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读春节·春节档案|民国时期的文化名人是怎么过春节的

团结网 2019-02-11 14:28 30319

春节,即农历新年,一年之岁首,传统上的“年节”。在春节期间,全国各地均有举行各种庆贺新春活动,这些活动均以除旧布新、迎禧接福、拜神祭祖、祈求丰年为主要内容,形式丰富,带有浓郁的各地域特色。那么,民国时期,那些文化名人是怎样过春节的呢?

吴宓雕像

吴宓:和亲友捕雀

1913年春节,吴宓正在北京清华学校读书,他在大年初一的日记里写道:“晨,为《水调歌头》一阕,殊不惬意。午无事。晚,及李君伯愚并仲侯、君衍捕雀为戏。嘻,此亦新年之常例。”君衍即吴宓的姑表哥陈之硕,仲侯也是其表哥,名叫胡文豹。

沈尹默:在鲁迅家聚餐

1919—1922年间,每逢过春节,八道湾鲁迅家必定会写信邀请沈尹默等人去其家聚餐,座中大部分是北京大学的同事,每年必到的是:钱玄同、朱希祖、刘半农、马裕藻、马衡、马廉、严柏年、沈士远、沈尹默、沈兼士等人。

宴席上照例有日本新年必备的食物——粢饼烤鱼之类,从清晨吃到傍晚,边吃边谈,作整日之乐。沈尹默等人的谈话范围极其广泛,有时也不免臧否当代人物,鲁迅每每冷不防地、要言不烦地刺中了所谈对象的要害,大家哄堂大笑。

司徒乔:画画打抱不平

1925年,司徒乔正在北京燕京大学神学院求学,这年除夕,几位燕大的同学请他吃辞年饭。

他走到筒子河边,经过一间施粥厂门前,突然有四个全副武装的警察,高举着棍棒,手推脚踢把一个拖着两个孩子的孕妇扑打出来。

问起原因,是那妇人讨了一碗粥给孩子们吃了,最后想为自己讨一碗。这灭绝人性的事件使司徒乔无法参与同学们的除夕宴叙,他跑回宿舍,把当时情景快笔记下,因为素描基础不好,又是凭记忆追溯,画得比较粗糙,怕只有他自己才认得出那笔线所倾诉的东西。

这幅画后来被鲁迅从一个展览会上买去。

胡适:忙于应酬

1934年除夕,胡适忙于应付饭局,他在日记中写道:“午饭在欧美同学会,有两局:一面是孟和、孟真为袁守和饯行;一面是余上沅约梁实秋吃饭,并有今甫、一多、吴世昌、陈梦家、公超、林伯遵众人”“晚上到美国使馆吃晚饭”。“我回家时,家中过年的客还在打牌,我打了四圈,就去睡了。他们打牌守岁,直到天明。”

郁达夫:爬城隍山

1935年,郁达夫居杭州,此年春节,他去爬了城隍山(吴山),他在《城里的吴山》一文中说:“这城隍山的一角,仿佛是变了我的野外的情人,凡遇到胸怀悒郁,工作倦颓,或风雨晦暝,气候不正的时候,只消上山去走它半天,喝一碗茶两杯酒,坐两三个钟头,就可以恢复元气,爽飒地回来,好像是洗了一个澡。去年元日,曾去登过,今年元日,也照例的去,此外凡遇节期,以及稍稍闲空的当儿,就是心里没有什么烦闷,也会独自一个踱上山去,痴坐它半天。”

徐铸成:逛红庙见奇景

1936年除夕,是著名报人徐铸成在上海过的第一个新年。除夕深夜,费彝民、王芸生两人驾车来邀他去观光上海的新年夜景。

他们先去老城隍庙和永安公司的天韵楼兜了一圈后,到了南京路的红庙。红庙建于明万历年间,原名“汀沟庙”。康熙六十一年(1722),按照道教传统将内外墙面悉用紫红色刷新,故称之为“红庙”,也称“虹庙”。鸦片战争后,由于南京路的日益发展与繁荣,虹庙一直是上海香火最盛的庙观之一。近代,虹庙以慈善事业闻名:夏令施诊给药,冬令施衣施棺。信众游客对红庙一直虔诚有加,香火不绝。

