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夫读史·元明清(1)|康熙57年,一支神秘之师直抵成都

章夫书斋 2019-02-18 15:49 33503


300年前,那个冬天的下午

300年前的成都如惊弓之鸟。直到今天,成都的冬天都是阴冷阴冷的,从屋到外都冷,令很多北方人不适应。

这样的冬天在300年前就注定了——数次屠城留下的阴霾,使这座城池平添了几分冷意。

那是一个严冬的午后,一大群北方人沿着金戈铁马踏出的辙迹,冒着凛冽的寒风,去执行一项军事使命。成都,便成为这群北方将士最终目的地。

一丝丝风吹草动,都风让这座城市着凉感冒。已经城将不城的成都在风雨如磐暗故园的变革时代,变得十分脆弱,经不得半点折腾了。

西边是成都市的上风口,这个方位是成都人最为怯怕的方位。在他们眼里,“祸事”一般都是从这个方位呼啸而来的。

古人有“祸起萧墙”之说,而那个时候的成都人风声鹤唳之中,这个成语应该改为“祸起西门”了。

生活在这里的城民同样如惊弓之鸟,生性敏捷的他们,只要闻到西郊有什么气味不对,他们就会逃命似地遁去。

刘鑫龙一家从江西千里迢迢,跟着移民的队伍,身不由己地来到成都。国破山河在,城春草木生。本想在这座偏安一隅的城市世代休养生息,没想到,那个名叫清朝的“当局”在分给一片土地之后,就再也没能力给他们什么了。

上一个朝代留下的许多遗留问题,百废待举,积压的难题太多。或许在漫长岁月的中国每每更替一个朝代,都是如此——满目荒无人烟,家园杂草丛生。

“这不是让我们来垦荒吗?”难道这就是那个听说中的名叫成都的繁华所在?

看着无助的妻儿老小,刘鑫龙的心里一阵紧似一阵。半年时间过得很慢,勒紧裤带,杂草丛生之地在他们手里变成了可种粮食之地。庄稼长势不错,人的心情也不错。他心想,不会再饿肚皮了。

因为每每在更替一个朝代之初,都会是清明之治——这种想法也成为像刘鑫龙一样的众多移民的想法,他们在开垦过后,指望有个好收成。肚子能不挨饿,身上能不挨冻。

天难遂人愿。就在瓜熟蒂落,籽粒饱满正值收割的季节。在田野里收割丰收的却不是他们,而是从西边呼啸而来的一批强人,这些人骑着高头大马,古铜色面颊有轮有廓,身着奇装异服,手持弯弓镰刀和火铳。只见他们不仅强掳粮食,还烧杀掠抢,无恶不作。然后风一般地从西边呼啸而去,不见踪影。

刘鑫龙一家人虽幸免于难,可他却真的绝望了。千里迢迢服从政府的号令来到这里,却还是衣食不饱,甚至生命都难以保障。没有了赖以生存的粮食,今后的生活还怎么过?

的确如此。每到收获的季节,这里的老百姓只要看见西边有什么异样,他们就会无助地祈求着上苍,希望化险为夷,可是每每如此,给他们带来的,却是无尽的伤害和近乎绝望的表情。

直到今天,我们才知道成都人后来的那句俗语“弄烂就弄烂,弄烂到灌县”的出处,缘于康熙时代。

萧瑟的成都,满城尽带黄金甲

原来,这批身佩利器的强人,便是成都朝西边山里的藏兵。这些藏兵其实是一批“雇佣军”,雇佣他们的“老板”便是较之于他们的先批移民。

“那批土著先民”一直在成都这块土地上安逸地生活着,可因兵患——张献忠“屠城”时,已经有着丰厚积累的他们,便逃命似的跑到了古灌县(今都江堰)一带的山里隐藏起来,若干年过去了,生活在山里的他们,一直梦想着能回到成都这块本属于他们的家园。

慢慢地,他们发现他们的家园已经被人“占”了。岂能忍受那种鸠占鹊巢的侮辱?于是乎,他们花钱“请”骁勇善战的藏军,帮他们收回山河。于是乎,另一批像他们当初一样的移民,便无可奈何地受到了战争的洗礼。

