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晚面孔|贾玲:喜剧创作越来越难,真诚就是我的套路

央视面对面 2019-02-12 20:18 33462

今年除夕夜,贾玲搭档张小斐和许君聪在央视春节联欢晚会的舞台上表演了小品《啼笑皆非》。这是37岁的贾玲,第五次登上央视春晚的舞台。

在大家的印象中,舞台上的贾玲一直是能笑能闹、大大咧咧。生活中的贾玲到底是什么样子?《面对面》专访了贾玲。

相声是男人的天下,女孩一个包袱都没有,尺度太难拿捏了

今年是贾玲第五次登上央视春晚的舞台,2010年,28岁的贾玲首次登上央视春晚舞台,她表演的是相声《大话捧逗》。

贾玲:我那时候挺全力以赴的,我师父冯巩老师说一句话,你上台的掌声是观众对你前些年的肯定,你下台的掌声是观众对你这个作品的肯定。当时上台,“青年相声演员贾玲白凯南”,下台观众见到我们出来的反应就跟李易峰、胡歌出来一样,那时候觉得真好。

贾玲毕业于相声演员冯巩与中央戏剧学院合作开设的第一届相声大专班,刚毕业的两三年,她只能接到零星的演出工作,用跑剧组、酒吧打工的收入支撑相声事业。男女相声多是夫妻主题,贾玲早年的作品,都是扮演一个在家庭生活中不如意的小媳妇形象。

后来,她探索了一条适合自己的新路,提出“酷口相声”。2008年,贾玲在相声老段子《论捧逗》中加入舞台喜剧元素,与搭档白凯南合作演出酷口相声《大话捧逗》,这个独特的相声剧在北京各个小剧场演出80多场。

贾玲:迷之自信,感觉我不光得是逗哏位置上的捧哏,还得在逗哏位置上以女相声演员的身份把观众逗笑,我觉得我一定能做到。我就四处请编剧吃饭跟大家聊剧本,在剧本里加上一些适合女孩,起码让观众觉得这女孩挺活泼挺可爱的元素。

王宁:相声一个男人的天下,女的能找到自己的一个饭碗吗?

贾玲:挺难的,男女相声仿佛女孩是逗哏,但是其实女孩这边一个包袱都没有,全是男孩抛包袱,因为尺度太难拿捏了。

王宁:做女相声演员的时候最尴尬的经历?

贾玲:换演出服,你在后台不会有换衣服的地方,你只能去厕所。你只能找一个间,有时候单间有人了你只能在外面换,外面大伙上厕所还有观众,这也没办法脱了,那就脱吧。

喜剧创作越来越难了,打起120个精神,真诚就是我的套路

2011年,贾玲和白凯南的相声《芝麻开门》再次在除夕夜与全国观众见面。然而,这时贾玲突然发现,自己刚刚成名,职业生涯好像就已见顶。

贾玲:你把所有的电视台邀请,所有的段子录完,我感觉我自己的那些相声段子观众看过了,没有盔甲了,所以我自己沉寂了一年。我在房间里每天看东西,看老艺术家的相声,丰富自己,让盔甲一点点穿起来。

我小时候看到新白娘子传奇改编过歌、改编过舞、改编过小品,那些都是我生活沉淀下来的东西。你想我演完以后就没了,我再找一个大家有共鸣的东西很难。有时候你可能都不知道最近大家在玩这个东西什么什么,刚知道我上去以后演这个吧,刚演观众已经去那边了,那不行。

王宁:你是下了功夫,希望你能成为女相声演员当中的一匹黑马。

贾玲:发现能力太有限了,后来有点坚持不下去了。哪怕是你使了很大的劲想博观众一笑,其实也不如搭档老白一个八字眉。

王宁:那个时候你的内心有过矛盾吗?

