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生最忆那杯茶

封面新闻 2019-04-09 08:29 33553

喜欢喝茶,与自小和外婆一起生活有关。

外婆的家在川北一个小镇,早年,这里盛产食盐。南来北往的盐商云集,边远的山乡成为熙熙攘攘的食盐集散地。随着流动人口的增多,小镇上饭馆、旅店、茶馆等也应运而生。外公与外婆一道,也从罗家坪的老家来到镇上,办起了一家茶馆。不过,当我出生时的上世纪五十年代中期,外公早已经不在人世了。因为染上吸食鸦片的恶习引起各种并发症而早早去世,留下四个年幼的孩子与一间茶馆由外婆独自支撑。过了不久,小镇上的盐业生产停止,昔日热闹的小镇一下子变得冷清了,茶馆、饭馆、旅店也没有人光顾。在政府的组织下,小镇居民纷纷改行,由工商业转身从事农业生产。

或许是生活方式改变的不适应,或许是生活的压力太大,外婆天天起床的第一件事,就是把一饼黑乎乎的东西,放进瓦罐,抓里面煮一会,然后倒进一只土碗,一口气喝上一大碗,才扛着锄头上工去。

小孩总是对任何事物充满好奇心的。等外婆走之后,我赶紧从瓦罐里倒一点茶水出来喝。然而,渗入舌尖的,有些苦,有些涩。后来问才知这叫做沱茶。奇怪的是,这苦涩的味道,并没有阻止自己天天偷喝的嗜好。久而久之,也就养成了喝茶的习惯。

不过,由于经济条件的限制,家中那时饮用的茶叶,只有两三角钱一饼的沱茶。只有在春节时,外婆才会破费一次,买上二两叫“三花”的花茶。“三花”的味道,这便算是家中饮用的最好的茶叶了。“三花”似乎就有了些许香气。香气不浓,掩饰不住苦涩的味道。

上世纪70年代末,参加工作在中学任教后的我,也学起外婆的样子,每天一早起床,就要泡上一杯茶。茶叶,也是“三花”。当然,泡茶的工具不是瓦罐了,而是换成了搪瓷杯子。每天似乎要喝一杯茶,才显得精神饱满;而每次回乡看望外婆,唯一的礼品也是半斤茶叶。品种,依然是外婆多年饮用的沱茶。偶而,也会买点“三花”,甚至一级、特级花茶回去。

苦涩,是自己对茶叶味道唯一的认知;而沱茶与花茶,是多年来饮用的茶叶品种类,左右自己的饮茶习惯。直到1989年的夏天,在峨眉山,在五显岗一处简陋的茶铺里,平生第一次饮到了峨眉山出品的竹叶青,才让我知道,世上原来有如此甘甜清香的茶叶滋味!也就是从那以后,饮茶的习惯,悄然得到改变。

那一年的盛夏时节,受省内一家报纸邀请,到乐山参加培训。培训结束时,主办方安排学员们游览天下名山——峨眉山。

那天,按照会议主办方的安排,我们一行从峨眉山金顶下来后,然后在五显岗集结,统一乘车去峨嵋市区吃晚饭。出发时,我自信满满,一路领先,走在队伍的最前面。渐渐,就觉得有些不行了。不是因为体力的缘故,而是脚打泡了。

当时从乐山出发,看到我穿着一双硬底高跟的皮鞋,有人劝告说,得买一双软底的布鞋或凉鞋爬山。一是由于经济原因,二是对自己体力有信心,便拒绝了劝告,穿着笨重的皮鞋就上山了。第一天是乘车,坐索道,没有走多少路,倒没有出现多少不适,而第二天下山时,问题就出现了。刚刚走到洗象池,脚上的泡便开始破了,血开始渗了出来。撕裂的疼痛不得不让我放慢脚步,掉到了队伍的后边。

疼痛,击溃了欣赏自然美景的兴趣,一心只想尽快到达目的地,坐上车完成最后的旅程。所以,对峨眉山上若干景点,也就没有心情观赏,自然也没有留下什么印象,唯有在五显岗喝的那杯茶,留下永恒的记忆。

经过六七个小时的奔波,下午三点钟左右,终于赶到了集结地——五显岗。在一间临时搭建的简陋茶铺中,主办方与峨嵋市委宣传部的工作人员泡好了茶,正等着我们。

早已经疲乏困顿的我,捧起一杯茶,便“咕噜咕噜”一气喝了下去,紧接着,一股甘冽清醇香甜的滋味也沁入心脾,久久弥漫,因为脚打泡而导致的萎顿情绪也渐渐有了改善。

这杯茶,彻底颠覆了自己长期饮茶的感受。

如此甘冽清醇香甜的味道,岂可错过?!接着,我又端起了第二杯茶仔细端详,只见汤色嫩绿鲜亮,一尘不染;更奇特的是,那些茶叶如针尖一样,竖立在茶杯中,煞是好看!这一次,我没有一饮而尽,而是慢慢的品尝。一边品尝,一边情不自禁地问,这是什么茶呀?汤色这么清,味道这么香醇?!

一旁的美女指了指绿树环绕,苍翠欲滴的群山自豪地说,这就是我们峨眉山出产的竹叶青!

竹叶青!我急忙从自己的知识储备中,搜索掌握的茶叶知识,然后似是而非的应答,是竹叶青哟!其实,对于这个茶名,好像只在某个书本上看到,没有亲身体验。

“竹叶青和其它茶叶味道咋迥然不同呢?”我问。

美女打开话闸,滔滔不绝道:“俗话说,高山云雾出好茶,竹叶青产自峨眉山海拔600-1500米的高山茶园。这里终年云雾缭绕,造就了适合高端绿茶生长的生态环境。加上竹叶青只在清明前采摘,这个时节气温低,几乎没有什么虫害,茶芽洁净无污染,因而味道与众不同。同时,竹叶青需历经38道严苛工序,从而保证了竹叶青汤色嫩绿清明、独有嫩栗香,茶芽遇水直立、滋味持久的美妙效果。”

我一下恍然大悟!原来是这特殊的地理位置、特殊的自然环境、特殊的制作工艺,形成了竹叶青的独特味道!

能有机会与如此好茶不期而遇,当然得多饮几杯。我便一鼓作气,畅饮了好几杯才肯罢休。爬山时的疲惫,脚上的伤痛,似乎也变轻松了。人,又恢复了元气,变得朝气蓬勃。

也就是这杯茶,让我认识到了与仙山峨嵋一样齐名的竹叶青;这杯茶,也改变了外婆和我多年的饮茶习惯,从此爱上竹叶青。从乐山回到成都,第一件事就是找到茶叶店,购买了半斤竹叶青带回家,让我的外婆也品尝一下这至纯至美高山竹叶青。

有着50多年茶龄的外婆,呷了呷茶水,“香!香!香!”她一连说了三个香字。接着,像贪婪的小孩一样,把一大杯竹叶青一饮而光。从那以后,我每次回家,竹叶青成了必不可少的礼物,直到外婆去世。

贾登荣(作家)


(贾登荣,笔名背二哥、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出版有《记忆》、《闲弹》等作品。)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评论 1

  • 572fm41 2019-04-09

我要评论

猜你喜欢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