伟大的交子在哪里?

封面新闻 2019-04-01 14:41 36417

图为据传为现存的“交子”,为日本东京货币博物馆收藏。

奉友湘

3月28日晚,中国金融博物馆集团理事长、万盟并购集团董事长王巍先生在成都市阅读协会2019年会上透露,他将在成都建设“天府金融博物馆”。而“伟大的交子”,将是这个博物馆最重要的组成部分。

交子,是成都商人发明的世界上最早的纸币。它的横空出世,改写了世界金融史。1023年阴历11月,咱们的成都老乡,大宋朝垂帘听政的刘太后,英明地批准成立益州交子务。这意味着世界上第一个国家“央行”在中国四川成都诞生!公元1024年4月1日,益州交子务在成都正式发行“官交子”,世界上第一张由官方发行的信用纸币正式面世。我猜想,王巍先生到成都来建设“天府金融博物馆”,本身就包含着对“伟大的交子”的致意,对发明交子的伟大蜀商的致意,对交子的千年诞辰的致意,对世界纸币故乡成都的致意。

既然交子这么伟大,我们怀着景仰的心情都想一睹真容。那么,世界上到底还有没有真正的交子呢?这些年,笔者在写作影视作品《交子》的同时,也一直在寻求这个答案。

英格兰银行后花园里的树种错了

2017年5月14日,《“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在北京开幕,习近平主席发表了主旨演讲。100多个国家的领导人及嘉宾出席,他们为什么而来?当然是为了更好地跟中国做生意,赚更多的中国交子嘛!

为了迎接这次国际盛会,中央电视台财经频道制作了大型纪录片《丝绸之路经济带》,第四集就专门讲货币,而其中很大篇幅讲到了我们成都商人发明的世界最早纸币——交子。这一集的一开头这样写道:在英国伦敦金融城,有300多年历史的英格兰银行的后花园里,种了两棵特别的树,一棵是桑树,还有一棵,也是桑树。他们为什么要在这寸土寸金的地方种这两棵桑树呢?据他们说是为了纪念世界最早纸币交子的诞生。他们认为,中国成都商人的发明,改写了世界金融史。因为他们了解到,印刷交子的纸是用养蚕的桑树的皮和叶子制成。为此,专门种下这两棵桑树,就是为了表达他们对发明世界最早纸币的中国成都商人的敬意。

英格兰银行的这种美意实在是值得赞赏,作为一个研究交子的后学之人,我心里更是甜滋滋的。但是,我又不得不万分遗憾地说,他们的树种错了!因为世界最早的纸币交子,印刷专用纸不是桑树叶和桑树皮制造的,而是由楮树皮为主要原料制造的,因此被称为楮纸。这种楮纸洁白,吸墨,耐折,最适合印制交子。因此,交子又称为楮币。桑树和楮树虽然同属桑科,但却完全不是同一树种。楮树别名构树,古浆树。又名谷,楮,谷桑,楮桑等等。楮树为多年生落叶乔木植物。树叶似心形,毛茸茸的,果为肉质球形,有长柄,熟时红色,味道甜甜的,可以入药,有清肝明目的功效。元代成都人费著写了一篇专门研究交子的文章,就叫《楮币谱》。费著还写过《蜀锦谱》等系列文章。顺便说一句,北宋时益州成都地区的纸,主要有楮纸和麻纸两大类。前者主要用于印刷,后者主要用于生活。不过,英格兰银行虽然种错了树,但是他们向发明世界最早纸币交子的中国成都商人表示敬意的举动,还是值得赞赏。

交子在日本东京货币博物馆吗?

上面所说央视财经频道大型纪录片《丝绸之路经济带》第四集“货币”中还说,日本东京货币博物馆收藏着现存唯一的世界最早纸币北宋四川交子。上图是流传得最广的被认为是北宋四川交子的图案。2016年7月G20财长和央行行长会在成都举行时,四川省政府赠送给这些嘉宾的礼物,就是用这张所谓的交子图案做成的精美金属书签。为什么我要说是所谓的交子呢?因为根据笔者的研究,这个东西第一肯定不是北宋交子,第二肯定不是四川印制发行的。因为这张纸币上有这样一句话:“除四川外许于诸路州县公私从便主管并同见钱七百七十陌流转行使”。既然“除四川外”,当然就不是四川发的纸币了。另外,稍有历史知识的人都知道,“四川”这个称呼,在北宋及北宋以前是没有的,这个称呼是南宋才开始有的,它是“川峡四路”的简称。在宋太祖乾德三年(965年)平蜀后,将原后蜀之地改为西川路;开宝四年(971年),从西川路中分出一个峡西路;不久又合并成川峡路。宋真宗咸平四年(1001年),按照“分而治之”的思路,将川峡路一分为四:益州府路、梓州府路、利州府路、夔州府路,简称为川峡四路。南宋时又把“川峡四路”统一起来,成为一个大的行政区域,因而简称四川,从此沿用至今。这才是正宗的、资格的四川的来历。民间有许多人都以为四川的来历是因为四川有四条大河,其实这完全是望文生义的误解。既然这个纸币是南宋或以后的,就不可能是交子,因为在益州官府1024年首次发行交子83年后,就改称钱引,到1256年又改为川会子。既然南宋早就没有交子了,这张纸币理所当然也就不是交子了。

