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力量“重回”奥斯卡

36氪 2019-02-25 15:27 27967

2014年,王家卫的《一代宗师》在奥斯卡上收获了最佳摄影与最佳服装设计两项提名,自那之后就没有华语真人电影入围奥斯卡了。

而若将范围缩小到内容创作层面,“空窗期”或许更久——2003年张艺谋的《英雄》提名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后,之后的16年里再也没有华语电影被提名创作类奖项。凭《断背山》与《少年派的奇幻漂流》两获奥斯卡最佳导演的李安,其获奖作品都是纯好莱坞电影。

李安因《少年派的奇幻漂流》再次获得奥斯卡最佳导演奖

曾几何时,中国电影、影人一直是奥斯卡颁奖礼上重要的海外元素,黄宗霑、张艺谋、李安等华人大师都曾是这个舞台的常客;可如今,中国的创作力量却似乎和这一电影盛典渐行渐远。

实际上,中国力量从未真正离开过奥斯卡。在刚刚结束的第91届奥斯卡颁奖典礼上,有多位华裔创作者在纪录片、动画的奖项上有所收获,其中就包括了获得最佳动画短片提名的中国动画《冲破天际》和华裔导演石之予的《包宝宝》。

而荣获最佳影片、最佳男主角、最佳男配角、最佳原创剧本、最佳剪辑5项提名的大热之作《绿皮书》,最终收获了包括最佳影片在内的3项大奖,成为了今年最大的赢家之一——值得关注的是,《绿皮书》的其中一个出品方,正是中国的影视公司阿里影业。

《绿皮书》出品方之一是中国的阿里影业

毒眸发现,在创作力量“离开”的同时,中国的资本力量却在“重塑”奥斯卡与中国市场间的联系:从2016年的《聚焦》《荒野猎人》,到此后的《血战钢锯岭》《爱乐之城》,越来越多奥斯卡热门影片身后都有中国出品方、发行方的身影。

除此之外,优爱腾、芒果TV等流媒体和中国影企,也开始利用奥斯卡相关的版权业务掘金。

当创作力量的时代逐渐落下帷幕,资本力量却在用另一种方式,帮助中国电影“重回”奥斯卡。

01.奥斯卡的“中国往事”

1939年,办至第11届的“美国电影艺术与科学学院奖”,第一次正式使用了“奥斯卡奖”这个名字,从那之后,“奥斯卡”三个字便成为了电影史上最具权威和影响力的象征之一。

也正是在这一年的奥斯卡上,另一个特殊的“第一次”,属于出生在广东的华裔摄影师黄宗霑——凭借《海角游魂》,40岁的他第一次获得了奥斯卡最佳摄影奖的提名,成为第一个获此殊荣的华人。

为什么奥斯卡奖会叫“奥斯卡”吗?点击视频你就知道↑↑↑

在白人摄影师叫嚣着“摄影这门艺术可不是你们中国人可以胜任的”的年代,黄宗霑不仅通过这次提名向好莱坞证明了华人也可以拍好电影,更是在随后的三十多年时间里获得了9次奥斯卡最佳摄影奖提名。

并于1956年和1964年凭借《玫瑰纹身》与《原野铁汉》两度获奖,成为历史上首个捧得奥斯卡小金人的华人。到了今天,他依然被业内奉为“史上最具影响力的十大电影摄影师之一”。

黄宗霑惊艳美国电影人的同时,扭转了一部分美国人对于华人的刻板印象,但整个西方世界对于华人乃至中国的偏见,则一直等到中国改革开放、中外文化交逐渐流密切后,才逐渐被消解。

而就在那段文化交流的蜜月期里,意大利名导贝纳尔多·贝托鲁奇史无前例的获得了进入紫禁城拍摄电影的机会,并成功在1.9万名群演的配合下,耗资2500万美元打造了史诗巨作《末代皇帝》。

《末代皇帝》上映后,在西方引发了巨大轰动,很多人第一次看到了中国这个神秘的东方国度,而1988年第60届奥斯卡,则毫不吝惜地将包括最佳影片、最佳导演在内的9项大奖颁给了该片及相关人员。

其中,中国作曲家苏聪与日本音乐大师坂本龙一等人一起,捧起了当年的奥斯卡最佳原创音乐奖,苏聪进而成为史上首位中国籍奥斯卡奖获得者。

苏聪捧起了当年的奥斯卡最佳原创音乐奖

差不多在同一时间,中国电影行业也开始关注到奥斯卡,并通过电影局等部门开始向其报送评奖影片。但由于多数奥斯卡奖项只对在北美大规模公映过的影片开放,当时的中国电影只能报送最佳外语片(内地、中国香港、中国台湾均可独立报送最佳外语片)。