就这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一批人不劳而获,另一批人却又劳而不获。那些移民不堪其扰,纷纷要求离开这虎狼之地。

一份又一份“申请”递交到了朝廷“当今皇上”的手里,如此影响稳定,怎么了得?区区茅贼,怎能不除?于是康熙御笔一挥,朱批“驻荆州八旗子弟,入川剿匪”。

于是乎,一支北方的军队,从战略要地湖北荆州起程,迎着呼啸的北风,风一样地开进了成都。

下午时分,成都市西郊黑压压来了一批特殊的军队,镶嵌着龙纹般黄色、红色的大旗,在风中挥舞,为首的将军看了看一马平川的矮矮的成都,将马的缰绳一勒,随着骏马的一声长嘶,整个部队停止了前行的脚步。

成都市内的人大惊失色,纷纷抄起家伙,携家带口,在杂草丛生的市郊,逃命似的四处逃窜。他们没想到的是,这支特别的部队,在今天成都市叫做营门口的那个地方却安营扎寨,生火做饭,没有半点要“扰民”的意思。

早已警戒而准备好了的城民弄不明白了,既然“鬼子进村了”,为何又驻扎在城外?他们有何更深的意图?未必又有一次“屠城”的前奏?

只需两三天工夫,百姓们便知道这些兵士不是来“杀”他们而是来“护”他们的。就这样,成都进入了又一轮安居乐业的时代。

其实,当年康熙进兵成都,还有着更为深层次的原因,那就是“西藏问题”。或许正是有了西藏连年的兵患,清朝考虑其战略地位之重要,而成都作为进藏重要的门户,无论大征小战,都有着桥头堡的作用。

康熙五十七年(1718年),由于西藏地区发生蒙古准噶尔部入侵事件,清王朝已开始打算在成都设驻防八旗以镇慑西南了。

康熙五十五年,在西藏地区由于和硕特部的统治与藏族封建领主发生矛盾,蒙古准噶尔部乘机偷袭西藏,杀死拉藏汗。西安将军额伦特率兵数千,前去弹压,遇伏,全军覆没。

清廷“以西藏屏蔽青海、滇、蜀苟准夷盗据,将边无宁日”(《圣武记》卷五)。决定由青海、四川、巴里坤三路出兵进攻准噶尔部。

其时巡抚年羹尧奏请在四川设驻防旗兵,“上嘉其实心任事,遣(付)都统法喇率兵赴川协剿。”法喇从荆州驻防八旗拨三千旗兵入川。这批旗兵曾进驻巴塘、里塘、打箭炉等地,藏乱平定,法喇率兵返回成都,康熙六十年奉命留旗兵一千六百人,在成都驻防。

成都这才有了驻防旗兵,也就有了成都的满蒙族。此时,少城便有了它新的真正的主人。

而清朝派驻旗兵驻扎成都,除了因为“西藏问题”之外,另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成都“自身的问题”。

众所周知,成都是座移民城市。明朝末年,四川屡遭兵祸,成都尤甚,人民大量死亡,几十里或几百里都无人烟,田土荒废,长了很多树木,到处野兽成群。多数住在成都附近的地主富户。事先纷纷携带金银契据率领子女逃进灌县以西地区居住。

后来清朝肃亲王统兵从北路进川,清除了四川的兵乱,四川渐次平静。这时清朝为了改变四川的荒凉现象,把湖北两广的无业人民移来四川开辟已经荒废的土地(开辟的土地归自己所有叫做插占)。

【作者简介】

章夫,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成都市有突出贡献专家,首届四川省十佳新闻工作者。成都商报副总编辑,四川大学文学与新闻学院硕士生导师。擅长报告文学和人文历史随笔,共出版各类著作20余本。其中纪实文学《邓小平故居留言簿》荣获第六届全国书籍装帧艺术展铜奖、四川省第十届“五个一工程”奖和“四川省图书奖”一等奖。《天下客家》(合著)荣获成都市第六届“五个一工程奖”一等奖。主编有“成都魂书系”(15卷本,四川人民出版社和四川文艺出版社出版),“文化天府丛书”(共计12本)副主编。

(本文出处:微信公众号“章夫书斋”)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评论 0

  • 还没有添加任何评论,快去APP中抢沙发吧!

我要评论

猜你喜欢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