宽窄之道·名家专栏(9)|丘树宏:宽宽窄窄文化路

封面新闻 2019-02-01 16:30 34677

文/丘树宏

/名家简介/

丘树宏,当代著名作家、诗人,现为中山市政协主席,广东省作家协会副主席,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音乐家协会会员,“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副主任,中国音乐文学学会常务理事;中国宋庆龄基金会理事,广东省社科联顾问,广东省文化学会专家委员委员,华南理工大学、广东外语外贸大学等多间大学兼职教授,广州大学广州发展研究院首席专家,岭南文化艺术创作鉴赏研究院高级顾问。发表和出版文学艺术、人文社科作品近300万字,已出版个人诗集《长歌正酣》等9部,人文社科著作《思维洼地:一位文人官员的心路历程》等8部。

曾获《诗刊》诗歌金奖、郭沫若诗歌奖、《中国作家》第十届“鄂尔多斯文学奖”、广东省“五个一”奖、鲁迅文学艺术奖等。

丘树宏画像  罗乐/绘

改革开放40周年,每一个人都以自己各自的轨迹伴随着国家的步伐向前迈进。而我,伴随着改革开放40年,则用的是丰富而浓厚的文化情缘。或者换一句话说,我以我自己的文化行为,以自己一个小小的缩影,走过了一段段宽宽窄窄的路子,见证和诠释了40年改革开放壮丽辉煌的画面。

有时候“多”未必宽、“专”也未必窄

改革开放,是中国的第一,也是世界的第一。改革开放,中国创造了许许多多的中国和世界前所未有的第一,而我个人,也在这场沧海桑田、翻天覆地的40年中,创造了自己不少的“第一”。

1977年恢复高考后,为了“练笔”,我自己结合当时的形势写了几篇文章,以作为高考作文的准备。其中一篇写的是打到“四人帮”后公社书记如何抓紧春耕生产的。1978年的高考作文是文章缩写,预备好的文章未能用上。考上大学之后,我将这一篇投给了县里的杂志,名字叫做《初春》,没想到居然给刊载了。这应该是我写改革开放主题的第一篇文章。更没有想到的是,这篇散文竟然成为了我的“媒人”!同在一间大学就读的一个师妹,也是老乡,不知道怎么看到了这篇散文,觉得写得挺好的,就记在了心里。一次见面时偶然说起,才知道原来作者是我,从此两人就有了来往,以至成为了恋人,毕业后成为了夫妻。

在大学读书时,我的文学创作很是旺盛,习作很多,体裁也很丰富,但就是没有能够在省一级报刊发表作品,因此一段时间非常烦躁,甚至很彷徨。一次,师妹兼女友说了句“你就是写诗的命!”,让我如同醐醍灌顶、幡然猛醒。果然,调整思路主抓诗歌后不到半年,我的诗歌《北风吹过》就在赫赫有名的羊城晚报“花地”副刊上刊载了。而这一首,也是我发表的第一首表现改革开放主题的诗歌。“北风”暗喻“四人帮”,诗歌最后一句是“她(指春风)一撒绿袍/就把北风逮住了”。

悟——习惯上,人们总以为写作的体裁多,路子一定宽,殊不知如果多而杂,没有一样精通,道路一定会越走越窄。而若果你转而专注一种体裁,看似路子窄了,其实路子会越走越宽,这就是所谓的“学业有专攻”。

“窄窄”的文学爱好,也可以成为人生“宽宽”的路

除了文学成为我的爱情“媒人”外,我发表的作品还成为了我人生的“敲门砖”。

我出生在粤北的九连山区,世代是农民。父亲因为曾经过继给地主家做儿子,故有幸读过一点儿书,很早就参加了革命工作,但后来因为一个冤案做过监牢,一直到1987年底才得以平反昭雪。学习成绩很好、但出身不好的我,从来不敢奢望招工、当兵、做干部,很小的时候就有了靠写作谋出路的念头,所以从中学开始就喜欢上了文学创作。

