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声 | 我的青春是为谁

四川省教育考试院 2019-02-02 15:01 30378

孙梓菡

1993年12月出生,四川邛崃人,自幼父母离家出走,是爷爷奶奶一直养育着我。在老师们的关心和政府部门的帮助下,我顺利地考上了大学。我从小就有一个从军梦,入伍以后更加坚定了自己上军校的梦想。如今,我入伍已经第五年了,现就读于国防科技大学卓越指挥人才创新拓展班。

本文选自“青春”征文

题 记

走过了那四年,终于又回到了梦开始的地方,而我也终于明白我的青春是为了谁......

成年

2012年的那个夏天,那是属于我的十八岁。十二年的寒窗苦读终于熬到了尽头,得知高考分数的时候,我异常兴奋。一本的高考分数终于让我看到了叩开军校大门的希望,于是,和同龄的大多数孩子们一样,我带着一腔参军报国的豪情壮志,在家人们的鼎力支持下,我毫不犹豫地填报了自己心目中理想的军校。

等待提前批录取结果的那段日子真的是无比煎熬,时间就这样一天天地流逝着,当我听到高中同学们一个个的都已经被军校成功录取的时候,我开始变得慌张,手足无措。爷爷和我说:“你赶紧去查一查吧”,我也不忍心再看着爷爷整天这样为我但心,然而和班主任联系过之后带给我的却是无尽的绝望——落选。我很失落,甚至于痛哭流涕,爷爷和奶奶一开始是一直陪着我,安慰我,后来他们鼓励我去填征集志愿再试试。

可我是个倔驴子,除了自己理想的军校,其他的军校打死也不愿意去,家里的条件又无力支撑我去复读,无奈之下,我只好填报了地方大学。为了能常回家看望爷爷奶奶,我最后选择了省内的一所大学。但上了大学以后,我依然是心有不甘的,但现实就是这样残酷,以至于我根本无力去改变任何东西。

一股放纵的念头开始在我的内心中愈演愈烈,起初只是经常上课打瞌睡,后来干脆就直接逃课了,再后来颓废到整天睡懒觉,一个人窝在寝室里看电影,玩网络游戏,甚至晚上还经常溜出学校去网吧通宵。两个学期下来,我留级了。那一年的暑假,注定是要在一种死寂的气氛中度过。我整天把自己关在家里,一个人闷闷不乐,更没有任何脸面去面对年迈的爷爷奶奶。

我不断地叩问自己“我究竟在做些什么?我的青春是为谁而活?难道我就这样一直沉沦下去吗?”一天晚饭的时候,爷爷奶奶突然和我说:“我们这几天托人去去问了问征兵的各种条件,你好像都还挺符合的,要不然你去试一下吧”。过了几天,我在镇里武装部的安排下去市里进行统一的军检。偌大的操场上,挤满了来自各个乡镇的应征青年,他们大多一脸稚嫩。

那天,天空下着小雨,我们在外面排着长队等着主检医生的到来,大家都非常的着急。而我因为身高比较矮一些,于是被挤到了人群的最前面。主检医生出来的时候一眼就看到了我,他向我招了招手说:“小伙子,你过来一下”。我一脸茫然地走了过去,只见他拿出了量尺,给我简单的量了一下,“一米六,差了两厘米,这确实不行,小伙子,把你的表交给我,你走吧!”就这样结束了吗?

我的军旅梦还没开始,就这样又结束了吗?我一脸茫然。偌大的操场啊,只有我一个人,甚至没有一个机会进行后续的检查,就这样扭头就走了!命运真的是给我开了一次好大的玩笑。回到学校以后,我努力逼着自己去上课,努力克服网瘾。但我终究还是无法完全控制住自己的内心,上课也始终是跟不上老师的节奏,就这样一天天虚度时光,完全丧失了任何信心......

时光辗转来到了2014年的夏天,那真是我长这么大以来最绝望、最无助的一段时光。可能真的是老天爷也看不下去了吧,镇武装部终于传来了好消息说:今年征兵的身高标准降低了,刚好是一米六。那一年,我已经快21岁了,我不知道该怎么去形容当时的那种心情,就像是从最绝望的黑夜中看到了一丝光明。

后来,我顺利地通过了军检,又是一个月左右的焦急等待,恰如我高考毕业那一年一般,每一天都是在煎熬中度过。我开始慢慢和爷爷奶奶沟通,此刻,我多想好好看看他们在岁月中不断苍老的脸庞,我多么不舍得就这样要突然离开他们。接到接兵的干部打来电话的时候,我终于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泪,成年以后,第一次在爷爷奶奶的面前哭的像个小孩子一样。

临走之前的那天晚上,我给爷爷奶奶洗了脚,白炽灯光的照耀下,奶奶的两鬓挂满了令人动容的银丝,看上去显得格外的苍老,我和奶奶说:“父母亲离家出走的时候,我还只是个两岁的孩子,这么多年过去了,您和爷爷辛辛苦苦把我拉扯大,如今本该到了尽孝的年龄,我却要当兵入伍,离你们远去,原谅孙儿的不孝”。

