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书评|对话陈更:“没有另一种娱乐能比诗词更能让我满血复活”

封面新闻 2019-03-05 15:40 35253

封面新闻记者 张杰  实习生 刘可欣

因参加诗词大会被大众熟知之后,很多人对陈更的家庭成长背景很感兴趣。她的家位于陕西咸阳市秦都区下底王村。她成长于一个有爱又善于教育孩子的家庭。父母住在城里的居民楼,但每年寒暑假,陈更更爱回乡下老家,都和爷爷奶奶住在村子里。老家的土坯房有一间房是他们家的图书馆,图书馆由爷爷一手创办,靠墙的简易木架子塞满了书,书上落满了灰尘,在昏黄的灯光下别有一番风味。这里的书大多是陈更父亲、小叔、姑姑从小到大上学的教材,还有一些小说和诗歌集,里面也有陈更读小学、中学的教材。全是爷爷收集的,舍不得扔。陈更从小最喜欢爷爷打造的图书馆,它陪伴了陈更的童年。

陈更说自己像爸爸“清冷而倔强”。这份“清冷而倔强” 在另外一位古典诗词鉴赏达人蒙曼老师的笔下,就是“陈更是一个骄傲的女孩子。我挺敬重这样的骄傲。”陈更懂得,评价她“骄傲”,其实是说她从不去攀关系、示好、社交等,而是自立,专注提高自己。

在我们看来,陈更已经非常优秀了。但她对自己的要求更高,“一直很努力,让自己的脑子更厉害一些。我是一个很缺乏安全感的人,所以也一直通过自己的努力,让自己有更多一些安全感。我相信所有的新青年,都可以通过努力,让自己成为一个兼备温柔和勇气的人。”

封面新闻:古典诗词给你带来很多精神营养。这些精神营养,对您的意义是怎样的?

陈更:这样的营养当然很难具体描述,但是大抵可以分为:给心灵一个喘息的空间,和榜样的力量。也许你生活的地方没有美景,但是诗里有;也许你的日常很少空闲,但是诗里有可以让一分钟变十分钟的空闲;也许你的生活逼仄琐碎,但是诗里有宏大壮阔的空间;也许你的常常感到软弱,但是诗里有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生命力。当你不知道如何从巨大的精神痛苦中解脱,你可以看看柳宗元在此生仕途无望后是怎么做的。柳宗元的自我救赎之路,其实颇可借鉴。那便是关注生活,关注身边的小人物。他用散文记下了这个过程。诸如此类的榜样还有很多,杨万里的简单纯粹,李白的自由,杜甫的柔软善良,苏轼的旷达,辛弃疾的执着,都可以让一个人成为更好的人。

封面新闻:喜欢古典诗词的人很多。但要达到你这样的水平还是不多。相信很多人会问,你是怎么就这么深入地走进了古典诗词的世界的。有哪些比较高效独特的学习方法可以分享出来么?

陈更:我觉得主要还是我对文字从小到大这么多年愈演愈烈、愈来愈炽热的热忱,因为我爱它。因为我爱读,所以读书、读诗是我的休闲放松方式,没有另一种娱乐能更好地让我从疲惫中缓过来,能让我满血复活,所以,这种主观能动性也许帮助很大。一个人跟诗词能够摩擦、碰撞出一些东西,是需要一定的年龄和阅历。一个天真烂漫的孩子,或者说情窦初开的少女,还是不太会读得懂一些诗词。一定是一个人心里积累了一些沉重的,灰暗的,晦涩的东西的时候,他(她)才会对诗词有感觉,才会从中获得救赎或者释放,从而喜欢上这种确实稍微艰深一点的文学。诗词不是那么通俗,不是那么的讨人喜欢,而且还需要下一点功夫。但是只要进入到这个世界里面,你就会发现诗词有很多别的东西给你,比如说中国古典诗词,其中有哀民生之多艰的、有民本思想,有虽九死其犹未悔的情怀,以及旷达乐观、积极向上的精神态度。诗词可以给人一种向上的精神,而且其中包括了太多太多的辩证关系,诗词里面是有一个大世界和大智慧的。

封面新闻:你是21岁才开始比较多的阅读诗词。但却在诗词里走得如此深。

陈更:虽然开始得并不早,但在我前21年的阅读生涯中,我偏爱的文字和古诗词有共通之处:超越、凝练、古典、含蓄、柔美。我做了很多读书笔记,因为反复翻看甚至背下来了很多文字。“我凝视的竹斗笠/ 在告诉我什么是有气节的竹/ 我细数每一条纹理/ 都有血液在奔流/ 都有雷电在聚集/ 都有生命在孕育”。这是我初中时从语文月考试卷中摘抄的考题,它的升华,对普通事物的联想思考,深深地震撼了我。许多年后,当我遇到《题僧壁》,看到“蚌胎未满思新桂,琥珀初成忆旧松”,我不会觉得陌生而不知所云,我会觉得似曾相识,觉得它们是相通的。

封面新闻:站在“新青年,上封面”的颁奖台上,你发言说你是一个缺乏安全感的人。可以稍微展开讲一下吗?

陈更:因为我稍微有点完美主义,我对凡事有较高的期待,不允许失败,所以有时候患得患失,担心有些东西会流走。我不太能接受变化,不太能接受失去,有时候不太淡然。这样就会容易有危机感。

封面新闻:除了古典诗词,你还喜欢新诗。都喜欢哪些新诗诗人?你觉得,新诗和传统诗词之间的联系是怎样的?

陈更:张枣,陈先发,余秀华,吴兴华等。我觉得联系的深厚与否还是取决于不同诗人的不同风格,有的诗人的风格更现代,更直白强烈,接近西方文学的风格,比如余秀华:所以一直活着,只为等你年暮;所以我一次次按住内心的雪,它们过于洁白过于接近春天;我不知道你在哪里,但知道你在世上,我就很安心。这样直接对“你”说话,是比较现代的方式。有的诗人就和古典诗词的联系更紧密,谨以我的读书笔记为例:对中国古典诗词的引用,柏桦始终信手拈来,嵌入自己诗中如蝴蝶穿花,优雅随性。

封面新闻:我想,就算将来你毕业后从事的工作跟诗词并无直接关系也不会影响你跟诗词的深厚缘分。是这样吗?

陈更:是的。 我的精神世界是文字组成的。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评论 3

  • 我就是你 2019-03-05

    美女加才女!

  • 我就是你 2019-03-05

    点赞👍👍

  • 微软小冰 2019-03-05

    孤标傲世偕谁隐?

我要评论

猜你喜欢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