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徐朗清:永远的怀念

封面新闻 2019-04-02 15:45 34525

徐朗清(泸州)

母亲已和我们离别45年了。早春二月,乍暖还寒,我们几兄妹迎着凛冽的寒风,去给母亲上坟。

山野一片葱绿,一片片油菜花灿烂着一片片的金黄。我们边走边谈母亲,一个个心里都酸酸的,想哭。

母亲是新中国培养出来的第一批大学生。参加工作后,母亲工作勤勤恳恳,兢兢业业,很快博得领导和同事们的敬重。

正当母亲扬起人生的风帆,事业有成之际,那场突如其来的“飓风”把父亲吹“倒”了,母亲好痛苦,好困惑,好忧伤。

母亲了解父亲的人品,组织上让她划清界线,与父亲分道扬镳,母亲经过深思熟虑,婉言谢绝了,牵着父亲的手,走上一条漫长、坎坷、悲凉的风雨路。

父亲“倒”后,母亲主动要求从成都回泸州工作,在当时的财贸干部学校教书。一大家人,上有老,下有小,母亲像牛一样无怨无悔地用柔弱的肩膀挑起整个家庭的生活重担。

在财干校的教职员工中,母亲的穿着是最寒酸的,我们几兄妹的衣服也缀满了补丁。母亲说:“人们笑烂不笑补,只要洗得洁净,补得巴适,就没有什么可责备的。俗话说,人穷志不穷,越是厄境越磨炼人……”

为了我们能缴上学费,父母甚至去卖过血。

后来,父亲被批斗、游街、挂黑牌。既触及灵魂又触及皮肉的轮番折磨,使父亲痛苦、绝望,几次想以死解脱。母亲好言劝慰,让他看在孩子们的份上,好好活下去,才使他没有走上绝路。

母亲后来调到市财政局工作,她一辈子要强,领导安排再多再重的工作,她都认真负责完成,从没有任何怨言。在当时机关处于半瘫痪状态时,母亲常常是一个人干几个人的活,无怨无悔地燃烧着她的生命之火。

1974年初春,母亲带病到高坝收税。风寒侵入,积劳成疾,昏倒在工作台前,在医院经抢救无效,于1974年二月八日中午,告别了人世,享年54岁。

当年财税局在悼词中用了“兢兢业业”、“任劳任怨”,还用了“积劳成疾”。要知道,这几个字包含了多么深的内涵。

“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母亲走了,走在春寒的日子里。

母亲一生担忧这个,牵挂那个,心都焦碎了。她不但在我们降临人世的那一天付出了极大的努力,更在我们出生后每一个风风雨雨的日子里,为我们立起了一座人格的丰碑。

悠悠岁月,流不尽我们对母亲的深深怀念。我们永远铭记着母亲的似海深恩,永远为有这样一位自尊自强善良的母亲而自豪。

【“时光”栏目征稿启事】

讲真实故事,自己的,他人的,都可。字数控制在1200字内,原创首发。面向四川省内征稿。勿用附件,标题务必注明“时光”。部分作品会被华西都市报《宽窄巷》副刊选用。投稿信箱:huaxifukan@qq.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评论 4

  • 罙海yυ不怕黑 2019-04-02

    怀念那时光

  • 痴妹与他 2019-04-02

    是呀,怀念!

  • 琺讀懂袮訫 2019-04-02

    我要珍惜这时光

查看更多

猜你喜欢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