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运记忆:变化的列车与不变的远方

新华社 2019-02-01 16:25 31173

从冒着烟煤气的蒸汽火车到如银色箭矢的高速列车;从昼夜排队购票到便捷智能乘车;从拥挤疲惫交织到享受现代服务……几十年来,中国列车在外观、硬件设施和服务上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步履不停的中国人感受着这一切,不停前行。春运路上的列车承载着中国人最难忘的记忆,那是对团圆的不变期盼,对故乡的永恒牵挂和对远方的美好憧憬,在巨变中驶过昨天今天,满怀希望地奔向明天。

↑这是一张拼版照片,上图:2005年12月7日,最后一批“前进”型蒸汽机车在内蒙古集通铁路大板机务段整装待发(新华社记者张领摄);下图:2019年1月20日,动车组列车停靠在武汉动车段的存车线上,准备进行检修和保温作业(新华社记者熊琦摄)。

↑这是一张拼版照片,上图:1998年春运期间,南京铁路分局列车段客二队K1/6次的列车员以饱满的精神投入春运工作(新华社记者高梅及摄);下图: 2019年1月17日,南京客运段高铁二车队乘务员进行服务礼仪培训(苏阳摄)。

↑这是一张拼版照片,上图:2004年2月5日,贵阳铁路分局贵阳机务段司机张欣正在驾驶机车(新华社记者侯少华摄);下图: 2017年1月25日,高铁司机周立驾驶由北京南至天津的列车(杨宝森摄)。

↑这是一张拼版照片,上图:2003年1月20日,旅客们在位于广州市黄沙大道的一家仓库中的临时售票处购买车票(新华社记者周文杰摄);下图:2019年1月22日,在呼和浩特火车东站,旅客将车票放在智能机器人面前扫码获取乘车信息(新华社记者彭源摄)。

↑这是一张拼版照片,上图:1993年春运期间,旅客在北京火车站排队进站(新华社记者唐召明摄);下图: 2019年1月20日,旅客在改造后的兰州火车站进站乘车(新华社记者陈斌摄)。

↑这是一张拼版照片,上图:2016年1月31日,在内蒙古呼伦贝尔根河火车站,当地群众乘车回家(新华社记者连振摄);下图:2018年2月12日,重庆西站的站台上,一列动车组准备发车(新华社记者刘潺摄)。

↑这是一张拼版照片,左图:2003年1月23日,在L28福州至重庆火车11号车厢里,刚上车的乘客在摆放行李(新华社记者姜克红摄);右图:2010年1月30日,武广高铁列车长姜飞在列车上检查乘客行李摆放安全(新华社记者李明放摄)。

↑这是一张拼版照片,上图:1984年春运期间,在石家庄火车站,工作人员为过往旅客送开水(新华社记者赵连升摄);下图:2016年2月6日,南昌铁路局福州客运段列车工作人员廖辉为一名小乘客送去热水(新华社记者姜克红摄)。

↑这是一张拼版照片,上图:2004年1月7日,一列上海至安徽阜阳的临时客车停靠南京火车站时,一些旅客挤进车厢过道里乘车(新华社发);下图: 2016年1月24日,在上海至北京的G118次列车上,12岁的双胞胎哥哥刘鸿(左)和弟弟刘翔站在车厢端门处(新华社记者李响摄)。

↑这是一张拼版照片,左图:2005年3月10日,一名乘务员在乌鲁木齐至喀什的列车上打扫卫生(新华社记者沙达提摄);右图:2011年2月10日,在武汉动车基地,一名清洁人员在清扫车厢(新华社记者程敏摄)。

↑这是一张拼版照片,上图:2000年春运期间,在深圳打工的重庆乘客在广州火车站乘火车返乡(新华社记者壮锦摄);下图:2014年1月25日,旅客在广州南站乘坐G6102次高铁列车(丁勇摄)。

↑这是一张拼版照片,上图:2009年1月23日,在郑州火车站,一对情侣隔着车窗打电话道别(新华社记者朱祥摄);下图: 2015年2月4日,在合肥开往江山的高铁列车上,一位乘客在用4G网络与朋友视频聊天(新华社记者杜宇摄)。

↑这是一张拼版照片,上图:2005年3月5日,贵阳火车站列车清洗组为列车清洁洗尘(吴东俊摄);下图:2011年2月10日, 武汉动车基地的清洁人员清洗动车组(新华社记者程敏摄)。

↑这是一张拼版照片,上图:2007年2月3日,在北京火车站,送行者隔着车窗与亲友告别(新华社记者李文摄);下图:2019年1月21日,在石家庄火车站,一名男子与家人挥手告别(梁子栋摄)。

↑这是一张拼版照片,上图:1957年10月14日,北京-广州首次直达列车从北京车站开出(新华社记者孟庆彪摄);下图:2019年1月25日,一列复兴号动车组列车在北京永定门城楼附近的京津城际铁路上行驶(新华社记者邢广利摄)。

签发:郑卫

策划、编辑:王建华、薛东梅、林繁晶、赵宇思

视频:马平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评论 1

  • xenhva 2019-02-04

    [得意]

我要评论

猜你喜欢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