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年后当街掌掴老师,男子亲笔道歉信曝光:做出这种冲动无脑的事,非常懊悔

封面·底稿 2019-04-02 14:48 1879

封面新闻记者 沈轶 河南洛阳报道

2018年7月底,32岁的常仁尧,河南省栾川县栾川乡变电站,用掌掴方式,殴打自己初中班主任张某,同行同学,为他录下了视频。

事后,常仁尧大醉了一次,并告诉家人和朋友,通过这一次,他解开了在他心里拧了近20年的结。

四个月后,常仁尧殴打老师的视频“爆红网络”,更被定性为“挑衅公德”。

2018年12月20日,常仁尧被以“寻衅滋事罪”批捕,至今仍被羁押。

心灵被释放,自己却身陷囹圄。对于曾经打老师的事情,常仁尧本人有过道歉,在首次曝光的亲笔道歉信中,常仁尧表示“做出这种冲动无脑的事,非常懊悔”,“不应该用那种极端的方式来处理”,并“郑重公开向张老师道歉”,希望得到原谅。

这一次,对于常仁尧来说,形如与魔鬼的交易。至于结果是否值得,如今身在看守所的他,也很迷茫: “我不想被拘留,但那次以后,我晚上不做噩梦了……”

耳光

常仁尧也不清楚,到底是哪天打的人。对于他来说,记忆只停留在事发当天下午4点。

那天下午,太阳很大,常仁尧准备去栾川乡双塘村附近钓鱼。

在双塘村变电站附近等朋友时,常仁尧突然看到一个中年男人身影。

这个身影,形似自己初中班主任张某。

将对方拦下后,常仁尧第一时间核实了对方的身份。

“问清楚了就开始打,头、脸都打了。”一个认识常仁尧的目击者表示,常仁尧暴戾的样子,从来没有见过。

网传常仁尧殴打老师的视频总长9分多钟。他一边打一边质问着张某,“记不记得我?”、“还记得以前是怎么打我的吗?”、“我去你X的。”

图片来自网络

对于常仁尧,张某其实并没有印象,两人自2000年,常仁尧毕业后,再无交集,张某曾表示,“如果他不说是我学生,就算面对面,我也记不起来。”

事发当天,他送小女儿进辅导班教室后,就骑着电动车想在附近寻找一块阴凉的地方,等着女儿放学。或许是命中注定,无意识间,他来到了变电站附近,碰到了同样在这等人的常仁尧。

被打后,张某没有声张,甚至连家人也没有透露。身上的伤,他说是自己摔的。这次小冲突,并未在栾川掀起波澜。

9月,开学后,有细心的同事发现,张某变得更加沉默寡言,“他平时人就比较内向,所以也没有太在意。”

往事

扇了老师,常仁尧没有按照原计划继续钓鱼,而是和朋友一起,回到了城里。

当天晚上,常仁尧喝得烂醉,父亲常何(化名)也感到奇怪,儿子为什么喝那么多?但被常仁尧敷衍了过去。

常仁尧的同学坦言,常仁尧曾说过,他被初中班主任“针对的事”,在很多同学看来,其实并没有什么大不了,“张老师当初打过很多人,常仁尧其实并不是被打得最厉害的。”

图片来自网络

初中时期,常仁尧成绩中等。由于从小的家庭教育,他不是一个调皮捣蛋的学生。在班上的存在感,很低。

而在常仁尧的记忆中,一直有着两件事无法释怀。

一次,是同桌带到学校的午饭被人偷吃,在没有证据的情况,张某将偷吃者锁定为常仁尧,“当着全班的面,说他是小偷,可能他觉得伤了他的自尊吧。”

还有一次,则是常仁尧因为不遵守课堂纪律,被要求“面壁”。这期间,常仁尧后背被插进了一块木板,“就像是搞批斗一样,他觉得丢人。”

常仁尧的同学说,这些“待遇”不只是常仁尧有过,很多人都有。

或许正是因为这样,扇完老师张某耳光后,常仁尧把视频传给了很多初中同学,想表达的意思很明显,“我为大家报仇了……”

