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古成都(6)|成都考古界福将谢涛,与成都地下4500年的“一期一会”

封面新闻 2018-08-10 15:16 39083

一城一事,一期一会。

成都,几米深的地层内,埋藏着4500载岁月的更替。2000万人在这4500年的土层上居住、生活,他们中的绝大多数人并不知道,在他们每天脚踩的土地上,曾经发生过什么。但是却有这么一群人,他们几乎是天天跟这些土层打交道,他们研究这些土层中曾经发生过的变迁,从一片片的木、丝、陶、瓷、铜、铁、金中试图拼凑出这座城市曾经的经历,为今人寻根,为城市立传。

成都的考古工作起步较晚,1984年前,当时作为博物馆部门的文物管理处主要从事一些零散文物的收集工作。从1984年博物馆设立考古队后才开始配合基建逐步发展,1992年进入真正的快速腾飞阶段。

1992年,现成都文物考古研究所发掘三队的主任谢涛从四川大学考古专业毕业并分到考古队工作。此后的20余年里,谢涛是成都考古发展的见证者、参与者,他带领发掘的项目不下百个,其中不乏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江南馆街唐宋街坊遗址、其出土文物为成都博物馆镇馆之宝的老官山汉墓和后蜀宋王赵廷隐墓等重大项目,成为成都考古界一位不可或缺的重要人物。

成都考古界福将

有他出马发掘出的必是精品

有人开谢涛的玩笑,说他是成都考古界的“半壁江山”。虽然这种说法比较夸张,但是成都近年来的重要考古遗址,的确都有他的身影。

2007年,谢涛担任了唐宋江南馆街遗址的发掘领队。一年多的时间,谢涛每天都守在工地上,甚至手把手地教工人发掘路面。在这里,发掘出了唐代至宋代典型的器物,更重要的是,在这些物品所属的断层层面,还发掘出了排水沟、天井、以及4条交错纵横数十余米的铺砖街道。

2010年,在十陵镇青龙村一处道路工地上,发现了一座大型砖室墓。谢涛担任了这次发掘的现场领队,在清理后发现,这座墓葬面积近400平方米,呈中字形,不仅有前后室,南北还有耳室,可见墓主人的身份地位非常高。发掘时,在泥土中不时发现一块块刻着字的红砂石,后来把这些石块拼在一起,居然拼出了一块3000多字的完整墓志,证实这是后蜀宋王赵廷隐墓。

2013年,谢涛主持发掘的老官山汉墓出土了大量文物,有极可能是扁鹊医书传承的竹制医简、暗藏着针灸起源秘密的经穴漆人等珍贵文物。而四部西汉蜀锦提花织机,更填补了世界织造业的空白,证明了四川在两汉时期就具有高度发达的纺织技术和极为庞大的纺织业规模。“锦官城”的美名、《蜀都赋》中“百室离房,机杼相和,贝锦斐成,濯色江波”的壮观,终于不再是“纸上谈兵”。


永远都有新鲜感

考古价值在于还原当时生活

于是,在成都的考古界,很多人说谢涛是一名福将,只要他出马准能有惊人的发现。不过,在谢涛看来,考古的意义并不是发现了多少惊人的文物,更重要的是通过这些历史的遗迹来了解生活在这片土地上古代人的一种生活。

“考古,很多时候是在证实文献上没有记载的东西。中国是一个文献大国,自古就有修史修书的,但是史书有一个最大的问题,那就是只记载了当时的人觉得重要的事、重要的东西。但是不同地区平民老百姓们的生活,是不会有史书记载的。我们现在就是在复原不同时代人们的真实生活。他们用什么样的碗?住的什么样的房子?为什么要用这个碗?为什么要住这样的房子?房子修好了,是因为你技术的发展还是因为你的需求?为什么同一个时代,这北方和南方又不一样?这才是一个真实的历史,反映了史书上记载不了的东西,这个才是考古人要去了解,去反映的。”

谢涛在这行已经20余年了,在这座城市的很多地方都留下过自己的足迹。在一座城市里,一生做一件事情,这也是一种一期一会的浪漫。而谢涛眼中的浪漫,其实就汇聚在发掘出的一处处遗存之中。

“成都已发掘的汉墓约有上万座,即使相邻的墓葬,也完全不一样,每个遗址,每个墓主经历不同,随葬品就不一样,每间房子,每个锅碗瓢盆,永远都有新鲜感,永远不知道会发现什么。”

考古人也接地气

有的盗墓小说也写得挺好的

前些年,盗墓小说一度很流行。曾经有考古专业人士站出来狂批盗墓小说,对于这一类的休闲书籍嗤之以鼻。

不过谢涛却表示自己看过一些盗墓小说:“看啊,因为好玩嘛。很多人写的这个东西,还是有一定的考古知识、专业知识在里面,看着还是挺好玩的。”

在盗墓小说中经常写到,一些墓碑盗过之后就没有什么珍宝了,但作为考古人,谢涛表示这些被盗过的墓葬还是能够留下属于自己的“DNA”,可以供考古人进行研究。

“被盗的墓葬,还是会留下很多信息。不同的年代,他去盗墓的目的不一样。再怎么盗,墓葬中都会有残存的东西,能够透露墓葬主人的信息。包括那个赵廷隐那个墓,几次被盗,而且后面一次,不是被盗而是官方的毁墓。就是破风水一样的,不是简单的一个人打一个洞,偷偷摸摸的偷东西,而是把整个墓葬打开了以后,进去把所有东西给你砸烂,放一把火给烧了。这些都是墓葬里面透露出来的信息。”

谢涛目前大部分时间还是在考古发掘的现场,如果不去现场的话,他就会窝在办公室里写报告:“发掘出了那么多东西总要写报告,更是搞不懂你在做什么。”

现在,随着科技的进步,碳14断代,热释光检测,金相分析,微量元素检测,以及利用遥感卫星技术的检测等等,精确且更加具有针对性。而成都的地下,还有着许许多多的未解之谜等待着谢涛们的解答。   封面新闻记者 闫雯雯 实习生 宋浩征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评论 1

  • 舊物识

    很珍贵!

    2018-08-10

我要评论

猜你喜欢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

扫描二维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