那么,问题又来了,既然这张纸币不是北宋益州交子,又是哪里发行的纸币呢?很遗憾的是,至今没人说得清楚。笔者认为,这张纸币很有可能是南宋中央政府在南宋晚期发行的纸币“关子”。四个证据可以说明:

第一,一般而言,宋代各府路发行的纸币均在所辖范围内流通,而只有中央政府发行的纸币才可以全国流通。由于四川单独发有川会子,所以才要说明“除四川外”。

第二,南宋中央政府的确大量发行过关子。杜君立在《宋代的纸币革命》(《企业家观察》2014年第6期)一文中考证,南宋政府曾在户部设立“会子务”,作为官方发行纸币会子的机构——“央行”。乾道四年(1168年),专设印钞厂“会子局”。到了光宗和宁宗时期(1189-1224年),由于会子的发行量过大,导致会子开始贬值。面值一贯(1000文)的会子只能兑换750文铜钱。而到绍定五年(1232年),两界会子同时流通,已经将近2.3亿贯,比会子发行初期的10倍还要多。于是物价飞涨,百姓怨声载道。见会子维持不下去了,景定五年(1264年),南宋政府决定以“关子”取代严重贬值的“会子”。

第三,日本收藏纸币上的文字与关子发行政策吻合。南宋政府在发行关子时规定,关子“每百作七十七文足”,也就是说,一百文关子兑换七十七文铜钱。国家法定,在纸币票面上就直接标明贬值幅度,这在历史上可能绝无仅有。这样一来,“除四川外许于诸路州县公私从便主管并同见钱七百七十陌流转行使”——日本东京货币博物馆收藏的纸币上这句话的后半句就容易解释通了,说明日本收藏的“交子”,乃是一张一贯(1000文)的纸币关子,按规定可当现铜钱770文使用。因为“关子”发行量也很大,而且是南宋最晚的纸币,流传至今最有可能。这里多说一句,根据史料,关子的发行依然不能挽救风雨飘摇的南宋政权,反而进一步加重了货币秩序的混乱,物价更加汹涌上涨。1279年,南宋灭亡。除了蒙古铁蹄的践踏,经济的崩溃是南宋呜呼的重要原因。

第四,印刷纸张吻合。另据考证,日本东京货币博物馆收藏的那张纸币,用纸就是以桑树皮为主要原料制造的。因为宋代杭州一带也盛产丝绸,农家普遍种桑。据宋应星《天工开物》记载,宋代浙江东部就产桑皮纸。不仅如此,南宋政府在杭州还直接设立有专门制造会子、关子用纸的“造纸会局”。宋代吴自牧的《梦梁录》记载:“造会纸局,在赤山湖滨。”而且800多年前的另一部古书《咸淳临安志》中,有一张现存最早的南宋《西湖图》,图中赤山教场与南山第一桥之间,清楚地标有“会子纸局”四个字,从中可以看出会子纸局的大致位置:大概是今天杭州城靠近杭州南山路、西山路和虎跑路三路交叉口的南山路以北一侧。由此可见,关子有很大可能是由桑树皮为主要原料生产的专用纸印制的。这又从纸张的角度进一步证明了日本收藏“交子”为关子。英格兰银行正是从日本收藏的“交子”信息得知,交子是用桑树皮为主要原料制造而成的纸张印刷,因而在其后花园种了那两株桑树,大大地会错了意,闹了一个不大不小的笑话。

伟大的交子到底还有没有存世品?

既然日本东京货币博物馆收藏的那张纸币不是益州成都交子,极有可能是南宋政府在当时的首都临安(今杭州)发行的关子,那么,就有一个比较终极的问题需要回答:到底北宋益州成都交子还有没有存世的?但笔者不得不说,这又是一个非常遗憾。根据很多专家的研究,北宋益州交子已经绝迹。四川省古今钱币文化研究会的会长,号称“西南钱王”的熊建秋先生告诉笔者,上世纪末他曾经在全国收藏界悬赏10万元,征集北宋交子。就是说,只要哪位收藏者有这个东西,拿出来看一眼,确认一下,就可以得到10万元。但是,没人拿得出来。由此基本上可以确信,北宋益州成都交子没有传世的了。

当然,我们依然在期待,万一还有呢?

2019年3月31日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评论 1

  • zha 2019-04-02

我要评论

猜你喜欢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