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书评 | 蛰居在家两年,从低谷走向大清王朝“领航人”,曾国藩的内心到底发生了什么?

封面新闻 2019-03-22 17:01 34538

封面新闻记者  张杰  实习生 刘可欣

作为一名历史青年学者,张宏杰对曾国藩可谓是“情有独钟”。1997年,张宏杰开始业余写作不久,他写了一篇散文《解剖曾国藩》,收入他2000年出版的人生第一本书中。张宏杰曾在复旦大学读历史学博士,在清华大学读博士后,他的博士论文和博士后论文写的都是曾国藩的经济生活。之后这些论文在中华书局出版,取名《给曾国藩算算账》。此外,他还写了《曾国藩的正面与侧面(一)》和《曾国藩的正面与侧面(二):〈曾国藩家书〉与曾氏家风文化》(三也在写作中)。在至今二十年的写作生涯中,他写得最多的一个人物是曾国藩:一百多万字,出版过四本关于曾国藩的书。

在过往20年间,岳麓书社版三十册的《曾国藩全集》,一直摆在张宏杰书架上最方便取用的位置。其中的家书和日记更常年是他的枕边书。他收集了大量关于曾国藩、湘军及晚清政治、社会史的研究资料和成果,完成了对曾国藩多个侧面的分块式解读。在阅读、写作曾国藩将近20年之后,张宏杰将以前关于曾国藩的拼图式写作和研究整合起来,补足其中的空白部分,形成一本简明全面的《曾国藩传》,2019年由民主与建设出版社公开出版。

曾国藩是一个丰富的历史人物。他一生遭遇过五次重大挫折;二次出山前蛰伏在家,性格大变。与左宗棠、沈葆桢等晚清名人一生恩怨纠葛;一心为国却成为“卖国贼”等。这本《曾国藩传》,和以前出版的众多曾国藩传、大传及评传有所不同。张宏杰侧重呈现曾国藩个人心路历程,而不是对其生平和事件的研究式复原,不是均衡叙述。比如关于“剿”捻一笔带过,而关于曾国藩对外观念的转变及天津教案,曾国藩一心为国却成为“卖国贼”的原因何在,是作者着墨最多的地方。

曾国藩在47岁被皇帝解除兵权后蛰居老家的两年,他反思自我,在胡林翼等的帮助下,最终大悔大悟。重新出山后,为人处世脱胎换骨,不仅清除了政治敌人,而且以“结硬寨、打呆仗”战胜了军事宿敌太平天国,位极人臣。那两年时间曾国藩到底在想些什么,他到底是如何修心、自我管理,从一个笨拙、憨直、资质平庸的人,真正脱胎换骨,完成人生飞跃,最终成为大清王朝的最后领航人?曾国藩自己不会去分析自己的心理动机。一个后辈学人,在掌握了详尽全面史料的同时,又能发起同理心,能够设身处地地从这个人的心理动态出发,把这个人的一生写活,难能可贵。

清华大学社会科学学院政治学系副教授刘瑜说:“宏杰是真喜爱曾国藩。他把曾国藩刻画成一个正直又不乏圆通、清廉却也有挣扎、智慧但又有点笨拙的学习型人才。正直、清廉、智慧固然是正人君子的题中之义,但是圆通、挣扎、笨拙则给他增添人性的质感。我也禁不住喜爱曾。”

曾国藩有哪些特点,吸引他一写再写?为什么对曾国藩如此感兴趣?张宏杰在《曾国藩传》中提到几个原因,“对于中国这个文化体来说,曾国藩的更大意义是他展现的‘中国式力量’。曾国藩全面展示了传统文化的正面价值,证明了中国文化有活力、有弹性、有容纳力的一面。在清代重臣中,他是第一个主张对洋人‘以诚相待’的人。这一高度,今天许多中国人仍然没有达到。当然,另一方面,他也证明了传统文化无法突破的极限,这一证明意义也十分重大。总而言之,他让我们对祖先五千年来积累的文化有了更全面的认识。任何建设都需要寻找坚实的地基,我们既然无法和传统一刀两断,就必须寻找接口;第二个原因,从个人精神成长角度看,曾国藩也能给我们提供力量。曾国藩这个人的一生,起点极低而抵达的高度很高。曾国藩的智商平常,一个秀才考了七次。身体禀赋很差,一生与多种严重疾病相伴。出身也很平常,祖上几百年间都是平头百姓。年轻的时候,性格中还有很多毛病,比如自我管理能力比较差。他通过不懈的个人努力,完成了脱胎换骨、超凡入圣的变化,达到了立功、立德、立言三不朽的境界,这个过程是非常富有启发意义的。”

张宏杰的历史读本不仅仅满足于精彩好看,或多或少都在阐明他的史观。隐约之间,尚未成型,但已经可以很清楚地读到以史为鉴的况味。张宏杰曾说:“历史,是记忆更是反思。通过了解祖先,我们可以更好地认识自己。”曾国藩之于后人的最大意义是,他以自己的实践证明,一个资质平平的人,如果真诚地投身于自我完善,立志不同于流俗,即使个性偏执,也可以达到王阳明所说的“变换气质”,扩展心胸,纯净气质,不矜不伐。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评论 0

  • 还没有添加任何评论,快去APP中抢沙发吧!

我要评论

猜你喜欢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