80年代中后期,吴天明的《人生》、丁荫楠的《孙中山》、谢晋的《芙蓉镇》等作品都先后被选送,但均未获得提名。

除了个别报送影片过于本土化外(如《开国大典》等),在谢晋看来,另一个重要原因在于,中国电影并没有做好走出国门的准备:“(选送)影片连翻译都没翻好,广告、宣传都没跟上去。”

要知道,一部影片若想在奥斯卡上有所斩获,“宣传战”向来是不可少的一部分。为了能够“冲奥”,每一年很多片厂会砸重金雇佣专业的奥斯卡竞选公关,从暑期后就开始为影片造势、宣传,今年,Netflix光是为《罗马》一片冲奥就花费了数千万美元。

因此当年“零宣传”的国产影片,想在被誉为“公关大战”的奥斯卡竞争中脱颖而出,无异于痴人说梦。

Netflix光是为《罗马》冲奥就花费了数千万美元

华语电影开始被奥斯卡所关注甚至于青睐,要从90年代的张艺谋开始。1990年,张艺谋已经因《红高粱》而享誉国际,其新作《菊豆》代表中国内地参与当年的奥斯卡最佳外语片角逐,也成了一件顺理成章的事情。最终,《菊豆》成功获得了该奖项提名,成为历史上首部获最佳外语片提名的华语电影。

然而,由于该片资方背景、故事内容等在上映前夕遭受了颇多争议,导致该片并没有获得在中国公映的机会。电影局在向奥斯卡提交了片子后也感到有些后悔,于是便替张艺谋辞掉了颁奖典礼的出席邀请,并停止了相关宣传活动,进而间接宣告了《菊豆》的“提前出局”。

次年,内地选择了黄健中执导的《过年》作为冲奥影片,因此由香港年代国际发行的张艺谋新作《大红灯笼高高挂》,选择通过香港报送奥斯卡。

虽然该片再度收获了提名,但当时的年代国际正陷入财务危机,因为对该片市场预期不高,并未在影片宣发上、冲奥宣传上投入太多精力,这也成了当年张艺谋冲奥失败的伏笔之一。

《大红灯笼高高挂》冲奥失败

不过也有很多人认为,张艺谋前几次冲奥失败,本质上还是因为本土人文色彩较为浓厚的中国影片,并不合奥斯卡评委们的胃口,这也是当时很多斩获多项国际大奖的影片,如陈凯歌的《霸王别姬》、中国台湾籍报送的《喜宴》《饮食男女》,纷纷在奥斯卡上铩羽而归的重要原因。

整个九十年代,虽然华语电影多次获奥斯卡提名,但从未有中国影人获得任何奖项。

奥斯卡评委究竟不喜欢什么,这点外界并没办法考究,但几年之后《卧虎藏龙》在奥斯卡上的大放异彩,却诠释了“奥斯卡究竟喜欢什么”。

2000年,由李安执导的武侠电影《卧虎藏龙》在北美大规模公映,引发了巨大轰动,累计拿下2亿美元票房,在创下华语影片在美票房纪录的同时,也为其赢得了角逐多项奥斯卡奖项的机会。

最终,《卧虎藏龙》一共拿下了包括最佳影片、最佳外语片、最佳导演、最佳剧本、最佳摄影在内的十项奥斯卡大奖提名,并成功摘获最佳外语片、最佳摄影、最佳原创音乐、最佳艺术指导执导4项大奖,实现了华语电影在奥斯卡上的“零突破”。

《卧虎藏龙》拿下四项大奖

多位华人艺术创作者,也凭《卧虎藏龙》捧起了小金人:作曲家谭盾成为了继苏聪后,第二位捧起小金人的华人音乐人。

香港摄影师鲍德熹成为了黄宗沾后,第二位获奥斯卡最佳摄影奖殊荣的华人摄影师;被誉为“东方美学第一人”的叶锦添,除了斩获华人世界的首个奥斯卡最佳艺术指导奖,还被奥斯卡提名了最佳服装设计奖。