奶奶问:“真的能吃得了当兵的苦吗?”爷爷却突然接过奶奶的话说:“当兵再苦,也要坚持”,我埋着头咬着牙,在泪水从眼角滑落的一刹那,努力憋出了一个:“嗯!”携笔从戎志,身着戎装始,当兵的那天早上,我是穿着军装走的,爷爷奶奶从家里一直把我送到了火车站,我默默地在心里告诉自己:我一定要成为一名好兵,让爷爷奶奶为我感到骄傲。

在部队

新兵连的那三个月,在当时觉得,真的是无比痛苦的。“思亲想家关”,“吃苦受累关”就如同两把利刃,深深地扎在我的心上。早上搞内务,白天练队列,下午搞体能,晚上背理论。每一天的生活仿佛都是前一天的剧本的重演,而我只有三种感觉,那就是“饿”、“累”和“困”。我想试着把自己全身心的融入部队的这种繁忙而紧凑的生活中去,因为我觉得只有这样,我才能摒除心中的杂念,不断努力成为一名最优秀的兵。

2014年12月7日的那个下午,五公里破纪录比武的赛场上,随着一声呐喊,我倒在了终点旁的草坪上,虽然已经竭尽全力,但我还是无奈的只取得了第二名。苦练了三个月,北风呼啸的汽训场上,别的新兵战友们每天训练要跑四大圈,我就跑七大圈,周末休息的时候,我依然和班长坚持要再去跑一个五公里。

在那段默默前行的日子里,我已经记不清楚自己受过多少次伤了,多少个北方的深夜,刺骨的寒冷总是会引起膝盖的剧烈疼痛,我总是这样忍受不住而从床上坐起身来。然而只要每次伤势稍有好转,我就会继续投入训练,就这样,我一步步,一圈圈,一天天的坚持了下来。没有知道我为啥那么拼,因为自打进入军营的那一天起,我就变成了一个沉默寡言的兵。

有一天,新兵连的连长找我谈心,连长说三个月的新兵连结束以后,要是在五公里比武中能拿到第一名,成为训练标兵,这样就可以把爷爷奶奶接到部队里来参加最后的表彰大会。现在回想起来,我真是的无法用言语去形容这句话当时给了我多么大的动力,我只知道:为了爷爷奶奶,我要努力活出最精彩的青春。我多么想站在总结表彰大会的领奖台上,看着爷爷奶奶为我高兴,为我鼓掌。

因此,在呐喊着冲过终点的那一刻,我感到的不仅仅是腹部的剧烈疼痛,更是一股无尽的心伤。那一刻,我是哭着扑在班长的怀里的,虽然战友们在旁边不停地对我说着安慰的话,但我知道,一切都不会有了。就在比武之前的那个周末,在和爷爷奶奶通电话的时候,我还信誓旦旦的说要给他们一个巨大的惊喜,但计时器永远定格在了那一刻,18分50秒,支撑了我两个多月的东西,在我心中一下子就坍塌了。

虽然和第一名仅仅是5秒钟的差距,但这却成了我心中永远也迈不过去的一道坎。那天晚上,我哭了好久,班长一直陪在我的身边,“有些东西,藏在心里,或许能给你更大的动力,以后到了老连队,更要踏踏实实干,争取以后有更大出息,这样爷爷奶奶才会更为你感到骄傲”,原来班长一直都是那个最懂我的人,只是他一直什么也没有说!

那一年的冬天,我下连了。在老连队的那段日子是战备、训练、工作和生活的四部曲,在我的记忆中,每天都会有很多的任务要去完成,似乎永远也忙不完。繁忙的日子总是过的很慢,更不用说还会经常受到班长们的批评,但我却从来没有想过要放弃,我依旧非常渴望能够通过自己的努力去取得各种荣誉。

每次给爷爷奶奶打电话的时间都极其短暂,基本上只有5分钟左右,于是除了问候爷爷奶奶要多注意身体,他们能听到的就只是我说:“我很好,你们不要担心,我会好好努力的。”我不想再在电话里给他们“空头承诺”,我想拿着一本本荣誉证书,拍张照片给爷爷奶奶寄回去,我想告诉他们:“爷爷奶奶,你们的孙儿真的改变了,真的长大了。”

后来我开始积极地去参加各种比赛,不管是演讲比赛,还是军事技能比武。渐渐地,我开始习惯了这种每天都很疲倦,很饥饿,但却让我感到很充实的感觉。新兵第一年结束的时候,我如愿取得了很多的荣誉证书。到部队也这么久了,我第一次给爷爷奶奶寄回去了我的照片,爷爷后来在电话里和我说:“看到你的照片,我和你奶奶都很为你感到高兴”。

在即将步入第二年的生活的那个冬天,指导员找我谈了一次心,“梓菡啊,这一年,大家都看到了你真的是很不容易,你爷爷奶奶之前也给我打过电话,两位老人都希望你能够留在部队里好好发展,我仔细看过了你的资料,明年夏天你有一次参加军考的机会,还有半年的时间,如果你想去的话,以你高中的底子,好好复习半年是完全可以的。”听完指导员的话,我犹豫了好一会儿。我告诉指导员说我想下去好好考虑一下,指导员和我说:“你先回去好好想一下吧,你爷爷奶奶对你的期望很高,不要辜负了他们。”

