阚清子:30岁分手,真的别后悔!

大大的世界和小小的人儿 2019-02-01 18:00 35673

要记得回家过年的路

也请记得

你终将要去的远方

——晴悦

01

二三十岁的女生,都有什么后悔的事情?

阚清子参加节目时候,说:

现在特别怕自己后悔,怕自己老的那天,怕父母哪天离开我们的时候,没有花更多的时间去陪伴他们。

也怕自己一直固执下去,会孤独终老。

去年她和纪凌尘分手,沸沸扬扬。这个渴望在30岁前结婚的女生终究选择了放手。

很多人看来,三十岁的女孩,可能会不太一样,大多数姑娘或许都已结婚生孩子。

很多人喜欢阚清子,是因为她看上去太像我们自己了。

不管是背包客想要充分自我的生活方式选择,还是像阚清子这样梦想与家庭兼顾的生活,

我一直都觉得,要记得回家过年的路,也要记得自己的理想,自己的远方,记得自己想要做的事,还有想要成为的人。

02

这两天,北京到处都是回家过年的人儿,路上冷冷清清,连地铁里都有空座了,偶有的行人也是提着行李箱,行色匆匆。

这么多年,一直在海外,今年回家过年倒是显得有些不真实了。越临近过年,倒越是想念这些年在远方过的年。

去年春节,来到了远离大陆的太平洋群岛,朋友圈全都是晒各种回家,年夜饭菜式,以及一家人的团圆照。

圣克鲁斯岛上有一条小街,一到晚上街两旁的饭店会把各种塑料、木头的桌子摆到街中间,各种海鲜沿街摆了一地,点着明亮的黄色灯泡,像极了国内的大排档。

我去的二月正好是吃龙虾的季节。之前就听去过的朋友说,如果下半年去,错过了龙虾季,那么岛上的食物真是品种屈指可数,难以下咽。

大排档美食街,各个店面把整只的龙虾按照个头大小分类摆好,10美元、15美元、20美元三个档,自己挑了龙虾,和店主说要哪种做法,直接烧烤,蒜蓉烤也有生吃做成类似秘鲁的酸橘汁腌鱼,只是这里是腌龙虾肉。

除了龙虾以外,还有新鲜捕捞上来的各式海鱼,也可以自己挑选了,店主用锡纸包起来,放在炭火上烤。

一个人出差,旅行了这么久,已经习惯了一个人吃饭。

只是国内的大年初一早上,加拉帕戈斯的除夕夜,这么有仪式感的日子,小女孩终于还是不能免俗,觉得一个人吃饭略凄惨。

出门之前借用客栈的WiFi,刷了朋友圈,铺天盖地都是晒的前一夜的家宴。从客栈走到大排档的时候,已经挤满了人,在那家反复播放discovery纪录片的店面,挑了一只龙虾,又挑了一条海鱼。店主问了我三遍,你确定吗?

