下跳,时隔多年,他终于又找回了曾经的热烈与疯狂。

因为剧目本身的原因,陈志朋可以在舞台上放肆歌唱、吼叫、舞蹈,甚至破口大骂。这种几乎发泄的颠覆性演出将他成功送进了百老汇。

可同时,也将他推向了离观众更远的“小众”舞台。对于他来讲,成为歌舞剧演员的那段日子是荣光。

隐匿于幕布之后,听着一线之外山呼海啸般的掌声与呐喊,他又想起了很多年前自己曾说的话:

“不做明星做艺人,为舞台而生。”

陈志朋舞台剧造型

2005年,陈志朋因外形略似张国荣,而受邀参演音乐剧《永恒的张国荣》,一时间毁誉参半。

舆论争议将沉寂多年的人再次推到了风口浪尖,陈志朋迎来了小范围的事业“第二春”。朋友劝他抓住机会奋力一搏,经纪公司亦打算借此疯狂消费。

年少时,“极像张国荣”是他身上最无奈的标签,如今人到中年,他真的要借此“出位”吗?

站在人生的十字路口,陈志朋举棋不定。而也就是在此时好友——台湾音乐人陈小霞,忽然开口问道:

“小孩儿,要不要去尝试不一样的自己?”

陈志朋音乐剧《永恒的张国荣》

或许只是出于好奇,陈志朋竟真的与友人一起走上了街头。他们走进了上海的一家老裁缝店,并在那里试穿了多件,在外人眼中看起来极其出格的套装款式。

站在镜子面前,陈志朋看见了完全不同的自己。他喜欢这样奔放、浓烈的表达方式,可心底却一直有个声音在告诉他:

“你是公众人物,这样出挑是不可以的。”

一阵挣扎过后,他欲转身离开,可陈小霞却说:“人生是你自己过的,为什么要关注别人的眼光?”

没有人知道陈志朋在听到这话之后的短短几秒里,到底经历了怎样的内心斗争。总之仅是在短短的几分钟犹豫过后,他便真的穿着长裙走上了大街。

从低头逃避,到享受侧目,陈志朋好似再次回到了童年。

那时他也像这般一样,穿着自己喜欢的衣服,做着自己喜欢的事情,不管不顾,勇往直前。

那天之后,陈志朋彻底解放了自己。

“做艺人,一定要让大家看到我的敬业,一定要给不同的观众带去不一样的感受。”

他开始尝试不同的发色、个性的穿搭,尽管每一次都会被“喷”到体无完肤。好事的看客抱着猎奇的心态对着他指手画脚,然后在哈哈大笑过后一哄而散。

他们在虚拟的世界里,站在道德的制高点对别人品头论足,却忘记了,尊重不同才是一个人的最高修养。

因为看不惯陈志朋的不同,有人跑到他的微博下疯狂辱骂。可他却只是回复:

“我很快乐很开心做自己,而你们做到了吗?”

今年陈志朋已经48岁了,曾经发誓不走回头路的他,终于在摸爬滚打中找到了最想确认的自己。

也许比起别人,他的身上总是多了些“郁郁不得志”的无奈与悲凉,但仔细想想,那些他始终坚持的——舞台与自己,其实都在他跌跌撞撞中得到了回复。

“30年了,大家都长大了,我都这把年纪了,还要活在人设里吗?”

如果这个问题的答案是否定的,那陈志朋又错了什么?

陈志朋走秀

记得在前不久,陈志朋再次因“大尺度服装走秀”被网友骂上了热搜。

在这之后的某次采访中,当记者问起陈志朋做此事的心路历程时,弹幕里忽然有人问道:

“这犯法吗?”

部分资料来源:

《鲁豫有约》陈志朋专访

陈志朋自传

图片来源:网络、视觉中国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评论 1

  • 冷風如刀 2019-04-11

    这还真是一个莫名奇妙就能火起来的时代啊...

我要评论

猜你喜欢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