不曾想文学真的改变了我的命运。然而,实质上改变我的命运的,还是改革开放,因为如果没有改革开放,文学是不可能给我带来命运的改变的。因为改革开放,我才有了通过高考考入大学读书的机会;因为改革开放,我的文学作品才能够成为我人生的转折点。大学毕业后,我回到家乡当上了中学教师,在做好本职的同时,还是坚持业余创作,而且陆陆续续有作品发表。虽然我的教师工作做得很不错,是学校重要的骨干,但心里的文学梦还是占了上风。1984年,我斗胆给刚刚上任的县委书记写了封信,附上我发表的作品,申请调往县文化馆工作。没想到从不认识的县委书记一个电话打给县教育局长,一下子就将我调去了县委办公室当秘书。后来书记才告诉我,县里能写的人才太少了,能在大报刊发表作品的人更是凤毛麟角,这就是调你到县委办公室的理由。歪打正着,由此,我就正式走上了所谓的“仕途”。

1988年初,我迁调珠海市工作,同样是用了我的作品作为敲门砖。当然,这次除了有更多的文学作品,也有了不少的“官样文章”:什么工作报告啊、调研材料啊、新闻作品啊,等等。

悟——虽然中国在世界上最早实行文官制度,虽然古人总是说“书中自有黄金屋”,但人们习惯上总会有一种看法,就是写文章没有大出息,也就是说写文章的路子太窄太窄。然而从我个人的成长来看,我的文学爱好,我的文学作品,却是我每一个人生阶段重要的的“敲门砖”,也是我个人最重要的人生养分,是它,使我的人生道路越走越宽、越走越好。

从窄窄的“小我”,走向宽宽的“大我”。

1988年的珠海经济特区,那是个火红的年代,是石头也会燃烧的时代,何况我还是个满怀抱负的年轻诗人!

我最初的岗位,是在珠海市委办公室工作。这样的位置,每一天接触到的都是特区建设最前沿的景象和消息。日夜不断的打桩声,一天天延伸的道路,一幢幢矗起的楼房……斗转星移、日新月异,沧海桑田、翻天覆地,眼睛中闪现的,都是这一类壮观景象;脑子里出现的,都是这一类豪情壮语。自然而然地,我的一首《崛起》,很快就刊发在了南方日报的副刊上。从这一首诗歌开始,我的诗风发生了明显的变化,主题宏大多了,视野开阔多了,语言硬朗多了。

1992年春天小平同志南巡到珠海,我有幸参与了部分接待工作。小平同志坚毅的意志、睿智的话语、慈祥的面容,对我的心灵震撼很大,对我的人生触动极深。个人的命运,也在这一年发生了一次重大的转机。

那个时候珠海市政府正在举办一项重要的征集活动,要征集十大建议。珠海的西部发展战略也刚刚提出,因此我提交了一份《珠海西区建设亟需建立完善领导协调机构》的建议,被评为十大建议奖的头奖,时任市委书记、市长梁广大做了批示,并很快通过市委常委会议讨论通过,成立了西区建设指挥部。而我,更被市委调往西区的平沙区挂职担任副区长,从一个建言者,成为一个建设者;从在稿纸上写诗,到在大地上写诗。

二十世纪的整个九十年代,是珠海市的黄金时代,也是我个人的黄金时代。从平沙区的副区长,到市政府的体改委主任,再到城区香洲区区委书记、市委领导,我担负的工作越来越繁重,越来越重要,而文学创作也进入了一个高峰期。1992年,诗歌《特区打工妹》在羊城晚报发表,这应该是全国第一首表现打工者的诗歌。首届珠海国际航空航天博览会主题歌《蓝天的盛会》、《西部放歌》、《珠海,珠海》,一系列描写珠海、歌颂特区的作品鱼贯而出。珠海经济特区20周年庆祝晚会上,我的朗诵诗《大海 蓝天 梦》以大型音诗画的形式隆重推出,引起了广泛反响,我作为珠海市“御用”诗人的位置也从此奠定。

悟——写诗作文,必须有自我,因为文学是人学;但是,如果仅仅有自我,则一定路子走不远、走不长,甚至越走越窄。文学一定要走向大众、走向时代、走向社会,一定要心中有大我,才会越走越宽畅、越走越光明。

正能量,是人生最宽广的道路

时间来到2003年的春天,一场突如其来的“非典”,让中国人个个无比揪心,山河肃穆,城乡忐忑。在这个特殊的时候,白衣天使重新走进人们的心灵深处。本着一种对生命的关切,对医务人员的感动,我创作了诗歌《以生命的名义——献给抗击“非典”的白衣天使》,先是发表在羊城晚报上,接着人民日报等报刊予以了刊载。6月9日,中国作家协会和中央电视台以这首《以生命的名义》为题,组织了抗击非典大型专题诗歌晚会播出,并以此诗压轴,由赵忠祥、文清、朱军、王馥荔、刘威等近30位著名演员、主持人共同朗诵,在全国引起强烈反响,并由此引发了《以……的名义》标题热潮,至今经久不衰。我则由此正式走入中国诗坛,全方位进入中国诗歌界的视野。