觉得一个小小身躯的姑娘,怎么食量这么大,而且前两天也在这里吃饭,店主其实已经相熟,前两天都是点了一人份的食物。

我只能尴尬地笑笑,胡乱想出了一个理由,说,这是我在加拉帕戈斯的最后一晚了,要好好享受你们的美食。我宁可说出这个略怂的理由,也不想解释今天是中国的除夕夜。

就好像在陌生的地方过生日,一个人去餐厅吃饭,总也不会和陌生的侍者说今天是我生日一样。

03

想起了驻外一周年之前,2013年的5月,小伙伴们提前帮我庆祝驻外一周年,一起在圣保罗的猫头鹰餐厅喝酒。

小伙伴告诉了餐厅的侍者我们庆祝的原因,侍者还送来了一块小蛋糕,点了一根蜡烛,一群人拍手庆祝,像过生日一样。

所以这些所谓的节日,只有一群人在一起的时候,才具有仪式感,才值得庆祝。

加拉帕戈斯的旅游旺季,即使这样一条两旁都是餐厅店面的大排档,中间摆满的桌子凳子还是不够,看见有两个亚洲女生旁边有一个空位,走过去小心翼翼地问她们介不介意拼桌。

两个日本女生非常热情,用不熟练的西语回答我,尽管坐下。

等待食物的时候,和她们一起聊天。其实走过了这么多的地方,在路途上很容易辨认日本女生。

她们大多很独立,很多时候独自出游,或者两个女生一起,在路途中安静沉默。而这两个女生,用西语回答我,而不是英语。

看上去并不像是来这里旅行的,像是长期在这里生活,或者是像我一样,一段时间,在拉丁美洲工作。

一问果不其然。两个女生在厄瓜多尔工作,厄瓜多尔边境上两个不同的小镇上。她们一个是无国界医生,在边境的医院里工作。

一个是日本政府援助项目派来厄瓜多尔的志愿者老师,在边境一所非常简陋的学校里,教小孩子们数学。

我经常碰到在路上的女生,她们不是结伴旅行就是在这里上学,抑或是和我一样,在这片陌生遥远的土地上工作。

不管从事的是什么工作,无论是外交官还是中资企业,或者是在当地企业,或者像我这样的媒体记者,即使我们的工作再有意义,也是拿薪水的工作。

我面前的这两个日本女生,桌上一人一瓶啤酒。我们点的东西都还没来,我用汽水和她们碰杯,她们安静平和地告诉我她们的故事。

她们都是35+的年纪,做无国界医生的姑娘已婚,老公孩子都在日本。我问她为什么这个年纪还要出来做无国界医生,不是一家人在一起才更重要吗。

她说年轻的时候,毕业工作结婚生子,一路狂奔,完成一件又一件人生必须完成的大事。她在日本就是一名医生,但是等到35岁生日到来那一天,她突然想起来以前在医学院上学时候的理想。

她说那时候在医学院觉得这个世界上救死扶伤大过天,而最牛的医生不是那些国际最著名的脑外科医生,而是那些在穷苦国家、战乱地区或者边境城市的无国界医生。

他们才是在做医生这个职业最本质、最纯粹的工作。无国界医生,那是她少女时代的理想。那是她想要到达的地方。

而现实是,她在厄瓜多尔亚马孙雨林的边境上,住在一户当地居民的家里,她给我看照片,居住条件可以说非常简陋,管食宿三餐,没有一分钱报酬。

她在当地的诊所给居民们看病,而她报名参加这个项目,时间就是三年。我说我做三年驻外记者,这个如此热闹的工作,都觉得三年太长,你是如何在边境的雨林生活上三年的。

她说,她今年也就快要回去了,回想一下这三年,学西语,适应炎热的天气,简陋的居住环境,没有一分钱报酬,但是当这三年要结束的时候,是一种少女时代梦想终于实现的圆满。

她说她想她的老公和孩子,回去一个全新的自己,会有更美满的生活。

而另一个比她年纪小一点的女生则是单身,是那种想要一路走一路看世界的女孩。也调侃着当地孩子背不出九九乘法表,但是她说,

每当看看这个世界上有这么多的人,都生活在全然不同的境遇下,然后形成不同的想法和观念,你就会觉得教育是如此重要,而我们又是如此幸运。

她说,当她窝在那个特别小的小镇上,在破旧的学校黑板上写字,教小孩子们算术时,她觉得世界如此之大。她说,你只有看得更多,经历更多,才能更珍惜自己所拥有的生活。

也只有愿意付出全身心去帮助他人的时候,那种自我实现,是金钱或者说物质远远无法衡量的。

她们一边喝酒一边对我说。

“你一定要记得你要去的地方,无论多大年纪。因为有一天你真的到达了,那是一种无法言说的圆满。”

日本女生本身个头比较矮小,她们画着精致的妆容,看不出年纪。我们一同在一个小小的大排档桌子上,切龙虾吃鱼,碰杯,彼此分享生活。

是啊,我们很容易就忘记了我们想要去的地方。我们被现实难住,被亲情牵绊,被生活中的琐事困扰,我们都记得回家的路,但我们很容易就忘记了我们年轻时候想要去到的地方。

路上遇到的这些姑娘。这些一个人在远方,不回家过年的姑娘们。并不算世俗标准里生活得多好的人。但她们就好像天使一样散发着光芒。

她们的光芒足以安慰我,照亮我前进的道路。

吃完饭,我们彼此道别,互道珍重。我们甚至没有问彼此的名字。

因为在路上,遇见过,在同一个频率交流过,给过彼此启发和安慰,就足够了。

我就是这样,在加拉帕戈斯群岛的大排档上,迎接了农历新年。

翻出之前除夕的朋友圈,写着“西经90度,南纬1度,我从来没有像这一天一样感激那些自由和远方。”

要记得回家过年的路,也请记得你一直想要去的地方,想要做的事,想要成为的人。

哪怕路途遥远,哪怕风雨兼程。孙晴悦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评论 1

  • 圣蛋老人儿 2019-02-02

    演的不错

我要评论

猜你喜欢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