贾玲:我对相声感情特别深,相声成就了我,让我走上央视春晚的舞台,让那么多观众认识我,我应该让相声发扬光大。后来发现真的尽力不了,那时候还是有很多人找我说相声,我和白凯南说哥我不演相声了,我们俩站在一起观众以为就是相声,所以得另寻其他的搭档。

2012年,贾玲开始转型。她减少了相声演出,把大量时间花在小品创作上,开始零星客串电视剧、电影。2015年,贾玲三度登上央视春晚舞台,这次她表演的不再是相声,而是小品《喜乐街》,她塑造的女汉子的形象让观众眼前一亮。

也就是那一年,贾玲参加了一档喜剧竞赛真人秀节目《欢乐喜剧人》,12个小品,每周一个,末位面临淘汰。除了录像彩排,只有五天的时间创作。为了最后能在舞台上博观众一乐,贾玲每天都在焦灼和恐惧中度过。

贾玲:喜剧创作肯定越来越难了,观众获取快乐的途径越来越多,必须让自己打起120个精神,绞尽脑汁去想该怎么能让观众笑。

王宁:你已经找到让观众笑的套路了吗?

贾玲:真诚,就是发自真诚跟你讲一件事情,你一定觉得好笑,如果我跟你讲第一句话开始套路的话,其实我也不太会。最真实的东西才是最好笑的,后来慢慢越演越演,演每一个角色都发现越演越墩实,越演越憨厚。

《你好,李焕英》我唯一一次耍大牌,“子欲养而亲不待”我必须较真

从相声、小品、综艺到影视,贾玲逐步走向愈加自由的表演之路,她极具个性的模仿和深厚的喜剧功力给观众带来了欢乐。2018年,贾玲将工作重心转移到根据亲身经历改编的《你好,李焕英》电影剧本的创作上,亲自担任这部电影的导演。

王宁:创作这个过程当中,哭的都数不过来了吧?

贾玲:有一次半夜凌晨三点哭,我原来以为哭到心疼是一种描述,原来心真的会疼,你真的会哭到心疼,心碎。我母亲过世以后我很少想我母亲,一旦要想的话你就抑制不住,感觉你把失去她的感受重复了一遍。一个人对一个人的遗憾、亏欠、悔恨,我觉得是最痛苦的。

2001年,还在读中戏的贾玲,忽然接到家里的电话,母亲意外摔伤,不治身亡。往后余生,“子欲养而亲不待”成为贾玲无法弥补的遗憾。2016年,贾玲开了公司“大碗娱乐”,小品《你好,李焕英》是公司成立后的第一个作品。

贾玲:穿越的故事,穿越到我母亲年轻的那个年代,我母亲也风华正茂、青春靓丽、充满激情,也有偶像有小崇拜。好像小时候我们的印象就是感觉妈妈一生下来就是妈妈,一个中年女人,其实不是。我们的妈妈也曾经是花季少女,她们因为生了你才变得那么。所以就想着去创作这么一个作品,把我跟我妈妈的故事,和我自己对母亲的遗憾展示给大家,想让更多人知道我有个妈妈叫李焕英。

贾玲:那也是我最耍大牌的一次。有一个道具没做好,这个小品结尾提前半个月想好了,我说那个道具那一天必须得要,我说叮嘱所有人帘子升起来,家的景出现,结果家的景没有。我说不行,我说哥实在对不起,我说明天家的景没有,我明天就随便说一段相声,实在过不去,人家节目还得照常录。

《你好,李焕英》获得了观众极大的认可,被网友冠以“多年未见的好小品” ,好到“观众愿看千万遍,却不愿意让贾铃再演第二遍。”

我最烦戴口罩,我的脸挡也挡不住

从演员到导演,贾玲乐于和周围的人打成一片。有时候经纪人要求她少冲别人笑。可是贾玲做不到,在她看来,她塑造的角色就是她自己,她习惯把观众当作朋友,当作从小看她一步一步走过来的那些大爷大妈们。

王宁:你的经纪人不是跟你说别对谁都说话,不能对谁都笑。

贾玲:你理她干啥啊,我最烦的就是她给我递口罩,上飞机姐戴个口罩吧,我说你不戴没人看你,我也不是说别人戴不对,我的脸也挡不住,露出来的面积比较大,带了观众反而疑惑,不如不戴,就这样走呗。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评论 0

  • 还没有添加任何评论,快去APP中抢沙发吧!

我要评论

猜你喜欢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