至于与奥斯卡最佳导演失之交臂的李安,也并没有“失意”太久。《卧虎藏龙》的成功,令他身价倍增,瞬间在好莱坞声名鹊起,获得了大量资源与机会。

多年后,他先后凭借《断背山》《少年派的奇幻漂流》两次斩获奥斯卡最佳导演,成为了黄宗霑外,奥斯卡历史上另一束“华人之光”。

《卧虎藏龙》的成功同样也“点醒”了华语电影人,加之同时期的《英雄》开启了中国内地的国产大片时代,因而自那之后,内地连续五次报送奥斯卡最佳外语片的电影,都是古装动作大片。然而,无论是陈凯歌的《无极》,还是何平的《天地英雄》,均在冲奥过程中颗粒无收。

《英雄》剧照

与他们有着相同命运的,还有奥斯卡的“常客”张艺谋——2003年,张艺谋的《英雄》代表内地报送最佳外语片,不仅在国内拿下2.5亿元票房,其海外发行权也遭到大量发行公司的哄抢。

最终拿下发行权的米拉迈克斯(迪士尼旗下),为其开出2000万美元高价将其买断,甚至有过在北美大规模公映、为《英雄》冲击奥斯卡其他奖项的打算,可由于上映时间等因素制约,最终只得作罢。

但遗憾的是,《英雄》虽获得最佳外语片提名,但并未得奖,而彼时张艺谋连续三部冲奥之作《英雄》《十面埋伏》《满城尽带黄金甲》,除《英雄》获提名外,其他两部均颗粒无收。

此后,《十面埋伏》《满城尽带黄金甲》则收获了最佳摄影与最佳服装设计提名,但最终也未能获奖。而这也是华人电影创作者在奥斯卡最后的高光时刻了。

迄今为止,获得过无数国际大奖的张艺谋,八次冲奥之旅均以失败而告终,无一收获。而张艺谋在奥斯卡上的失意,更像是那些年华语电影和世界接触时的缩影:拍自己的文化,难以找到输出的途径;迎合西方,却中外都没能讨好。而就在这样的“困惑”中,中国影人和奥斯卡的缘分,逐渐画上了句号。

02.“重回”奥斯卡

2007年的《满城尽带黄金甲》后,内地开始调整选送策略,拿奖、冲奥渐渐不再是最重要的考量,取而代之的是文化或者价值输出。

过去几年间,内地还保持着每一年一部的报送频率,先后选送过《筑梦2008》《唐山大地震》《一九四二》《大唐玄奘》《战狼2》等影片,主旋律色彩较为浓厚,或是具有特定历史、文化意义的电影。

种种因素影响下,2008年后中国内地报送的影片,都与奥斯卡提名无缘。在这期间,尽管李安凭《少年派的奇幻漂流》斩获最佳导演、成龙获终生成就奖,但他们的获奖缘由似乎都与华语影片没有直接关联。因此,过去几年间一直流传着一种说法:中国电影正在远离奥斯卡。

但事实上,这种说法并不足够准确。表面上,中国影片和奥斯卡的缘分似乎戛然而止,但在幕后,中国元素却正以另一种方式,和奥斯卡走得更近:随着越来越多中国文娱企业开始布局海外业务,中国和奥斯卡乃至整个海外市场的连接也愈发紧密。

在各种“有意”或“无意”的合作驱使下,无论是奥斯卡在中国的影响力,还是中国在奥斯卡上的存在感,都在逐年增加。

版权合作,是目前中国公司和奥斯卡间最直接也是最频繁的“交流”。

在美国,从1976年就开始买断奥斯卡转播权的美国广播公司(ABC),现如今每年需要为奥斯卡支付超过7000万美元的天价转播费用。作为回报,ABC可以享受到插播广告所带来的丰厚利润。

过去几年间,ABC每年通过直播奥斯卡能赚取上亿美元,而今年奥斯卡直播期间每30秒广告的售价,也超过了200万美元。

如此大的一笔生意,让不少中国商家、平台心生向往。因此从2014年前后起,包括新浪、搜狐、爱奇艺、1905网、斗鱼在内,多家网络平台都先后就颁奖典礼的转播和奥斯卡达成过合作。而从2017年至今的三届奥斯卡,芒果TV更是直接买下了奥斯卡的转播权,并推出过《芒果直击奥斯卡》等节目。

《芒果直击奥斯卡》

数据显示,芒果TV的奥斯卡直播最高曾吸引超300万观众同时在线观看,相关话题在微博上的阅读量也有数十亿。虽然芒果TV并未对外披露过版权费用,但从2017年第一次直播奥斯卡开始,芒果TV的合作伙伴就是凯迪拉克、劳力士、百事可乐等大品牌,其收益空间可见一斑。

