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忆病逝检察长张晓梅:她将同事的病例放办公室 却对自己的身体不上心

封面新闻 2019-03-09 20:13 58368

封面新闻记者 李逢春 曹菲 何方迪 摄影 李强

通江县人民检察院的“人员去向牌”上,张晓梅的名字后面还挂着“休假”。去年8月,她开始治病时,所有人都觉得这位检察长只是需要休息了,很快就会回来。3月9日,在她生前办公和居住的地方整理遗物时,点点滴滴,勾起记忆,他们的师长、同事才蓦然发现,可敬可爱的晓梅真的已经走了。

通江县检察院外讣告

办公室里 还有一个未拆的包裹

推开张晓梅的办公室,这个没有空调的房间有点冷。桌面上,一摞摞材料、文件占据大半。工作,几乎占据了这位女检察长生活的全部。

走近看,办公桌上摊开放着一本书,那是《刑事审判参考》。旁边的笔记本上,最后一页是2018年7月28日的会议记录,那是张晓梅坚守岗位的最后时光。几天后,被同事和家人逼着去检查的她被查出患有一种罕见疾病,开始住院。

张晓梅办公室

极简的桌面上,唯一带有女性气息的是一把梳子、一支口红。“晓梅姐还是很爱美的,也会偶尔网上买点生活用品。”

快要离开时,有人看到办公室角落还有个未拆封的包裹,“那是她住院时,我们帮忙取的,还等着她回来拆。”

张晓梅办公室

出租屋里 一束枯花将时光留在去年七月

将时间往前回拨三年。那时,张晓梅已是巴中市检察院班子成员。2016年4月,她到偏远的通江县出任检察院检察长一职。与家人两地分离,长达两年。

为方便工作,她在与检察院一墙之隔的小区里租了个单间。周一到周五在此居住,周六深夜返回巴中与家人短暂团聚,周日就得回通江,忙起来,一个月也只能回去一两次。

从张晓梅的办公室出来,一行人径直来到出租屋整理遗物。途中经过一段陡坡,巴中检察院政治部主任张鹏程闷声走在最前面。他的脸色并不好:“心情很沉重……我们都以为她会回来的。”

张晓梅租住房间茶几上的药

这是一间布置简单却不失温馨的一居室。茶几上,两瓶胃药很显眼。“她平时就有胃病,一直撑着不看,只吃些常规药。”说起这些,张程鹏只有叹息,“院里的干警得了什么病她都知道,还把别人的病例放在办公室里,却对自己的身体那么不上心,唉!”

走进卧室,梳妆台上摆着一束鲜花,是屋子里唯一的装饰。时隔8个月,花已干枯,但那抹紫色瞬间将人拉回去年灿烂的七月。

打开衣柜,全是夏天的衣物,一抹色彩明艳的连衣裙。“你们看,晓梅姐是真的很爱美啊!”站在张晓梅曾经生活的屋子里,回想起过往的点滴,曾在巴中检察院与之共事的同事和好友唐春燕,没能忍住泪水。

同事唐春燕在张晓梅租住房间内

生命最后时刻 她仍乐观抗争

“她是个特别有才情的人,平时会写书法、插花,还喜欢爬山。”屋门口,黑色高跟鞋旁边,放着一双运动鞋;客厅里放着一台体重秤,是提醒自己保持身材。

“她特别照顾我们这些年轻人。出差一定带好吃的,还会教姑娘们养花,没有一点领导架子。”唐春燕说,后来晓梅姐去通江工作,更多人称呼她张检,但自己和一些关系好的姐妹还是习惯喊晓梅姐。

通江县检察院领导班子成员

唐春燕至今记得第一次去成都看望晓梅姐的情景。那天上午,张晓梅刚做完手术,“我们知道她很在乎形象,不想在她状态比较差的时候打扰她。”次日,一行人在医院见到晓梅姐,“她瘦了许多,说话没什么力气,但还是小声跟我们聊天。”

唐春燕一边回忆,一边翻看晓梅姐的朋友圈。今年1月6日,她在朋友圈写下:“寒以成物春不远,静候。”朋友们看到这条朋友圈后都安心了许多,静待晓梅姐归来,“不是说春不远了吗?怎么就没能回来?”说到这里,唐春燕眼含泪水。

张晓梅朋友圈

张晓梅人生的最后一条朋友圈发布于去年腊月二十九。小年夜的病房里,她写道:“今天就是腊月二十九了,从今天开始,需要踢掉的6样东西……”第一样就是病魔。配图,她用了一张“小人踢炸弹”的漫画。“她平时就很调皮,就算生病也很乐观。”无奈,上天未能眷顾这位乐观的女人。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评论 11

  • fm631280 2019-03-10

    悲痛。

  • fm631280 2019-03-10

    愿她在天堂无病痛。

  • fm631280 2019-03-10

    我们为有这样的领导干部感到欣慰。

我要评论

猜你喜欢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