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诗·面孔(93)|叶丽隽(1972-)

封面新闻 2019-03-16 07:00 32505

胡亮/文

叶丽隽的几首小诗,比如《眺望》,又如《在黑夜里经过万家灯火》,已在某个小范围成了名篇。这些作品可供反复吟哦,是的,吟哦——直到读者与作者同时抵达某种清凉之境。

叶丽隽

部分现代诗的过度修辞,已经让阅读,甚至是尖牙利齿的阅读,都变得困难重重;而叶丽隽的可吟哦的作品,授受相亲,已然引导了作者和读者的联袂而共赴。此中奥妙值得深究。

叶丽隽从未尝试过所谓女性身体叙事——这种写作模式多少具有潜在的性别上的臣属者特征——如果非要做一个臣属者,她也只愿意成为草木自然的臣属者,在这个过程中,她甚至还愿意同时捎带上一个“男儿身”。

既然如此,对于叶丽隽来说,女权也罢,性别研究也罢,此类工具,已然无可用武。其实臣属者云云,亦有不妥,或者可以说成受训者与受洗者?因为叶丽隽并未在个我人格和自然之间虚拟出某种肿胀的辉映,她不过是在对山水、花树、蕨类和忽然掉落的小榛子的学习中,一点一点地洞见了作为人的破绽、羞耻和“身怀万千”。

这样,就有两个诗人同时来到我们面前:一个是自疑的、试错的、充满愧疚感的诗人;另一个是即物的、移情的、出神的、“托体同山阿”(晋人陶潜语)的诗人。

叶丽隽

两个诗人互为因果,互相激将,慢慢地,前者开始转换成后者:诗人舒展开脆弱的叶片,向着窗前之树不断生长。她会不会融化掉沉默的积雪,向着山麓之溪不断流淌?

当然,来读《下山》,“我听见了/自己,逐渐变细、变柔软的声音:哗哗哗/哗哗哗,哗哗哗”。这可是一件重要作品;话还得说回来,诗人的心境如此安静,腕力如此平衡,以至于在其所有作品里,重要作品也很难获得脱颖而出的机会。

叶丽隽的“青屋”生涯,心的发育,旧青铜的隐居,“不为思想所伤”,不过才刚刚开始,她把此种修持者历程称之为“余生”。

生命的奇迹,又岂止诗歌。

【作者简介】

胡亮,生于1975年,诗人,论者,随笔作家。著有《阐释之雪》《琉璃脆》《虚掩》《窥豹录》,编有《出梅入夏:陆忆敏诗集》《力的前奏:四川新诗99年99家99首》《永生的诗人:从海子到马雁》。创办《元写作》(2007)。目前正在写作《片羽》《色情考》《涪江与唐诗五家》等著。应邀参加第二届青海湖国际诗歌节(2009)、第一届洛夫国际诗歌节(2009)、第二届邛海国际诗歌周(2017)。获颁第五届后天文化艺术奖(2015)、第二届袁可嘉诗歌奖(2015)、第九届四川文学奖(2018)。现居蜀中遂州。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评论 0

  • 还没有添加任何评论,快去APP中抢沙发吧!

我要评论

猜你喜欢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

扫描二维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