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里是怎么过年的?

封面新闻 2019-01-29 11:53 40498

封面新闻记者 张路延

《红楼梦》里,贾母喜欢热闹,端午、中秋都玩出了不少花样,过年更是怠慢不得,从腊月开始,王夫人和凤姐儿就开始置办年事。

打头却是这样的:且说贾珍那边开了宗祠,着人打扫,收拾供器,请神主,又打扫上屋以备悬供遗真影像。

为何是贾珍?贾家本就是宁、荣二公开始的,贾演、贾源,再到就是贾代化、贾代善,贾代化留下两个儿子,分别是贾敷、贾敬,贾敷早死,贾敬喜欢修仙,爵位早就给了贾珍,他们到底是大房,所以祠堂在宁国府,自然也是贾珍照管。

然后就提了一嘴压岁钱,说是丫头捧了一茶盘押岁锞子进来:前儿那一包碎金子,共是一百五十三两六钱七分,里头成色不等,总倾了二百二十个锞子。然后尤氏叫收拾起来,又叫兴儿将银锞子快快交了进来。

锞子是小金锭或银锭,有梅花式的,也有海棠式的,也有“笔锭如意”的,也有“八宝联春”的,过年要打赏,这就和现在的压岁钱差不多,不过毕竟是高门大户,用的也是真金白银。

他们赏人,也要领赏,所以贾珍会问尤氏“咱们春祭的恩赏可领了不曾”,然后贾蓉捧了一个小黄布口袋进来,上有封条,是“皇恩永锡”四个大字;那一边又有礼部祠祭司的印记。一行小字:宁国公贾演,荣国公贾法,恩赐永远春祭赏共二分,净折银若干两。

《礼记》里提过“凡祭有四时:春祭曰礿,夏祭曰禘,秋祭曰尝,冬祭曰烝”,春祭是过年时对祖宗的祭祀,春祭恩赏就是皇帝按照惯例给受封荫的官僚供祭祖用的银两,重在有面子,所以贾珍会说“咱们那怕用一万银子供祖宗,到底不如这个有体面,又是沾恩锡福。”

银钱有了,还要置办年货,紧接着就来了黑山村的乌庄头,如今热播古装剧放着,比如《知否知否》等,想必大家对庄子也不陌生了,庄头是这些田庄的管理人,岁末是要来交钱交粮的,比如乌庄头的单子,就密密麻麻写了一大张:

大鹿三十只,獐子五十只,狍子五十只,暹猪二十个,汤猪二十个,龙猪二十个、野猪二十个,家腊猪二十个,野羊二十个,青羊二十个,家汤羊二十个,家风羊二十个,鲟鳇鱼二百个,各色杂鱼二百斤,活鸡、鸭、鹅各二百只,风鸡、鸭、鹅二百只,野鸡野猫各二百对,熊掌二十对,鹿筋二十斤,海参五十斤,鹿舌五十条,牛舌五十条,蛏干二十斤,榛、松、桃、杏瓤各二口袋,大对虾五十对,干虾二百斤,银霜炭上等选用一千斤,中等二千斤,柴炭三万斤,御田胭脂米二担,碧糯五十斛,白糯五十斛,粉粳五十斛,杂色粱谷各五十斛,下用常米一千担,各色干菜一车,外卖粱谷牲口各项折银二千五百两。外门下孝敬哥儿玩意儿:活鹿两对,白兔四对,黑兔四对,活锦鸡两对,西洋鸭两对。

为了送年货,他们一早就要准备,如乌进孝所言,外头都是四五尺深的雪,路难走,一共走了一个月零两日,想来也是年年如此,而如贾珍所言,这个单子不过是“打擂台”,究竟是年成不好,还是耍滑头,真相难辨,但看看二府里的下人们情形,后者的可能性倒是更大些。

等到了腊月二十九日时,已经是“各色齐备,两府中都换了门神、联对、挂牌,新油了桃符,焕然一新”,这个风俗就很久远了,直到今天,还是“千门万户曈曈日,总把新桃换旧符”,家家户户贴门神、贴春联。

等到大年三十这一天,“由贾母有封诰者,皆按品级着朝服,先坐八人大轿,带领众人进宫朝贺行礼”,因为清朝礼制为“元旦朝贺”,这个说法也被一些考证者抓住小辫子,但紧接着后面又提了“至次日五鼓,贾母等人按品上妆,摆全副执事进宫朝贺,兼祝元春千秋”,这就完全符合元旦朝贺了,除夕这一次,应该是除夕之祭“祫祭”。

除夕这天,一家人先是宁国府祭宗祠,然后给贾母行礼,书中说敬贾赦等领诸子弟进来,一面男一起,女一起,一起一起俱行过了礼。两府男女、小厮、丫鬟,亦按差役上、中、下行礼毕。然后散了押岁钱并荷包金银锞等物。这之前提过的金银锞子,就派上了用场。

然后才是吃饭,摆上合欢宴来,男东女西归坐,献屠苏酒、合欢汤、吉祥果、如意糕毕,后面都是春节必备品,比如“爆竹声中一岁除,春风送暖入屠苏。”

年酒足足要吃到元宵节,你请我,我请你,所以是“王夫人和凤姐天天忙着请人吃年酒,那边厅上和院内皆是戏酒,亲友络绎不绝”,直到最后闹到元宵节,在热热闹闹大办一场,才为年打了个总结。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评论 3

  • 梦大侠 2019-01-30

    慢慢过

  • 树懒的世界你不懂 2019-01-29

    哈哈,棒呆

  • fm499530 2019-01-29

    又回味这本小说了!

我要评论

猜你喜欢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