2004年,又是我人生的一个转折点。根据广东省2003年底提出的建设文化大省的规划,2004年春节期间,我邀请省内几个文化专家开了一个座谈会,专题研讨文化大省问题。春节后,我接到省委组织部的通知,要我调往中山市任职。刚刚到中山报到,羊城晚报就发表了我在文化座谈会上的发言:《广东。离文化大省有多远?》。以这篇文章为开题,羊城晚报组织了两个月的大讨论,引起了各方面的极大关注。巧的是我在文章的最后提出了“香山人文”问题。中山古称香山,当时包括了珠海和澳门地区,这样就好像是无意中给中山交了“敲门砖”了。

中山是一代伟人孙中山先生的家乡,也是香山县的原点。能够在中山工作生活,确实是人生的难得的缘分和福报。在这里,我能够在伟人行走过的土地上耕耘前行,能够在伟人生活过的地方沐浴阳光,能够在伟人思想过的地方加入改革开放的洪流,这该是多么值得自豪和骄傲的事情!十几年的岁月,我的人生在这里得到了升华,我的写作在这里进入了一个崭新的境界。

我有幸通过“八大文化工程”,策划和组织文化名城的建设;首倡“孙中山文化”成为中山的第一城市品牌,并上升为国家命题;举办全国第一个“中山杯”华侨华人文学奖,填补了国内空白;策划组织全国首个“全民修身行动”;与国家同频共振,策划组织纪念辛亥革命100周年、纪念孙中山先生诞辰150周年系列活动;首倡“天地人和、政协力量”人文精神,倡导“和文化”和“文化民生”。十几年来,通过一系列大大小小几百个的文旅行动,有效地推进了中山市专业镇和集群产业的转型升级,推进了经济社会发展和城市建设,提升了中山的文化软实力和美誉度。

我的文学创作,则进入长诗阶段、史诗阶段和大型文学台本阶段。《30年:变革大交响》是当时全国抒写改革开放30周年少有的大型史诗;1300多行的史诗《共和国之恋》,是广东省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60周年的重点作品。2011年是辛亥百年,我除了要主持策划和组织一系列国家、省、市级,以及与海外机构合作的项目和活动外,还主创了大型交响组歌《孙中山》,作为广东省的重点文艺项目,至今已经在海内外演出十余场,在中央电视台播出,成功塑造了孙中山的音乐形象,填补了孙中山文化体裁的空白,更引发了孙中山文化热。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我主创了大型电视文艺节目《英雄珠江》,也成功在央视和广东省电视台播出。2017年,主创大型交响史诗《南越王赵佗》并演出,塑造了赵佗“中华统一英雄、岭南人文始祖”的形象。至今,我已经创作了大型文学台本十余个,包括《海上丝路》《海上丝路·香云纱》《中华魂》《珠江》《Macau·澳门》《冼夫人》《海的珍珠,珍珠的海》《咸水歌》《九连山下》等。

今年是改革开放40周年,被人们誉为“时代歌者”的我,当然不能缺席,而且要大有作为。为此,我整理和创作了大型史诗《中国梦·大交响》,作为向改革开放40周年的献礼。

1984年1月28日,邓小平同志第一次南巡时在《盛世危言》作者郑观应的家乡、中山三乡罗三妹山上,发出了“不走回头路”的名言。而我,则在这里策划组织了全国性的“不走回头路: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诗歌征集展览展演活动”。这是迄今为止全国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规模最大的诗歌主题活动,由中山市政协邀请人民政协报、中国作家杂志、广东省政协文化和文史委、广东省作家协会共同主办。10月19日,我们将在罗三妹山上的邓小平雕像前举行大型的诗歌展演和颁奖活动,来自全国各地的诗人代表将以诗歌的名义向庄严宣告:不走回头路,将改革开放进行到底!

悟——作为一个写作者、一个文化人,如果你的思想不健康、文字不明亮,你的写作路子必定会非常窄小,没有任何前途和希望,也会给读者一片灰暗。所以,写诗作文一定要追求正能量、坚持真善美,这样你的写作才能拥有宽广的道路,你的作品才会有影响力和生命力。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评论 1

  • 7735130 2019-03-01

    人物画像棒棒哒

我要评论

猜你喜欢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