虹庙在国际上也有相当的影响。1930年代就有外国游客这样说:“虹庙是上海最有名气的中国庙宇。”正月初一大清早,上海市民都争着到红庙烧头柱香。

邓云乡:购年货、剃头、洗澡

邓云乡是上海红学界元老,他的青少年是在北平度过的,他家住在西城,他晚年回忆抗战前北平过春节的内容主要有:购年货、剃头和洗澡。一到腊月里,卖年货的,南到单牌楼,北到四牌楼,到处南货铺、点心铺、猪肉杠、鸡鸭店、羊肉床子、大小油盐店,拥满了人,而且马路牙子上,也都摆满了各种摊子,干果子铺门口,都吊着大电灯,那大笸箩堆的什锦南糖、京杂拌,都像小山一样。

堂子胡同口上一家大鸡鸭店,大肥鸭子吹足了气,擦上油,精光肥胖,天天吊满了铺子。一般教书的,当职员的人家,拿出十块二十块“忙年”,就能买不少东西了。买只五六斤重的大肥鸭子,一块大洋还要找钱。

剃头洗澡,是北平过年中的一景。大年三十,京城的大小澡堂子破晓即营业,24小时连轴转,到初一凌晨仍灯火通明、浴客满堂。澡堂子的从业伙计的喊声此起彼伏:“看座——里边请”“这边来一位”“垫板儿”……

宋云彬:“醉态毕露”

1938年秋,武汉沦陷后,文史学者宋云彬在广西桂林文化供应社工作,后与夏衍等编辑《野草》杂志,并在桂林师范学院任教。

1940年2月7日为除夕,宋云彬在其日记记道:“晚五时,去开明,吃绍兴酱鸭、鱼干,均佳,白鸡亦好。六时一刻,赴新生菜馆,应国新社之邀。餐后,参加国新社联欢会,余已小醉,歌昆曲,大笑,不觉酒涌上来,醉态毕露。杨彦英、丁务样、林山挟余归寓,倒头即睡,不知东方之既白。”

次日(大年初一)又记:“昨宵醉态毕露,传为笑柄,晨起尚觉头昏,吃橙子两枚。”

浦江清:与同事聚会

1929年春节,大年三十和正月初一,26岁的浦江清都在清华的单身宿舍里写《殷墟甲骨之新发现》,初一中午完稿后,才进城和几个朋友看了场戏。

1944年,浦江清已是西南联大教授,虽处战时,家眷在上海老家,他独自僻居昆明,但这个年过得有滋有味,热闹非凡。此年除夕,浦江清在日记里写道:“上午佩弦(朱自清)请吃烤年糕。下午同人集合包饺子。晚饭即吃蒸饺,另菜二碟,佐以酒。又闻(一多)家送来鸡肉一碟,萝卜球一碗。此即年夜饭矣。同人兴致尚好。我自幸今年得在自由区过年,如仍僦居上海,则愁闷可知。晚饭后在闻家打牌。同人皆加入,或打四圈,或八圈、十二圈不等。”这场牌局一直持续到初一天亮。

初一“早起甚迟”,吃煎饺子,中午仍是大家一起聚餐,有烧肘子、炒猪肝、冰糖白果等,晚饭后,浦又“入雀局”。

初二午饭后,浦江清外出拜年,他在日记里写道:“至棕皮营陈梦家、游泽承及钱端升、金岳霖诸家,均有茶点。归时,余戏咏:‘一去二三里,烟村四五家’之句。”

初三,天寒,上午浦江清与朱自清、游国恩等在闻一多家围炉谈诗,午后去他处唱昆曲。当夜仍在闻家“围炉谈”,“自宗教、科学至新旧诗、电影、话剧皆谈,互为辩论。”

初四,浦江清与闻一多夫妇、朱自清散步到余冠英家,又去黑龙潭一游。当天记道:“夕阳照潭,竹树荫蔽,境甚清幽。庙中山茶尚盛。一株梅花姿态甚好,正盛开。”

乔大壮:借酒解乡愁

1947年8月,著名词人、篆刻家乔大壮只身到台湾,任台湾大学中文系教授,次年独在异乡过年。乔嗜酒,加上孤独感,从除夕起就不吃菜而大喝金门高粱酒,灯前将家人的照片摊在桌子上。如此一连数日,始终处在醉眼朦胧的状态。

