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胡佑志:中药汤里的母爱

封面新闻 2019-03-11 17:50 33193

胡佑志(彭州)

我小时候,偶遇风寒或伤风感冒,服西药不见效时,母亲会去屋后山上扯些中药熬煎后,叫我喝下。说来也怪,服下中药汤后,我的病情渐渐好转,不多时日,竟痊愈了。

我6岁那年,一天,母亲见我坐在那一动不动,放下手里的活,赶紧过来问:“娃,你这是怎么了?”我说:“我肚子好痛。”

母亲从田边扯了一把泥鳅串,捣烂,让我吞吃下去。我尝了一点,感觉非常苦,难以下咽,死活不吃。母亲十分着急,骗我说:“乖儿子,你要是不吃的话,肚子里就会长虫子。你要是吃了它,虫子就会被它毒死。”

担心像母亲所说的那样,我鼓起勇气一口吞了下去。两三个小时后,感觉肚子就不怎么痛了。

我体弱,经常患病。一次,我患了感冒,鼻塞、流清涕、咳嗽不止,接连几日不见好转,在当地卫生院开了一些感冒清胶囊、止咳糖浆什么的,结果时好时坏。

母亲又如法炮制,施展她的中草药秘方。母亲去山里采集了矮茶子、枇杷叶、车前草、紫苏等。回家后,她将采集的草药洗净,放入锅里,加水煎煮,然后去渣取汤液。

待稍凉后,端到我面前,很是心疼地一再嘱咐我不要怕中药苦,一定要喝下去。母亲还说:“这些药山里随处可见,可多了,效果又不亚于上医院,喝了保管好得快!”

也许是应了母亲那句好得快的金口玉言,喝下后,我就静静躺在床上,等着母爱的药汤传递神奇的效果。不一会儿,就迷迷糊糊睡着了。一觉醒来,已是五六个小时,不鼻塞了,咳嗽也有所减轻,而且连精神也好多了。

我一阵惊喜,看来母亲的中药汤确有奇效。我急忙爬起来,又喝了一小碗。果然,整整两日两夜,我的感冒竟被母亲一手炮制的中药汤制服了。

从小在母亲这样的草药方能治疾病的潜意识里长大,我不知道一字不识的母亲是怎样认识中药和知道治哪种病的,至今不得而解。自从结识了中医,了解了中医的林林总总,才知道母亲方剂中的矮茶子能解毒破血,治疗咳嗽、咯血等症;枇杷叶能清肺化痰止咳;紫苏叶发表散寒、理气和中,用于外感风寒、头痛、鼻塞、咳嗽;车前草能清热解毒、利尿除湿,可治一般的发烧感冒。

细细想来,当初母亲的中药方子全方共奏清热解毒、化痰止咳的功效。虽然母亲已不健在,但母亲的中药汤一直温暖着我。

【“时光”栏目征稿启事】

讲真实故事,自己的,他人的,都可。字数控制在1200字内,原创首发。面向四川省内征稿。勿用附件,标题务必注明“时光”。部分作品会被华西都市报《宽窄巷》副刊选用。投稿信箱:huaxifukan@qq.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评论 6

  • 雾月 2019-03-11

    母爱最伟大!世界上心里只有你,一心对你,不求任何回报为你付出所有的那个人,只有自己的父母!爸妈我爱你们!

  • 酒安江南 2019-03-11

    就是煲水药

  • 方且 2019-03-11

    任世间万变,唯有母爱永恒!

我要评论

猜你喜欢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