阴影

常仁尧的妻子小琳(化名)说,张某一直是丈夫心里的禁忌,“他很多次晚上做噩梦,梦到小时候。”

图片来自网络

第一次噩梦后,小琳知道了丈夫儿时遭遇。此后每次常仁尧做噩梦,小琳都会将他的头抱到怀里,轻轻安抚。

小琳说,有了孩子后,常仁尧对孩子的情况十分敏感。

曾经有一段时间,关于幼儿园的负面消息被引爆,常仁尧曾一度萌生过不把孩子送去幼儿园的想法,两人还曾因此有过争执。

常仁尧的朋友们也表示,和常仁尧喝酒后,他经常会说起自己读初中的事,每到这时,常仁尧都会哭得像个疯子,“他每次说完,就开始哭,很大声那种。”

在扇了老师张某耳光以后,小琳说,可以明显感觉到丈夫情绪的好转,一直到常仁尧被抓,丈夫再没有做过噩梦,“可能是因为发泄出来了吧。”

自责

仅仅几个月后,常仁尧打老师的视频在网络迅速传播,疯狂发酵,常仁尧因此被警方刑拘。

对于儿子的状况,常何始料未及。“在他被抓之前,其实在视频传起来,我就知道这件事了。”常何说,事情发生后不久,常仁尧的同学曾告诉了他这件事。

常仁尧出生在一个军人家庭,家里六个军人,父亲常何是其中之一。或许是因为身份问题,常何对于常仁尧的管理严格到苛刻,并且简单粗暴。

“不听话”,打。“不爱学习”,打。“不遵守纪律”,打。“不尊重老师、长辈”,打。

常仁尧从小就被爸爸常何要求得循规蹈矩,尽管后来常何与妻子离婚,但常仁尧也没有“长偏”,这一直是常何最自豪的地方。

然而,突然听到,“儿子打了老师”,这是常何不能接受的。他立即找到了常仁尧,并质问儿子为什么这么做?

没想到,那天常仁尧罕见地顶了嘴,并说出曾经的事。一时间,常何有些失语,最后事情不了了之。

随着儿子被抓,常何也开始自责。他经常会想,是不是当初对孩子的管理多一些关心,就会避免这个事?

“如果我当初早点知道这个事,和学校沟通,能够改变老师的教育方式或者给他转学,就不会有这件事了?”常何曾经询问过儿子的同学,知道他们班里有一个女生在被张军打后,父母给她办了转学。

迷途

羁押看守所后,常仁尧想了很多,通过律师给家里带了很多话。

对于曾经打老师的事情,常仁尧本人有过道歉,但他也坦言,自己其实并不知道对与错。

常仁尧亲笔道歉信

2018年7月,形如常仁尧人生转折点。

在那以前,他像生活在一副无形的枷锁中,心中的伤痕难以愈合。

2018年7月以后,他将自己的枷锁,从虚幻变成现实,换来的,是心理轻松。

律师曾经问常仁尧,是否值得?

常仁尧没有给出答案。他只是表示,自己现在情绪很平和,道歉也是出自本心:“我当时只是想向他证明,我不怕他了,我应该和他讲道理,不应该打他,打人始终是不对的,他当初不对,我现在也不对。”

家乡的邻居,对常仁尧的评价很高,“很有礼貌,对他爸很孝顺,他挣的钱大部分都给他爸盖了新房子。对村里人也很好,生病的老人,孤寡老人他都捐助过,村里健身用的兵乓球桌也是他出的钱。”

外界传闻,常仁尧仇视老师。对此,常仁尧的家人十分抵触,“他讨厌的老师,就那一个,他对高中的老师就都很尊敬,之前有一个高中老师生病做手术,他捐了一万,那个老师也打过他。”

本文由树木计划作者【封面底稿】创作,在封面新闻和今日头条独家发布,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评论 0

  • 还没有添加任何评论,快去APP中抢沙发吧!

我要评论

猜你喜欢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