1948年2月19日,许寿裳在台北被害,乔大壮继任台湾大学系主任,因拒绝镇压学生运动被辞退,遂返回南京。7月3日,他效仿屈原在苏州枫桥投水自尽。

张元济:坚持传统

商务印书馆董事长、中国出版业巨擘张元济,虽然是新派人物,生活理念及实践常破旧立新地领导潮流,但家中有些习俗乃至传统陋俗却因循不去。

例如,他家里的年夜饭一定有两道菜:一是“金条”,即萝卜丝炒豆腐丝;二是“元宝”,即蛋饺子。均取自发财的意思。

此外,张元济家每年除夕都要摆供祭祖,列队磕头。

梁漱溟:不过春节

从1930年开始,梁漱溟从不过春节。1930年,他在河南辉县办村治学院时,给亲戚写信说,看到老百姓生活之苦,就没有心思回北京过年了。这个年,他是和衣而睡,在分不清鞭炮声还是枪声中一个人度过的。

1935年春节,梁漱溟在上海访问军事家蒋百里。1936年春节是在梧州到南宁的途中。1938年初梁漱溟去延安,归途坐火车到开封时恰值大年三十晚上,他一个人住进河南旅馆,就这样把年过了。

1939年春节,他正在前往敌后巡视的途中,2月18日的日记记道:“旧历除夕,车过三原,晤赵戴文于一花园中,晚抵洛川,途中落雪。”

1940年春节,觉得和孩子们在一起的时间太少,便利用寒假带他们兄弟俩去重庆北碚,除夕是在附近的缙云寺里度过的。

汪曾祺:一起吃年夜饭

汪曾祺出生于一个旧式大家庭,分好几“房”。他回忆说:“每年除夕,要在这方桌上吃一顿团圆饭。我们家吃饭的制度是:一口锅里盛饭,大房、三房都吃同一锅饭,以示并未分家,菜则各房自炒,又似分居。但大年三十晚上,祖父和两房男丁要同桌吃一顿。菜都是太太手制的。照例有一大碗鸭羹汤,鸭丁、山药丁、慈菇丁合烩。这鸭羹汤很好吃,平常不做,据说是徽州做法。”“大年初一,祖母头一个起来,包‘大圆子’,即汤团。我们家的大圆子特别‘油’。圆子馅前十天就以洗沙猪油拌好,每天放在饭锅头蒸一次,油都‘吃’进洗沙里去了,煮出,咬破,满嘴油。这样的圆子我最多能吃四个。”

梁实秋:全家开赌禁

梁实秋是我国著名的现当代散文家、学者、文学批评家、翻译家,生长于京城一个极其守旧的家庭,梁实秋的祖父梁芝山是四品京官,父亲梁咸熙有秀才功名,北京同文馆第一届英文专业毕业生,供职于北京警察厅。家中平时绝对禁赌,根本就没有麻将牌,因而他从小不知麻将为何物。只是每年除夕到上元这段时间开赌禁,但也仅以掷骰子状元红为限,下注30个铜板,每次玩时不超过一两小时。

许杰:父亲躲债叔祖家

著名学者许杰老家在浙江台州天台县清溪村,当地习俗是腊月收欠账,一直收到大年三十,正月初一去讨债则不吉利。凡是提着灯笼要债都算年三十晚上出来的,可以一直提到大年初一的早晨。

穷人家最难过的是年关。许杰的父亲许万有先是估衣铺店员,后来成为贩卖估衣的肩挑小贩。所谓估衣,就是七八成新的旧衣服。一次,遇土匪抢劫被砍伤,生活每况愈下。母亲丁碧莲生病,治病花了不少钱。从此,许家陷于困顿,一向欠债,而许杰的细公(叔祖父)则是开店的债主。

每年除夕,父亲就要开溜,跑到叔祖父家,一是躲债,二是替叔祖父要债,兼任两种截然相反的角色。

(赖晨)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评论 0

  • 还没有添加任何评论,快去APP中抢沙发吧!

我要评论

猜你喜欢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

扫描二维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