而随着奥斯卡在中国的影响力还在逐步增大,直播合作可供挖掘的市场空间或许也将有所增加。

其他没能拿到转播权的流媒体,同样没有放弃分食这块蛋糕的机会,近年来,他们都在奥斯卡影片版权的采买上投入了不少资源。

2018年的奥斯卡颁奖典礼刚一结束,优爱腾三家流媒体平台就齐齐公布了自家当年的奥斯卡片单——优酷16部、爱奇艺18部、腾讯11部(包括独播与非独播),几乎包揽了当年所有可能在内地上线的奥斯卡影片。

而就在刚刚,爱奇艺、腾讯等平台也在第一时间发布了今年的奥斯卡片单,涉及《罗马》《一个明星的诞生》《波西米亚狂想曲》等获奖影片。

2018年优爱腾app上的奥斯卡专题页

拿到热门项目后,为了能尽可能将其商业价值最大化,各平台在这类影片的推广上同样是极尽所能。如2017年《月光男孩》捧得最佳影片后,其在华独家网络版权方爱奇艺还在上海举行了VIP会员千人观影活动,并邀请业内人士作同声解说,一时间一票难求。

这种火爆局面不止出现在流媒体,很多奥斯卡获奖影片也开始以批片的路径进入国内院线市场——2017年,奥斯卡热门影片《爱乐之城》作为批片被引入国内,豪取2.4亿票房,刷线了好莱坞歌舞片在华的票房纪录。

同一年,荣获两项奥斯卡大奖的《海边的曼彻斯特》作为艺联首次专线发行的引进片,登陆国内银幕;次年,艺联第一次以主导方的身份发行了奥斯卡最佳影片《三块广告牌》,该片光是在艺联的1000块银幕上收获了5000万票房,票房产出率甚至要高于许多商业大片……

《三块广告牌》最终票房超6000万

在这些合作中,除了直播和部分批片生意外,多数中国资本“重回”奥斯卡的方式,都有些“无心插柳”。

以流媒体版权为例,很多公司早在颁奖季开始前,就会和海量海外影视公司商讨片单合作,有的甚至在影片创作阶段就开始介入,待到影片在各大颁奖典礼上获奖后,顺水推舟将影片快速上线、炒高热度。

不仅如此,这种“广撒网”的布局模式,如今也有进一步前置的迹象。

2016年的奥斯卡,虽然没有一部华语电影有所斩获,但中方资本却有史以来第一次成为了热门影片的推手——获得6项提名、斩获最佳影片的《聚焦》,出品方Open Road Films是AMC娱乐旗下的公司,而AMC早在2012年就被万达所收购。

豪取12项提名、为小李圆梦影帝的《荒野猎人》背后则有奥飞娱乐入局,其渊源可以一直追溯到2014年,当时奥飞娱乐与新摄政娱乐公司达成深度合作关系,对《荒野猎人》等三片进行总额不超过6000万美元的投资,并享受全球分账。

随后几年,奥斯卡和中国资本的缘分也一直延续了下来。2017年拿下六项大奖的《爱乐之城》,是电广传媒和狮门影业“3年15亿美元”合作的产物;同年,获得最佳剪辑和最佳音响效果奖的《血战钢锯岭》背后,有7家中国出品方的身影。

2018年,获得最佳女主角、最佳改编剧本奖提名的《茉莉的牌局》,是由华谊兄弟和美国STX联合出品的;而同年最佳视觉效果奖提名影片《金刚:骷髅岛》,则是腾讯影业和万达子公司传奇联合出品的;到了今年,阿里影业则成为了最佳影片《绿皮书》的幕后金主。

阿里影业成为《绿皮书》的幕后金主

众多公司能借由上游投资和奥斯卡结缘,既在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甚至可以说是“大势所趋”。正如毒眸在此前的文章中所言(点此阅读:600亿电影票房之后,我们对2019年谨慎乐观 | 盘点2018①)。

在内地市场难在短期内突破天花板的当下,借助合作打开海外市场、像好莱坞一样做全球生意,或许将使中国影企具备更多可供延伸、发展的空间。

在这样的趋势下,未来或许会有更多中国影企走出国门,参与到多类型化影片的合作中,并有机会主控一些全球发行的商业大片。

或许在不远的将来,就将会有中国影视公司主控的影片出现在奥斯卡的颁奖典礼舞台上,而等到那时,借助全球化的发行平台,中国影人重回奥斯卡、甚至走向更大的世界市场,都将不再是畅想。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评论 0

  • 还没有添加任何评论,快去APP中抢沙发吧!

我要评论

猜你喜欢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