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少年网购仿真枪被判无期案”再审开庭幕后:一个父亲奔波的1441天

封面新闻 2018-08-10 16:58 64684

8月10日,四川少年刘大蔚网购仿真枪案在福建漳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再审。八天前,即8月2日,当等到儿子涉案再审即将开庭的消息,刘行中当夜彻底失眠了。

刘大蔚父母

2014年8月30日,儿子刘大蔚被福建警方带走后,刘行中与妻子便跟随来了福建。期间,他卖了车,得了肾炎,自学了法律,也曾一度有过轻生的念头,然而,在这一天,他突然觉得疲劳尽去。

晚上翻来覆去在床上睡不着,他索性起身来到了窗边。没有开灯,不太明亮的月光将他的影子拉得很长,让只有1米6出头的他显得异常高大。

刘大蔚父()母(左一)和律师(左二)合影

2014年8月,正在工地干活,刘行中接到了一个来自福建的电话,“请问是刘大蔚的父亲吗?刘大蔚涉嫌走私枪支,我们需要找他了解下情况。”走私枪支?初中毕业的刘行中完全没有概念。

当时,他在达州大竹做泥水匠,靠着不错的口碑,每个月几千块不成问题。妻子经营着一家副食店,每个月进项稳定,家里还有田种。靠着多年积蓄和借来的钱,刚刚给儿子买了一套120平米的房子,还买了一辆19万的车,好日子才刚刚开始。这个一个电话,让这个三口之家的“好日子”戛然而止。

2013年夏天,刘大蔚在QQ上和一个台湾卖家咨询过买枪的事,当时卖家称没有货。隔了一年,2014年7月1日左右,卖家主动联系刘大蔚,称有货了,要不要买。“说是买20支以上是批发价,也有儿子的朋友参与拼单,所以一共买了24支,3万元。” 没过多久,台湾卖家又联系刘大蔚,称货送不到了,把3万块钱全退了回来。本以为这事就这么过去了,没想到一个多月后,刘大蔚却因为这事被警方带走,理由是走私武器。

刘行中年轻时当过民兵,但因体格太消瘦,错过征兵的机会。让儿子当兵,是他一直以来的梦想。正是因为这个,他从不介意儿子喜欢枪类玩具,刘大蔚在4岁时就有了自己的第一支玩具枪。

对于儿子的罪名,刘行中很懵。他不理解为什么仅仅是一些玩具就能够让儿子坐牢,因为文化水平的原因,他也无法理解焦耳的含义。甚至在儿子买仿真枪时,他还曾帮着一起有过参谋,“哪个样式好看”、“哪个颜色好看”。

2014年8月30日,刘大蔚被警方带走。2014年9月7日,刘行中和妻子在收了家里的谷子后,来到了福建。

家怎么办?刘行中没有考虑。他说,儿子都没了,还要家做什么?

今年是刘行中来到福建的第4年,在这里他的饮食习惯和当地人格格不入。他所在的宁德虽然地处福建,但饮食习惯似乎更加接近广东,粥、羹是常态,然而作为泥水匠的刘行中却喜欢吃干饭,“吃稀饭做活路是虚的。”

刘行中很忙,8月10日,刘大蔚的再审就要开庭,他8月9日才来到漳州,原因很质朴,“多干一天才有一天的钱。” 不久前,刘行中被查出患有肾炎,医生嘱咐,让他不要太劳累,不然有尿毒症的危险。

作为家里顶梁柱,他停不下来,也不敢停下来。

刚到福建时,为了儿子的官司,刘行中卖掉了他买给儿子的车。“起亚K5,买的时候15万多,全部办好,刚好19万。”只开了几天,刘大蔚就出事了,刘行中转手将车卖了出去,“卖了12万5。”然而,这卖车的钱,在刘行中手里没有过夜。

每个月20日,他和妻子都会从宁德来到漳州探望儿子,最开始的几次,他们都是在漳州住一晚,住的地方很固定,一家当地有些类似民宿的招待所,条件一般,但价格很低,每晚60块。但没过多久,他们就改变了路线,两个人会起个大早从宁德到福州,再从福州到漳州,当晚原路返回,只为了节约这60块。

刘行中是个很纯粹的父亲,对于卖车的事,他一直耿耿于怀,“车给了儿子,就是他的了。我当初给他卖了,等他出来以后,我还是要还给他。”至于卖车的钱用在了谁的身上,他从来不考虑,初中毕业的他逻辑很不严密。

2018年7月,刘行中夫妻两人收到了儿子从监狱寄来的一封信。信里刘大蔚埋怨父母太老实,当初没有生一个弟弟,如今自己的事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有转机,他很担心父母的养老问题。

“我是当过民兵的人,肯定要响应国家号召。”在家乡的农村,刘行中是个“规矩”到有些“笨拙”的人,当初大家都在想着怎么偷着多生的时候,他选择了遵守国家的计划生育。

而因为这个问题,他曾经在儿子被宣布被判无期的时候,有过轻生的念头。但看着体弱的妻子,他又挺了过来了,“我要养她,以后如果真的没人养我了,我再走。”

作为四川人,麻将曾是刘行中最大的爱好。但儿子出事后,刘行中再没打过麻将。他将休息时间,全部用到了研究《刑法》上,4年下来,他研究了起码有300起与儿子相同或相近的案例,家里的相关资料,堆了满满一抽屉。 文化程度不高,刚开始,面对那些晦涩的法律条文时,刘行中如看天书。然而,他最终坚持了下来,并且有了拿着案例在福建省高院同法官舌战两小时,将法官驳得哑口无言的战绩。

4年时间,刘行中变了很多。话少了,身体差了,但他还完了外债,等来了儿子的重审。

如今已经48岁的他,感觉一身轻松,尽管从未买过社保,也没有积蓄。“我还能干几年,等他出来,我再养他几年,然后再让他养我。”

刘行中作为父亲的思维,依旧很纯粹。

封面新闻记者 沈轶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评论 17

  • 仙欲成魔

    哇,活该,买枪不洗钱,官理难容

    2018-08-12

  • 嗜睡成性

    没有收到红包!就要k你

    2018-08-11

  • 漫语倾心

    某,到底在怕啥,

    2018-08-10

我要评论

猜你喜欢

去APP中参与热议吧

扫描二维码下载APP