真的是很难去做这个决定,因为我真的很想早日回到爷爷奶奶的身边去照顾他们。那一年,爷爷奶奶都已经快八十了,我不知道还能有多少的时间留给我去尽这份孝心,“子欲养而亲不待”的念头不断地在我脑海中闪过。那一年,我也已经22了,别人家的孩子到了我这个年龄,连小孩儿都一两岁了,而我还在外面奔波,两位老人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看到我立业成家。

爷爷给我来了电话,说他和奶奶的身体一直都很好,叫我不要太担心。奶奶也和我说,一定要好好考虑一下以后的路,不管我做什么样的选择,他们都是支持我的。后来终于决定好好复习参加军考的时候,所有的亲戚,战友,还有我的大学老师们都是支持我的。成年以后,我第二次找到了人生的方向。

我的军校

备战军考的那段日子,现在想起来,真的是比高中还要辛苦。能容纳100多号人的阶梯教室,整个的都被来自各个部门的学员苗子们都挤满了,我们的课桌上总是摆满了各种版本的辅导书,似乎永远也做不完。通常都是大早上五点钟左右,教室里就已经开始有人拿着自己精心整理好的政治资料在那里背了,还有的会利用这个时间背上一两篇英语文章了,晚上直到凌晨一两点的时候,依然还有人在那个熟悉的角落里,轻声地讨论着老师今天上课讲的数学典型计算题。

我多么喜欢这样的氛围啊,于是我努力尝试着去融入他们,但一开始总是痛苦的,高中毕业四年了,当兵也快两年了,我发现自己现在很难再将那些课本“捡起来”。我也清楚的知道军考的名额是极其有限的,我们补习队的队干部告诉我们说,今年我们军种参加军考的据说有3000多人,然而军校给我们提供的名额却不到三百个。

这样想来,可能我身边每十个学员苗子里面,才有可能考上一个。早就听说军考就像是一座独木桥,现在看来,这真是一点也不假,但我不想就这样轻言放弃,于是我开始尝试着让每天起的最早的室友叫我一起起床,坚持每天晚上十一二点,还拿着笔本儿向学得好的战友们请教问题。距离军考还有一个月左右的时候,队里组织了一次摸底测试,那一次我考的还可以,这无疑给了我极大的信心。正如当年高考完后那般,我终于又一次看到了叩开军校的大门的希望。然而老天爷却再一次和我开了一个好大好大的玩笑。

接到舅舅给我打来的电话的时候,我真的是一脸愕然。舅舅非常震惊地问我:“你父亲出事了,你怎么不赶紧请假回来看看啊?”就在那个瞬间,我感觉仿佛天塌了一般。我急忙给爷爷打电话问父亲现在的情况,一开始爷爷的电话老是关机,我真是心急如焚,完全没有心思去看书复习了,连饭也吃不下了。直到那天晚上十点多,我终于打通了爷爷的电话,电话的那边,爷爷总是支支吾吾的,这反而让我愈加感觉到了不安,在我的再三追问下,爷爷终于开了口:你父亲他已经去了。

虽然在我很小的时候父亲就离开了这个家,这么多年了独自一个人在外面闯荡,就这样抛下了年幼的我,也没有赡养年迈的爷爷奶奶。但谁都知道,血是滚烫的,血浓于水的亲情还是让我从小到大第一次感受到了这种失去至亲的悲痛。我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言语去形容我当时的心情,我只想赶紧挂掉电话,连夜去找队干部说明这个情况,请假回家送父亲最后一程。

但电话的那头,爷爷奶奶却再三坚持不让我回去,爷爷说:“我瞒着你,这也是我和你奶奶两个人的意思,现在是你最关键的时候,我们都不想影响你,你现在走的这一步至关重要,这可能将会决定了你以后的整个人生,你已经失去过一次了,这一次无论如何不要让我和你奶奶失望。”我含着眼泪努力憋出了一句“嗯,知道了,我会尽力的”,然后挂掉了电话。做长辈的,永远都是想着自己的孩子长大了能过得好好的就行,那一刻,我终于明白我的青春原来是为了自己而活。

最后一次见到父亲,还是当兵临走之前的那个晚上了,父亲得知我要去当兵了,急急忙忙从市里面赶了回来。父亲推开家门走进来的那一刻,我甚至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他,是陌生还是熟悉,不曾想这一面,却就这样成了永别。

军考填报志愿的时候,我毫不犹豫地写上了自己心中理想的军校——国防科大。虽然领导和战友们都劝我保守一点,再保守一点,但我从来都是个倔驴子,啥也不想听。军考结束之后,大概是过了一个多月,我才知道军校录取的结果。当我从连长的手里接过国防科大的入学通知书的时候,我哭了,那真是这四年以来哭的最彻底的一次。

这一次,爷爷奶奶终于可以看到我真的长大了!


来源 | 四川省教育考试院征文邮箱

编辑:李子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评论 0

  • 还没有添加任何评论,快去APP中抢沙发吧!

我要评论

猜你喜欢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